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青翠的草坪上,水池已經被填平成了草坪的一部份,多種植了不同種類的樹木,高聳的佇立在草地上,幾名老人和看護人員在草地上談天,看見松本潤的出現,就連老婆婆也不禁多望幾眼,更別提當他走進療養老院的時候,受到多少關注的目光。

 

「不好意思,請問二宮……還住在這裡嗎?」

 

「二宮?你等等,我查一下。」趕緊翻閱手邊的資料,年輕的護理人員露出疑惑的表情:「沒有耶,我們這邊沒有住二宮……啊、二宮是不是那位呀?」轉頭,裡面年紀看起來較年長的婦人正泡了一壺茶准備飲用,聽見二宮的名字也趕緊跑到櫃檯。

 

「請問你是……?」

 

「我是松本,松本潤。」松本將自己的姓氏寫在手邊的白紙上:「我有寫信都寄到這裡,從國外……」

 

「啊啊、我想起來了!成瀨律師有交代,如果松本先生來這裡的話,請我將他的名片交給你,來來,這是律師的名片。」

 

接過一張白色的名片,松本那張好看的臉上眉宇緊皺:「成瀨律師?抱歉,我不認識這個人。」

 

「四年前二宮君發生意外的時候,就是這位成瀨律師幫他打官司的,現在二宮君也是成瀨律師事務所的一員,所以你現在去事務所應該就可以找到二宮君了。」

 

「……對不起,您剛剛說二宮發生意外,是指發生什麼意外?」

 

年長的護士們彼此看了又看,看見松本的表情越來越焦慮,雖然不太清楚松本潤到底是二宮的誰,不過每個月幾乎都能收到他寫來的信是不爭的事實:「二宮君畢業那天說要來這裡借住,沒想到他爸……你知道二宮君的父親有家暴前科吧?那天來說要找他母親算帳,誰知道後來把氣全出在二宮君身上,又打又踹的,送醫之後在加護病房待了好幾天才救回一命……」

 

「……什麼?」

 

「後來醫院發出通知,二宮君的母親原本精神狀況就不太好了,親眼看見自己的兒子受傷,情況更不穩定,所以現在送進精神病院療養,二宮君則是在這位成瀨律師的幫助下讀大學,然後考上律師執照,這一兩年也幫忙處理家暴案件。」

 

「……那他現在……現在還好嗎?」

 

「聽說腰部當時受了重傷,走路沒有辦法完全挺直,其他的好像都沒事。」護理人員靜了下來,慈祥的雙手覆在松本的手上:「你親眼去看看吧,離這裡很近,幾站電車就到了。」

 

「好、好的,非常謝謝您!」提起腳邊的行李,松本沒有第二句話就轉身離開,他沒有想過離開之後會變成這個樣子,也從未想過會聽到這些事實。

 

眼看松本跑遠了,年輕的護士還思考著:「剛剛看他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好可憐喔。」

 

「和二宮君每次來拿信的時候一個樣呢。」年長的護士又躲回裡面,拿起她的茶杯,悠閒的喝著茶,臉上寫著剛剛做完善事的微笑。

 

不太清楚的人大概不會知道,二宮那次受到的重傷究竟有多痛。一個人原來真的可以很脆弱,就像一個物品被踹出去之後的二宮陷入一陣昏迷,整個背部撞擊的力道足以讓他陷入暈眩當中,他沒有醒過,一直到手術結束。

 

不太清楚哪裡被動過手術,在醫院還被一堆人圍住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一名男子抱著一束香水百合出現在他眼前,遞出的名片是改變二宮人生的轉捩點。二宮在他的幫忙下進入事務所工作,然後慢慢研讀有關法律的書籍,畢業前以優秀的成績考取律師執照,算在律師界掀起一股不小的風潮。

 

「二宮律師,這次真的謝謝你了!這樣我跟我老公就可以離婚,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婦人臉上盡量瘀青的面貌,哭著和二宮道謝,在胸針上頭的二宮和也四個字在需要幫忙的人眼裡閃著耀眼的光輝。

 

二宮微微笑了:「以後的生活就可以安心了,我送妳回去,妳還接女兒下課對吧?我相信她聽到這個宣判一定也會很開心的。」

 

二宮和也,四年之後穿上西裝、襯衫、領帶,一眼望去全是正式的服裝,身材和四年前一樣嬌小,雖然有拉高一點,不過在旁人眼裡仍然像個女孩子般,微微彎著腰更顯得他身材矮人一截,不過二宮不在意,因為他的名氣早已高過業界許多律師。

 

剛替婦人叫車,就看見另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朝他們走來,婦人趕緊下車:「成瀨律師!」

 

「啊、不用特意下車的,您請上車吧。」成瀨的聲音平穩傳來,那婦人滿懷感激的目光讓他露出微笑:「看來這次的案件應該是順利結束了吧,二宮律師。」

 

