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有些惡夢,遺忘了就什麼也沒有;當清晨日光照射進來,只剩下絲絲回憶,有的人想不起來、有的人不願意想起來,有的人則是永遠被惡夢環繞,終其一生。

 

在夢裡,一次又一次地不斷循環看見,櫻井翔全身是傷,不大不小地全淌著令人觸目驚心的血絲,然後每當相葉一次又一次在呼喚他的名字之時,卻什麼回應也得不到──

 

「不要──────!!!」

 

睜大了雙眼迎接天花板什麼都沒有的圖案,相葉立刻從床上坐起身子,腳步有些不穩的扯開棉被往廚房的方向走去,才剛倒下水壺就灑了滿地水漬,無力地從桌角邊滑落。

 

太可怕了,真的好可怕。無論想起幾次總能讓相葉從夢中大喊著驚醒,相葉不安地吞了口水卻一直無法撫平心情,現在是凌晨二點十五分,整個空間裡只剩他無奈的涰泣聲,一句又一句地自我安慰──現在是現在,過去的,卻永遠還在。

 

相葉出院後搬回和松本租賃的小套房,大抵上生活和之前沒有兩樣,唯一有了變化的是松本搬回兩人原本的黑道世家總部去、而櫻井翔則是搬過來和相葉一起住,只是礙於櫻井家還在,櫻井翔偶爾就會像今晚一樣,搬回櫻井家去當個乖兒子。

 

相葉總是會在枕邊無人的時候瘋狂大喊著對不起、不要、不要離開,接著從夢中驚醒,然後就像現在這樣,倒不滿的水杯、充滿水漬的地板,相葉直接倒臥在冷冰冰的地上,想要藉由一些冰冷的溫度讓腦子再清醒一點、再振作一點點。

 

「嗚、嗚嗚────」

 

將身子更捲縮了一點,分針運作的聲音諷刺的配上相葉哭泣聲音,聽起來隔外令人心疼──。

 

相葉覺得很累,可是從不後悔。獨自一個人承受五個人的回憶,不斷從小孩子成長到年老最後孤獨老去,他總是期盼當自己憶起那段回憶的時候,身邊可以找到任何一個人,卻又一次次的失望,而今生,相葉雅紀在第一眼見到松本潤的時候,腦子好像被什麼東西狠狠砸中一樣。

 

『這是你哥哥喔、雅紀。』

 

『哥…哥?』小小的相葉還搞不懂自己的身份是什麼,可是聽見別人這麼說,立刻就用那小小的身軀撲了上去,也不管小小的松本根本摸不著頭緒,嘴裡已經喃喃自語著:『是哥哥…』

 

相葉正式醒來已經是早上七點多,雖然說松本已經回去掌管黑道世家的瑣事,還包括大野和二宮,不過他跟櫻井還是維持在唱片行的打工,只是從兼職轉為正職而已。

 

「早安!」精神飽滿的踏進店面中,明知道根本不會有人會回應,但相葉仍然神采奕奕地從儲藏室拿出打掃用具,然後開始逐步清掃,掃過一片灰塵、就好像掃過一片落葉,有些痛苦的面容,在鐵門又被第二個人拉開的時候微笑:「翔、早安。」

 

「早安,喏、我媽說要讓你吃的早餐,你一定還沒吃吧?」

 

「哇!真的?我要吃我要吃,我肚子好餓喔──」

 

「喂、吃慢點,先把打掃用具放下來啊,不然給我吧,喏、拿來。」

 

和櫻井家打成一片之後的相葉得來更多幸福,開始每天都有早餐可以吃,而且有的時候還會比櫻井翔的多一顆蛋、多一片肉,或是多一塊三明治,偶爾會惹來櫻井的些微抱怨,不過一看到相葉總是大口大口吃得津津有味,倒也讓櫻井忘記要跟自己媽媽抗議。

 

「翔、這個好好吃喔!翔的媽媽真是天才耶,我現在天天有早餐可以吃、真幸福──」

 

「你還敢說,我覺得我媽都疼到你那邊去。」輕輕戳上相葉的太陽穴,櫻井將打掃用具放在一旁,抬起相葉的臉,仔細的觀察。

 

