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先坐下來,我去倒杯水給你。」好不容易回家,二宮蒼白的臉簡直要把松本嚇壞了,將二宮放在沙發上,打開室內的冷氣,松本動作俐落的替他倒了杯冰水:「喏,怎麼樣,還好吧?」

 

二宮點點頭,冰冷的水終於讓他的腦袋終於清醒些,松本擔憂的貼上他,面頰傳來的溫度莫名令他感到莫名安心:「沒事。」

 

「還說沒事,你都哭了。」雖然現在已經看不太出來了,不過松本沒有忘記剛剛才在他懷裡哭泣的二宮,央求著他不要丟下自己一個人:「只是在鬧區稍微分離就哭了,我們之後怎麼辦啊?之後是四年耶,是一千四百六十天喔!你這樣我怎麼捨得放你一個人在日本,和。」

 

不願意多談之後的事,二宮將手中的水放置在桌上:「我先回房休息。」

 

「二宮和也,你不要逃避了。」直接抓住二宮冰冷的手腕,松本的體溫卻讓二宮感到一陣灼熱感,他回頭的時候,對上的那雙眼總是充滿活力與熱情,迫使得他怎麼樣也甩不開手,松本用了力道,硬將二宮摔回沙發上:「你知道我們一定得分開的,為什麼對我那麼沒信心?我說四年後會回來就一定會回來,你為什麼到現在還不肯相信我?」

 

「你要我拿什麼相信?我父親當初對我母親不也許下一堆屁承諾,你看到了,他有實現哪一個承諾嗎?松本潤,你不會明白承諾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因為承諾的存在,本來就是用來讓人打破的!」

 

「是嗎?那你為什麼現在在這裡,這幾個月以來我們的關係算什麼?你明明愛我,卻不肯相信我,問題到底出在哪裡,你說啊!」

 

「我自己,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問題可不可以!?我不相信我能等你四年,更不相信四年之後我們還能像現在一樣過這種幸福的單純生活,你知道我選擇的路,我也猜到你要選擇的路,充滿危險和利誘威脅,攤在陽光和黑暗之間的生活,我們之後還有可能性嗎?」

 

「為什麼不?我不管別人說什麼那都不關我的事!我只要你,只要你相信我!」

 

「我辦不到。」二宮冷冷的回應著,臉上的表情漠然的連松本也猜不出來他在想什麼,抓住他的手逐漸鬆開,持續好一陣的沉默,松本轉身就要離開,錯身的剎那,二宮終於握緊拳頭而緩緩開口:「我承認現在的我很愛你,這也表示我開始依賴你……我好怕,怕你離開之後,我該怎麼辦?我們是男人,這種永遠不可能見光的關係,我……」

 

語還沒吐完,二宮只覺得頸子上突然多了一道冰涼的觸感,他低著頭,看著一個戒指穿過他買來的細鍊子,松本從後頭替他別上剛剛買來的對戒,替二宮作成項鍊的掛上,聽見身後扣環上鎖的聲音,感受著從腰際環上的雙手。

 

「我也是。」在白皙的頸上一吻:「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人。」

 

「我不相信……」嘴上說著不相信,卻把掛在胸前的禮物握得好緊,取代著心中那份不安的感覺,二宮的身子從松本的擁抱間滑落:「對不起,讓我……一個人靜靜。」

 

放任著二宮跌倒在自己眼前,松本只是跟著坐了下來,沒有說話,只是靠在背椅,看二宮孤單一人的背影,他突然懂得這才是原來的二宮和也,是個缺乏信心的膽小鬼。再多一點依賴,就怕這首依賴的牆崩壞那天,自己也會壞掉一樣。

 

他們沒有再說過一句話,二宮也默默的走回了他的房間,大字型的倒臥在他的床上,任由心中的不安和安定感相互打架,不曉得應該要相信、還是不相信,他們都還這麼年輕,在別人眼中談愛情也許還太早、太不成熟。

 

二宮閉上眼,也許是因為哭累了,他好想休息。

 