「是,託您的福。」二宮想要傾身,腰部傳來的疼痛讓他有點吃力,成瀨將他推到一旁,從口袋裡掏出鈔票,遞到司機手裡。

 

「請幫我將她送平安送到家,多餘的錢就當作是謝禮吧。」司機點點頭,清點錢的數目之後就開離法院。

 

二宮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抱歉,最近身體的狀況似乎不太穩定。」

 

「沒關係,我們回事務所吧。」成瀨溫柔的詢問,見二宮點點頭沒有意見,成瀨走在前頭:「我手邊的案子也剛結束,被害人給了我兩張展覽會的門票當謝禮,要一起去嗎?」

 

「展覽會?最近展出的藝術博覽會嗎?我是可以,但我怎麼不知道律師你對這個也這麼有興趣?」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

 

成瀨將門票交到二宮手裡保管,展覽會的會場就在事務所附近,二宮當然沒道理不去,坐上成瀨的車子,穩穩的出發,一路上車子都放著成瀨愛聽的交響樂樂曲,雖然很安靜、誰也沒說話,可是二宮已經習慣了。

 

成瀨領自己也有屬於他的故事,二宮從不過問,就像成瀨也不過問他的事,四年前的事情發生到現在,和他最親密的人就屬成瀨領了。替他繳學費、又替他安排事務所的工作,說也奇怪,成瀨不要求他任何回報,只要記得將來有能力的時候,要好好撫養自己的母親,而二宮也答應了。

 

「對了,你好像還沒去療養院拿信?這幾天看你都在事務所熬夜,看完展覽之後走一趟吧。」

 

「啊、不用了,其實我可以自己去的。」

 

「不要誤會了,去療養院對我沒有造成麻煩,只是單純有順路要去那附近。」

 

「……那好吧。」

 

車子駛入事務所附近的停車場,二宮動作緩慢的走下車,將公事包拎在手臂裡,成瀨走上前,替他接過了包包:「我來拿。」

 

「律師。」

 

「這一點重量沒什麼,用走的過去吧,可以嗎?」

 

「嗯,沒問題。」

 

二宮微微彎腰,兩個人同時走過事務所的大門口,轉過事務所的轉角街道,一輛急速行駛的車輛就停放在事務所的門口。松本將行李放置在車上,衝到二樓,幾乎是撞開的門讓裡面的人員全都停下手邊的動作:「請問,二宮和也在嗎?」

 

「二宮……二宮律師早上有官司,可能已經結束了,不過他還沒回公司。」

 

「那,他會去哪裡?」

 

「這……我們就不清楚了。」事務所裡的員工你看我我看你,律師打完官司通常會回來沒錯,但可能還沒回來的話就大概是被什麼事給拖延住了。

 

松本也明白這個道理,他走下樓,喪氣的想罵自己怎麼這麼蠢,忘記直接問員工們二宮的手機不就好了嗎?轉身又想要走上樓,瞥眼見到一個像是二宮的身影走進附近的展覽會場,他不太確定,因為那僅是一瞬之間。

 

可是松本還是向司機領了行李,拖到展覽會場門外。他想起當初也曾經這樣尋找過二宮,就在迷失市區的時候,他向來很自豪自己的直覺,所以不會疑惑,他付了門票錢,將行李寄放在櫃檯,就像當初那樣,開始探頭尋找。

 

也許,他根本不用尋找。

 

零散的參觀人潮,松本才剛走進去就看見那個一如記憶裡中的那個人,不是穿著學制服,而是灰色西裝,走過一幅又一幅的畫作,於是松本知道了,二宮也有改變。變得平易近人,變得親近,然後變得會真實露出笑容,那張在記憶裡從未變過的微笑,就在眼前。

 

松本沒有注意他的鞋跟在這個展覽館發出巨大的聲響,本來他的出現就引起不少人的注目,這一走動更讓許多人將目光投了過來,成瀨領撇過頭:「那個人……踩的鞋跟還真吵。」

 

「是嗎?」跟著轉頭,目光跟著定格,就好像從畫作走出來的人物,過於鮮明立體的五官、宛如霸王般的氣勢凌人,和記憶中的不同,松本潤多了一份成熟的男人味道:「……怎麼可能?」

 

站在二宮的面前,松本潤注意到對方微彎的站姿,他以為自己在這個時候應該笑,笑著將二宮抱入懷裡,然而下一刻,淚水卻不受控制的落下:「對不起……我來遲了,……對不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阿凱
  • 四年後才知道真相的潤...以後應該會更加珍惜NI吧
    以為自己可以笑著說回來了
    卻忍不住落淚的潤
    跟被擁抱著的NINO
    完全可以想像他們倆現在的模樣
    但成瀨律師捧著香水百合的畫面也相當鮮明

