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大野智再度回到醫學界的這件事,似乎掀起一陣不小的風波。

 

原本的大野智只是個被老師慣上是『手很巧』的男孩子,偏偏這項技能讓他進入醫學界,實習過程傻傻地就被他拗到一張畢業證書,圓圓滾滾的臉老是被病人嫌棄說像麵包超人,但他從沒生氣過,還會笑笑的回答病人:我就是麵包超人唷──。

 

天底下有這種蠢事嗎?一個看起來糊塗的老人就這麼陰錯陽差的寫了一篇好論文、做了一場大手術從此聲明大躁,不少醫院都搶著要大野智到自個兒名下去當招牌,大野智也樂得開心,反正他只要負責動動手就可以賺進鈔票,然後再偶爾寫寫論文又可以讓位子更上一階,他的生活其實過得無比愜意,卻也無比空虛。

 

一個人支身在外生活,身邊沒有人伴著其實很寂寞,可是大野智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寂寞,他一個人過生活倒也習慣了,反正父母年邁也是進養老院請人照顧,他總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寫論文、一個人睡覺、一個人扛起所有責任。

 

直到他遇見二宮和也,這個比他更懂寂寞的人。

 

「和,我的黑筆呢?」

 

「櫃子右邊樓來第二個筆筒裡面。」二宮頭也沒抬的看著顯微鏡底下蠕動的生物,左手流利的寫下進度:「喂,為什麼你的東西都要我記著啊!你就不會自己去找嗎?」

 

「嗯……反正有和在嘛。」

 

給了大野智一個狠狠的白眼,二宮只差沒把手中的筆直接插進那張麵包臉裡,看大野智順利找到他要的黑筆,搬著沉重的椅子坐到自己身旁,二宮把顯微鏡推了過去:「結論的部份怎麼辦?要截稿了,這玩意兒還沒啥變化。」

 

「嗯……翻過幾篇論文的結論綜合一下,應該就差不多了吧。」大野智望著顯微鏡底下的生沕,那張終於有認真神情的側臉被一旁的二宮側頭全部收盡眼底,大野智回來醫學界,他也跟著回來了。

 

回顧二宮的實習成績單,沒有半個紅字,優先的幾乎零缺點,不過可惜他討厭進手術房,所以甘願窩在研究室裡寫出一篇又一篇的論文,不曉得是什麼被發現的,在醫院餐廳被大野智一把拉住,請他當自己的助手,想起來就像半途被人告白那樣的情景,讓二宮突然笑了出來。

 

「根據一九四五年的論文報告……和,你在笑什麼?」

 

「沒什麼。」收起笑臉,二宮在筆上寫下一九四五年之後,那論文的內容不費吹灰之力被二宮全寫下重點,他遞到大野智的面前,簡直就是個完美的小型圖書館,只要大野智開頭、二宮就曉得大野智要什麼資料,一搭一唱的情況下把論文給完成了。

 

二宮仍舊坐在位置上不想動,只是用手撐在下巴底下,幾天來忙著觀察倒忘了自己根本沒睡到幾個鐘頭,大野智拍拍他的肩膀。

 

「我去交就好了,和你先在這裡休息。」

 

「嗯,那你快去吧,我想瞇一下。」

 

大野智點點頭,將論文稍作整理就步出兩人所在的實驗室,不大、實驗室真的不大,本來就是給個人的房間,現在是二宮和大野一起使用,名牌上還很稀有的寫了兩個人的姓氏,二宮站起身子伸了個大懶腰,將論文使用的顯微鏡準備收拾收拾,實驗室的門被拉開。

 

「怎麼,有東西忘記……院長?」

 

大野智重回醫學界,表示他曾經離開過。

 

「兩個人一起在這實驗室裡,不會覺得太過於狹小嗎?二宮醫生。」被二宮稱作院長的男子留著一頭白髮,笑裡帶著讓二宮不寒而慄的目光,他搖搖頭:「大野醫生寫了論文啊……還記得他之前論文被盜用的事件,真是可憐的孩子。」

 

下一秒,二宮的雙眼因為這番話而瞪得圓潤,原本垂放在兩旁的雙手不自覺地握成了拳頭,院長輕輕的笑聲頓時變得刺耳無比。大野智之所以被迫離開學術界,就是因為他的論文不明原因被流傳出去,上頭的資料外洩導致不少醫護人員都受到打擊,雖然每個人總是安慰大野智說沒關係,論文再寫就有了,但心血就這麼沒有卻是不爭的事實。

