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相葉雅紀,你要記住一件事,這件事事關相葉家族,你一定要牢牢記在你的腦子裡,千萬不可以忘記,知道嗎?』穿著道服的男子一臉嚴肅,在相葉度過八歲生日的那年,他不再悠閒慶祝,而且開始接受訓練,相葉不知道為什麼他要受這種苦,只能一臉無辜的點頭。

 

對方就是他的空手道老師,也是他的父親,和相葉不一樣的神韻、不一樣的氛圍,充滿著殺氣與保衛能力,相葉還不太清楚父親的意思,直到兩年後,櫻井翔出現。

 

懵懵懂懂間,只記得櫻井住進了自己的家,父親手下的弟子三不五時就會圍繞在櫻井翔的身邊,他也和自己一樣是個孩子,為什麼要像犯了錯的犯人一樣被禁錮在這個地方?相葉沒有直接和櫻井碰過面,因為他的訓練是一場接著一場,每一次都讓他疲累的不能自己。

 

十一歲見面前,相葉被叫到道場,父親坐在背光的位置,那陰暗的影子讓相葉特別不安,父親開口:『你要記住,等一下要見的客人叫作櫻井翔,他就是你這輩子要保護的人。管你用什麼方法,即便把命給賠上了,也要好好的保護他。』

 

『為什麼……』

 

『沒有理由!這就是相葉家的使命,歷年來都是如此,你不可以與他交談、不可以跟甘涉他的生活,你要一輩子像個影子一樣,永遠待在他的身邊!』

 

無論相葉怎麼哭、怎麼哀求,他還是不明白自己得永遠待在櫻井翔身邊的意義,他不明白這樣的保護責任是怎麼流傳下來的,可是他終究還是打破了規定。

 

相葉走入櫻井的世界,不到三天就和對方玩起、不到一個星期就開始和對方平起平坐,櫻井不在意,不代表兩個家族的人都不在意,櫻井家的人大發雷霆,氣得要將相葉殺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不希望櫻井心中有個重要的人,那只會拖累櫻井翔的事業。

 

後來的相葉受到重傷,再甦醒過來的時候,記憶已經全部消失了,他不記得他自己、也不記得櫻井翔是誰,於是相葉的父親決定放棄這個兒子,也讓相葉獲得新開始生活。他搬家到都市,身體上還殘留一些對武術的記憶,雖然他的長相標緻,老是遇到麻煩,不過也總能化解。

 

在超市打工、輪班、然後回家,生活平平淡淡的,相葉是個很容易滿足的人,所以他很知足,一直到某一天,一輛黑色的轎車在超市的門口停了下來,那車子的標致因為太高級而念不出來,從車上走下來一個男人。

 

穿著黑色的大衣、踏著黑色的軍靴鞋、一臉煩燥的走進超市,相葉很反射性的對對方說了聲歡迎光臨,對方更是連看都沒看一眼,挑著店內的平價物品全是不屑的目光,黑色的皮手套更是從未拿下來過。

 

男子身後跟著秘書只瞥了他一眼,相葉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多說什麼,可是身體卻自然的做出反應,他步出結帳櫃檯,走到那名男子的對面巷道,架上的物品高低不齊,所以相葉看對方的臉也始終無法見到全貌。

 

但僅僅是瞬間,相葉看著對方的雙眼充滿敵意和銳利的目光,或許一般人早已打退堂鼓不想接觸,但相葉卻莫名想哭,不該是這樣的眼神,更不該是如此銳利的氣勢,相葉和對方一同走完物品架,對方始終沒有抬頭看他一眼。

 

他要離開了嗎?相葉一個緊張,將手邊的餅乾打了一地,店內沒有人的現在,對方終於回頭,那不耐煩的神情在看見自己的那刻轉為驚訝,相葉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對方已經一個箭步伸出手,緊緊將他抱入懷裡。

 

「雅紀……相葉雅紀,真的是你嗎?」好像曾經聽過的聲音,很熟悉、很熟悉,相葉感覺到對方的身子在顫抖,於是他輕輕將雙手放在對方的腰上:「太好了……你還活著,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好……雅紀,太好了……」