    真的快結束了的感覺~
    很期待...
  • 成瀨律師全是私心的結果(掩臉)
    我實在太愛這個角色,看他最後的結局我怎麼也無法暝目,所以一定要替他扳回一城。
    所以,我想他的珍惜會一直、不斷持續下去吧。
    因為這輩子,就認定對方了呀(笑)

    真的,我也覺得要結束了。
    這大概是我第一部正式連載但沒超過十萬字的作品(笑抽)

    晴雪 於 2010/07/12 21:12 回覆

  • 凱
  • 雖然長度跟以往比較短
    但是內容卻很揪心
    這樣質重於量的作品我也很喜歡啊~
    我也是第一次追連載
    之前是直接看已經寫完的作品了
    或是追已經出到後面的
    很感謝妳讓我看到日更XD

    PS看到潤的鞋子的聲音很吵那裡我會心一笑了:)
  • 其實字數上好像沒有變耶。
    大概都三千上下左右……←這就是破字數的原因。
    可能是因為敘述句多了,版面看起來小了點,但也搞不好真的字數比較少←揍她。

    唉,質重於量這句話讓我好感動Q///Q
    我也非常能夠理解追文的痛苦,雖然知道催文可能會害讀者構思全亂,但我就會想要看日更的作品,生活上也有個依賴(拭淚)
    所以請感謝我的雙手和眼睛陪我一起努力吧。
    這次追連載感覺如何XDD

    其實鞋跟那裡我也笑了XDD

    晴雪 於 2010/07/13 20:31 回覆

  • 凱
  • 追連載真的第一次從第一篇開始追到最後耶~以嵐禁來說
    有種既興奮又開心 而且常常莫名感動起來 不知道為何的感覺~
    之前都是有點開始了才開始看(<-是容易沒安全感的笨蛋體質)
    這次卻是從第一集就點下去了XD就這樣默默點了二十回呢~

    能看日更真的很幸福
    要先感謝勤勞的作者~
    感想是:很怕自己習慣了
    怕文出完之後接下來不知道做什麼好~
    但因為有三本本子等著我接收所以安心多了(笑)
    不然妳也不能全年無休都是旺季吧XD
    淡季時我會好好復習這些作品的!(抱緊書)
    (PS.第二個心得是 接下來希望自己也可以好好努力 一起加油這樣(笑)
    希望暑假結束後能對自己有個交代!)
  • 哈哈,我跟妳相反喔。
    最喜歡看序曲了,萬一序曲寫得不好我就真的不會再追了,所以近期看的作品不是朋友介紹,就是自己覺得序曲寫很好的作者呢。
    當然啦,很多優秀的作品就是這樣被我漏掉的←揍。

    我也怕自己讓讀者們習慣了日更,哪天不日更或許我就會受到嚴厲的指責也說不(苦笑)
    但如妳所說的,幸好接下來本本要問世,至少可以讓大家先看番外篇墊墊胃口,要是我說我沒淡季的話妳要怎麼辦呢(燦笑)

    附註:我也會一起加油的。希望可以一起完成夢想,我們要一起加油喔!

    晴雪 於 2010/07/15 16:20 回覆

  • 凱
  • 我喜歡看序曲呀~
    但有時候有些作品可能會斷頭(汗)
    不想給自己跟作者過高的期待值跟壓力
    我會習慣看完序曲之後多累積幾篇再開始跟...XDDD
    這樣感覺很奸詐呢~

    我覺得日更不是讀者該強求的東西
    作者願意日更當然很好 真的很忙 根本就是有更就要感謝啦!
    而且好的作品就算斷頭我也是依然會很喜歡~

    我偶爾會有點鐵齒 大家都說好的作品 我當下沒有想要看的心 就會放到有一天再後知後覺地去看跟遲來的喜歡上
    但是不管是早是晚 遇見的時機都是很值得珍惜的~
    像我就很晚才補完愛情底限 但一口氣讀完感覺也很不同喔!
    我喜歡不同時刻遇見的不同風景

    如果妳沒淡季...
    那我就只能飛撲妳說太好了晴雪我愛妳啊XDDDDDD
    那妳要不要先躲好XDDD

    一起完成夢想!一起加油!
  • 斷頭的很嘔,我懂。
    因為我自己的是斷身體,下半身就給大家跑著追了(遠望)

    日更真的很累耶。
    之前工作的時候邊打工邊打文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想想那時候我停到連芯芙都看不下去XD
    但現在一停止打工,最快一天可以打三集,所以變成日更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我還是不明白自己為啥不能控制字數(嘆)

    長篇的果然一次看完比較爽(喂喂)
    我喜歡追,追完之再一次重頭看到尾,我覺得那感覺又會不一樣了。
    曾經喜歡一篇赤龜的文,追完之後有種空虛感,可是重看之後就不會了,文章這種東西真的很奇妙。

    MA 
    先讓我躲一下再說(奔走)

    晴雪 於 2010/07/16 20: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