不曉得過了多久的時間,二宮睜開眼的時候外頭一片漆黑,月亮高掛在黑暗之中,將手機從枕頭底下拿出來,有些懊惱的說不上和松本是不是吵架了,凌晨一點多了,肚子有些餓,也難怪,他沒有吃任何食物就爬進房間睡了。

 

吵架之後,也不可能後臉皮去挖睡覺的人起來做晚餐吧,二宮無奈的走下樓,走過旋轉樓梯,每一個轉彎都能感受打在胸前的承諾,他緊緊握著,不曉得這到底算是相信還是不相信,可是他已經狠狠傷到松本的心了,是這樣吧。

 

走到一樓的時候,應該是沒有任何燈光的客廳發出螢幕的藍色光芒,二宮停在樓梯,不敢置信地望著坐在沙發正中央看影片的松本潤:「……潤?」

 

聽見二宮的呼喊,松本轉過頭,臉上的表情像是鬆了口氣:「你醒啦?肚子一定餓壞了吧,等我一下,我煮麵給你吃。」

 

「等等,你一直在這裡等我?」看著桌面上零散的影碟不曉得有幾片,這些影集明明松本已經看過好幾次了,結果又通通拿出來重看,二宮還注意到其中幾片是從松本房裡拿下來的,所以客廳的恐怕早已看過一輪。

 

「我怕你醒來肚子會餓,義大利麵好嗎?我記得冰箱裡還有點食材,你要不要喝玉米濃湯?另外加個小沙拉,還有千島醬的樣子……」

 

看松本直接將影片關掉,走過二宮身邊的時候,還小小的笑了一下,二宮不太明白眼前這個男人的包容度到底有多大,二宮伸手拉著冰箱不讓松本關上:「我們上一刻還算是大吵吧,你就這麼甘願向我低頭嗎?」

 

「甘願。」松本將冰涼的果汁貼在二宮臉頰上,看見對方稍微瑟縮頸子,那露在外頭的戒指還沒有被拿下來,讓他笑得更開懷:「好了,你去坐好,我一會兒就好了。」

 

二宮站在原地,他一動也不肯動,他就是不懂為什麼松本潤可以這樣放縱他繼續耍脾氣,也就這麼順著他的意思坐到餐桌椅子上。

 

真不可思議,只是聽瓦斯爐被打開的聲音、菜刀在粘板上的切菜聲、還有水在鍋裡沸騰的聲音,心情就能平靜下來,這就是他想要的,也是他所希望的生活,平平凡凡的,簡簡單單的,舒舒服服的。

 

香味漸漸從鍋子裡傳出來,聽見松本在廚房裡分食的聲音,根本就是個好老公典範,二宮嘴角的微笑不自覺上揚起來,心裡面突然有了答案。

 

「潤。」

 

「快好了,很餓嗎?」

 

「對不起……還有,我愛你。」講得很小聲,被沸水滾燙的聲音直接壓過去,松本挑著眉用眼神詢問,得來二宮淡淡的笑容搖頭,看著對方把分好食物的盤子端到面前,在二宮對面坐下。

 

「你剛剛有說什麼重要的事嗎?」

 

「有啊,我說我很餓。」

 

「我怎麼覺得不太一樣,快點吃吧,明天還要上課…、不對,應該是今天了。」

 

兩個人同時笑了出來,同時低頭吃著這一頓遲來的晚餐,還有那遲來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凱
  • 前半的大吵對照後半的甜蜜真是很幸福啊
    NINO竟然沒讓阿潤聽到他的告白真是太奸詐了XDDDDDDD

    所有的愛情都需要[信任]為基礎吧...
    從小就沒有機會去信任的NINO遇上了執著的潤
    感覺才是幸福的開始
    雖然現在感覺還未明朗化
    但這裡面的潤很包容很溫柔 真是太好了呢
  • 不愧是小NI,連告白都要藏起來。
    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藏了很多東西吧我想。

    嗯啊,信任真的很重要呢。
    我也覺得這句話說的很好,希望小NI可以真的敞開心房信任松本潤才好。
    他都這麼努力表現了,是吧XD

    晴雪 於 2010/07/06 23: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