 

男子身後的秘書似乎笑了,退出便利商店,擋在外頭的黑衣男子是一個接一個,相葉不敢大意,只能任憑對方這樣抱著,不曉得經過了多久,對方終於肯從他的身上離開:「……對不起,我其實……」

 

「我知道,你不記得我了。」

 

有些詫異的看對方自嘲的微笑,眼底充滿受傷和挫折的微笑,相葉兩手托著對方的臉,仔細端看了好一會兒,充滿斯文的氣息,少了剛剛那般殺氣、多了點孩子氣的模樣,相葉雙眼眨了又眨:「你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了,你為什麼會知道?」

 

「……能夠見到你就夠了,只要知道你過得很好就夠了,很高興能見到你。」一下子生疏化的口吻讓相葉有點受傷,可是櫻井翔知道,他不記得自己、是因為摔下山崖的後遺症,他一直在關心相葉,卻不敢正視那些送來的資料,所以他不知道,原來他們離得這麼近。

 

「你要走了?」

 

「嗯,今天是個很棒的日子,謝謝你。」轉身,櫻井翔就要走了,相葉沒多想的拉住對方的手。

 

「你的名字,至少告訴我你的名字──」

 

「你不要知道比較好。」

 

「那不公平,你知道我的、我為什麼不能知道你……」看著櫻井翔帶著苦笑回過頭,那重疊的影子在相葉視線裡好面熟,相葉伸出另一隻手:「……翔?」

 

櫻井露出訝異的神情,看相葉就要貼近自己面頰的手,他推開了:「不要想起來!雅紀,我拜託你,不要想起來,我不想看見你受傷的眼神,拜託不要……」

 

記憶如果能說不要就不要,相葉就會覺得輕鬆許多了,可是櫻井說完這種無理的要求後他就後悔了,相葉露出為難的眼神,眼淚集中在眼眶裡,該說、還是不該說:「對不起,我早應該跟你說的……我從來就沒有恨過你,也沒有後悔過。對不起,我早應該想起來的,屬於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約定……。對不起,我……」

 

話還沒說完,櫻井翔就看見相葉的淚水像開啟水龍頭不斷溢出眼淚,一下子慌了手腳,著急的替他抺去,淚珠卻一顆比一顆還大、流下來的水滴落在地板上:「不要哭……」

 

用力的呼吸一口:「你怎麼能叫我不要想起來!怎麼可以?我沒有恨過你啊,我記得我是自己跌下去的,你就當我是真的不小心失足,你怎麼可以就這樣讓我一個人忘記你,而你卻一個人承受那段過去,那我算什麼?我們明明約定好了要丟掉主人和保護者的身份,要永遠在一起的──櫻井翔,我記起來了,已經不受控制的記起來了,因為我想見你,我想見你──」

 

他想起來了。跌落山崖的那刻,小小的手懸在崖邊,是櫻井家的人殘忍的將他的手撥開,相葉不害怕,可是他看見櫻井翔的恐懼,他知道櫻井翔一定會內疚一輩子,一定會帶著這個恐懼活下去,所以他撐過來了,用堅強的意志力撐過住院的那一年。

 

「雅紀,你冷靜點……」

 

「我不要冷靜!你要我怎麼冷靜,我想起來了你又要我忘記,那我的心情怎麼辦,現在在我心裡湧出來的這股心情怎麼辦,那時候我想說的話又該怎麼辦,你難道就要這樣再從我面前離開,留我一個人……留我一個人哭嗎?」越說越哽咽,越說越嘔,相葉擦去眼角的淚水,非常不甘願的表情。

 

「等等,你說什麼話?」聽見關鍵字眼,櫻井翔抓起相葉的手臂,他盼望的,不過就是那句簡單的話,他一直來不及對相葉說的,也是相葉來不及對他說的話,是他所想的嗎?

 

是嗎?

