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當有一天,你發覺回憶中所謂的愛早已不是愛的瞬間,你會墮落到地獄、還是選擇徹底絕望。

 

哪一種選擇其實結果都會是同樣殘忍的吧。翻到小說的最後一頁,有些不屑的容顏倒映在光滑的木頭桌上,從書本裡抬起頭,四週零散的人潮提醒他現在時間已經不太適合在外頭逗留,有些懊惱的將目光移到手腕上的錶,再不回家的確會有點麻煩。

 

起身將那本滯留在學校排行榜上的心理學書放回原本的位置,拎起背包掛在肩膀上頭,兩步當一歩的跨出學校圖書館,夜晚來臨的生活,夜間部的學生不比日間部單純,總是因為家裡因素而不得不選擇過著日夜顛倒的日子,可他不同,他甘願活在黑夜裡。

 

平常回家的路途總是充滿路燈探照,只要走出校門口向右轉就能看見燈火通路的道路。

 

今晚似乎有那麼一丁點的叛逆,走出校門口的停留沒有太久,選擇左轉。和上學的人潮不同,他支身一人沒入與平時不同的街景中,穿過一條又一條暗黑的巷口,到達所謂的紅燈區。滲雜濃郁的香水味、交混著刺鼻的煙味,穿著祼露的女人在店門口外搔首弄姿,甚至有豔麗的男子會對他招手。

 

「二宮,你遲到了。」

 

熟悉的聲音讓他停下腳步,撇開幾個拉著他手的女人,循著聲音方向走去,這才看見一個和自己穿著同樣制服的男子,小小的、將腰微微彎著跟另一名男子道歉,他先是脫下顯眼的制服外套,連同書包一同丟棄在腳邊,然後捲起衣袖開始搬動腳邊放置的垃圾袋。

 

暗巷的燈光其實並不亮,所以他想多看一眼也覺得有點困難,只是二宮這姓氏對他來說有點特別,所以他選擇提起腳步往前走,對方提著垃圾也往他的方向走。雲朵似乎厭倦了藏住月光的惡劣把戲,不曉得是巧合、還是故意,月光灑落的瞬間,彼此都看清了彼此的面貌。

 

「……二宮和也?」

 

對方原本稚氣的臉上只稍稍劃過一絲驚訝,兩手的垃圾袋還是緊緊拿在掌心裡:「松本潤?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充滿不可思議的口吻,也是理所當然的。

 

如果有人和他們念同一所高中就會認識這兩個人。二宮和也,既是學校的學生會最高負責人、俗稱的學生會會長,也同時是成績名列前茅的優等學生,只要有關學科考試絕對能見到二宮成績在榜單上大放異彩,除了沒有拿過第一名之外,二跟三名的常客就是他。

 

至於要問為什麼二宮從未踩上第一名的寶座,是因為松本潤這三個字始終佔據不肯離開,腦筋動得快、也是個行動派的松本潤除了成績一直保持在第一名的位置外,凡是學校各項活動都能看見他活躍的身影,雖然稱不上是十項全能,但也跟天才差不多了,又何況曾傳言他的智商IQ值有超過三位數,自然也是學校看重的學生之一。

 

「堂堂的學生會長在酒店打工,不太像你。」松本的口吻聽起來有點無奈,但二宮多半把這種話當成嘲諷承受,兩邊肩膀同時動了動,將垃圾一手丟到巷口的垃圾車裡,松本望著對方沒有什麼要理會的反應:「喂,我在跟你說話。」

 

二宮的身子很明顯嘆出氣來,因為原本就挺不直的背部似乎又彎曲一些角度:「警察的兒子還是不要在這種地方出現吧,松本君。」

 

沒有瞧見二宮的正面表情,但在松本的臉上已經出現因為憤怒而爆出的青筋。總是如此,因為是什麼督察的兒子就近而遠之的人不在少數,但敢這麼明目張瞻在他面前講出來的可說少之又少,不過松本縱使再生氣,也不會隨意動手。

 

至少在別人的面前,還得裝作是好學生的模樣這點自知之明他還是有的:「那我就不打擾二宮君了,你慢忙。」

 

「嗯。」

 

松本潤毫不考慮的轉過身子,就如同二宮轉身之後。背對著背就像完全毫無關連的兩個人,當松本終於走出那個與他根本扯不上邊的地區,他終於忍不住回頭。看著光彩四射的霓虹燈照亮的世界,藏在黑暗中的二宮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在那裡工作────

 

他很好奇。

 

卻不知道這樣的好奇,讓他的選擇是一再墮落亦或絕望,或者,或者,或者。

 

是另一個人生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