 

於是大野智辭去醫生的職位很久,直到遇到櫻井翔他們之後────:「院長,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大野醫生的論文不會再發生這種情況──」

 

「是嗎?我想也是,有二宮君這麼精明的人當大野醫生的助手,想必是不會發生第二次了吧。」院長走到實驗室的桌子旁輕輕撫過,那指尖掃過的區塊被二宮擦拭的亮亮淨淨,反射出的笑臉讓二宮退後一步:「不曉得二宮醫生有沒有聽過一個傳言?」

 

像是努力調整呼吸似的,二宮喉結明顯動了:「……什麼傳言?」

 

「聽說,那份論文是二宮君你流出去的。」

 

心臟重重的在胸膛裡打了一下,二宮眉動終於皺在一塊兒,那眼底掃過的恐懼被敵人一把望進眼中,二宮沉默了許久,也許沒有很久,但對他來說,這段時間像是被暫停似的,讓他難以呼吸:「……院長,有條件就直接開吧,拐彎抺角什麼的,我不太喜歡吶。」

 

「哈哈哈、果然是識大體的人。傳言說你總是不顧一切替大野醫生找醫院,想要請人重新把他拉回醫學界,就是你對那件事過意不去,我這麼好心完成二宮君你的心願,總是得也請你完成我的心願才行吧。」

 

「然後呢?」

 

「最近有個朋友請我幫他完成一種藥,不過總是找不到人來作作實驗品。」稍微咳了幾聲,二宮卻在眼底看見對方近乎威脅的微笑:「我也老了,不適合當實驗品,總是要年輕氣盛的人、嘴巴稍微緊一點───」

 

「好。」

 

「我也不會虧待二宮君的,聽說對方也是個美男子───技巧很好,不會弄痛你的。」那老人緩緩挨近的臉醜陋的讓人不想多看,二宮撇過頭,卻聽見耳邊傳來的細語:「是什麼藥我就不多說明了,不想讓大野醫生永遠回不了醫學界,明天下午大野醫生有個手術要開,就那個時間……在這裡。」

 

「這裡?」

 

「有何不可,你跟大野智不也是這樣的關係嗎?」看見二宮臉上出現慍火,院長這才微微退了幾步路:「這也是傳言、傳言。那麼,我會期待明天的實驗結果的,二宮君。」

 

「……」院長的身影終於在傳言兩個字底下消失,二宮不甘心的表情全寫在臉上,不甘願的抓起一旁物品就往地下砸去,那在片片碎屑裡,他想起過去。

 

是他將論文流出去的,是他忌妒那個人為什麼總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贏過他所有的努力、氣他為什麼能夠被人注目而他卻永遠得不到關注,所以一氣之下將那醫院所賦予大野智的重責大任、那篇重要的論文,複印。

 

可悲的是,現在卻又得讓他自己還償還這筆償。

 

二宮抓起牆壁上懸掛的行事曆,明天下午二點,大野智有一場手術、不小,但足夠讓那藥發揮效用和寫出實驗結果……人體實驗,人體實驗,講得真是好聽,說到底不過就是讓別人洩了慾罷了──:「混帳東西!」

 

曾幾何時,連自己也要為愛情犧牲這麼大,二宮和也從來沒有想過他之所以忌妒大野智就是因為這份感情,連他自己不自覺的時候,目光早已放在大野身上很久很久,他們從沒說過我愛你這種甜蜜的話,彼此很清楚對方的重要性。

 

他脫下身上的白袍,躺在那唯一可以平躺的實驗桌上,零零散散的燒杯就在眼前,但他累得無力收拾,鐵板的桌面從背脊傳來陣陣涼意,二宮只是用力捲曲身子,用白袍當棉被蓋在自己身上,不想面對的明天,恐懼逐漸攀上他的心頭。

 

 

 

 

*這是我能補償的方式,因為太晚發現我愛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金
  • 第28-31幕是要買本才能知道內容嗎?
    看完第27幕就去看了第32幕
    情節好像有點不連接
  • 對的。
    因為是有出本的作品,所以後半段的結局在本本裡面哦。

    晴雪 於 2011/06/12 21: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