「翔你幹麼?」

 

「我媽叫我帶你回家給她看看,我總得看看你哪裡少一塊肉、哪裡多一塊肉,免得回去挨罵是我遭殃耶。」

 

「哪會啊!我吃的好、睡的也很好!」相葉躺進櫻井的頸窩裡,一股剛沐浴完的清香立刻竄進相葉的鼻腔裡:「翔的身上好香喔。」

 

「會嗎?」學著相葉的動作也在頸肩裡聞了幾次,惹來懷裡的人幾聲嬌嗔抱怨:「今天晚上我還得住櫻井家一晚,妹妹要考試希望我幫她複習……雅紀,你一個人沒問題吧?」

 

相葉用力點點頭,不想讓櫻井發現他的任何異狀,在頭頂上畫出大大的圈圈表示完全沒有問題,在低頭繼續吃他的早餐,而忽略櫻井那一掃而過的擔憂神情,他伸出手在相葉頭頂上來來回了幾下,憐愛的在他額上留下一吻。

 

「翔?」

 

「趕緊吃吧,要到開店的時間了。」

 

有的時候,櫻井會發現在相葉笑裡所暗藏的秘密,就算一夜不在身邊,也能查覺相葉與前天的不相同,有些不捨得的望著相葉那纖細身影,可以的話,他想要隨時隨地都能陪伴他左右,一步也不想要離開。

 

相葉乖乖的將早餐全部吃下肚,心滿意足的模樣讓櫻井也忍不住取笑,拍拍自己的肚子表示真的飽足了,拎著早餐剩餘的垃圾走到後門,打開,定住,相葉開始覺得自全身冷汗直流,因為後門外,站著一名老婦人,撐著拐杖、帶著奇異的灰色斗蓬,那爬滿皺紋的手從斗蓬裡緩緩伸出:「雅紀……」

 

「……奶媽?」

 

「雅紀……不要忘記你的詛咒,它就要來了啊──……。」

 

「我……我一直都在作惡夢啊、這幾百年來,我一直都在承受這個詛咒、為什麼您還不肯放過我呢…,就因為我打破了規則,就必須一直承受嗎……」

 

「這是你的代價……相葉雅紀,這是你使用禁忌咒語的代價──」那低沉的聲音讓相葉混身顫抖,緊緊抱著自己的身體,他不會忘記眼前的這張臉,因為就是她、就是她……

 

「這不是代價,這是妳在我死後所下的詛咒!奶媽,我不想怨恨你,可是你為什麼就是不願意放過我──!?」

 

「因為是你!是你害死我們的國家滅亡!是你害我們的戰爭宣告失敗,一切都是你害的、相葉雅紀,都是你!」

 

「不要說了─────!!!」

 

摀住自己的雙耳,相葉無法負荷的蹲坐在地上,他不想聽、也不想再去看那名婦女死白的臉,只是一個連綿百世的靈魂就能對他造成這樣的負擔嗎?聽見身後的腳步聲,相葉一抬頭就看見奶媽的身影逐漸消失。

 

相葉的臉色直接刷白地毫無血色,看見奶媽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之後,相葉覺得自己的全身就好像被抽走所有力氣,已經追到這裡了嗎?相葉無力的撐扶在門把上,什麼詛咒的,他已經獨自一人承受這麼久,為什麼總是不肯放過他一天……

 

就只要一天,不要再讓他想起那個畫面。

 

身子無力的挨著門板滑落,相葉偷偷落下的淚水和害怕與恐懼全混雜在心中,他緊緊抓著胸前的衣服,好像就快要崩壞的苦痛幾乎讓他無法招架,雖然他明知道這是必須承受的,但真的,代價好大、好大──

 

「雅紀,怎麼回事、怎麼叫這麼大聲,雅紀?」

 

相葉躲進櫻井的懷裡,止不住的顫抖讓他一句話也說不出口,望著後門外的空地什麼影子也不留存,櫻井只是緊緊的回應擁抱,想要給相葉多一點的安全、多一點點的溫暖,他有預感,也許他們的過去……一直沒有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