 

相葉睜開雙眼,迎接他的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查覺到眼角有什麼殘留,相葉坐起身子,那滑流的觸感他已經不用照鏡子就知道了,是淚水,隨著夢境而溢出的淚水。

 

因為相葉的動作而醒來的櫻井只是揉揉眼,看著難得的大晴天,再看回相葉的臉,他嚇壞了,立刻坐起身:「雅紀,你哭了?怎麼了,作惡夢?」

 

「我夢到你第一次被二宮秘書請到便利商店的情況了。」相葉老老實實的回答,只是光提起那天,就覺得身體上的哪個部位在發疼,相葉知道櫻井也和自己一樣,窩在櫻井的懷裡:「我沒事了啦,只是突然想起來,就不小心哭了。」

 

「那個時候……我很抱歉。我一心只希望你能忘記小時候的回憶,只要你過的開開心心,我就不會再去打擾你的生活,是我太自私,沒有想到你的感受。」

 

「嗯啊,幸好我們現在在一起了。」

 

「嗯。」緊緊依靠彼此的體溫,現在的相葉過得很幸福,他還是照往常在便利商店裡工作,偶爾會見到忙碌的櫻井抽空來陪他吃飯,如果工作的進度許可,櫻井還會陪著他過夜,雖然總是耳提面命櫻井翔不能有最特別的人存在,可是感情這種事沒有人可以確實控制。

 

相葉從懷裡抬頭,親吻著下顎:「翔,你剛開始的時候好兇,你還記得吧?黑色的大衣、黑色的軍靴、黑色的皮手套,我那時候還以為你是哪個派道上的大哥,要不是二宮就長得一付秘書樣,你出去一定很容易被打。」

 

「是啊,那時候好像真的是這樣。」回吻著相葉的嘴角:「經過你的事情之後,我誰也不想接近,客人是客人、朋友就是單純的酒肉朋友,整天聊別人的八卦,就算哪天消失了也不會讓我心痛的朋友,可是你是唯一例外。」

 

「二宮秘書呢?」緩緩被推倒在床舖上頭,相葉看著櫻井露出疑惑的神情:「翔好壞,不打算好好獎勵他嗎?」

 

「給他的獎勵已經太多了,現在是我要跟你拿獎勵。」欺上相葉柔軟的唇瓣,櫻井的大手延著身體線條向下延伸,有些輕喘的將雙手勾上。

 

相葉魅惑似的一笑:「吶、如果那一天,我們沒有見面的話,我們現在會是過怎麼樣的生活呢?我依舊在便利商店打工,然後跟漂亮的女孩子搭訕,結婚、生小孩,然後──」

 

「然後你會離婚,再回來我的身邊。」打斷相葉的美夢,櫻井笑著用鼻尖點上相葉的:「都在我懷裡還說這種事給我聽,你是故意要惹我生氣的嗎?」 

 

「我才不要惹你生氣,這樣難受的還不是我自己。」相葉弓起腳,緊貼在櫻井跨上來的身,磨蹭著彼此赤裸的腳:「你還記不記得我想對你說的話?」

 

「記得。」深埋在相葉的頸間裡,夾帶著吸吮的力道:「你想說你對那時候的我一見鐘情嘛。」笑著看身下的相葉已經把眼睛瞇成一條直線,有些不平的表情簡直可愛極了:「雅紀,把腿打開一點,嗯?」

 

「櫻井翔,你很臭美耶──」撇過頭不去正眼看他,不過相葉還是聽話的挪出空間,讓櫻井慢慢貼近自己的:「唔嗯……我說的明明、明明就不是那句話,啊啊……」

 

「我們要永遠都陪伴在對方的身邊。」趁著還未全陷入情慾當中,櫻井翔像幼年時那樣伸出小拇指,與攤放在被單的相葉手指勾在一塊兒。

 

這就是他們小時候,最一開始、一開始、一開始的約定。最單純、毫無心機,什麼都還沒發生前的快樂所允諾的,緊緊交扣的指節糾纏在一起,就像在床上纏綿的兩付軀體,有些羞澀的、有點開心的,度過夢境之後的現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