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戀人如果吵架了、送一束九十九朵的玫瑰花,買一盒甜度高達百分之九十的巧克力禮盒,或是給戀人一個擁抱安撫、再不然就是推倒在床上直接翻雲覆雨來個無限纏綿,好吧,綜合以上的答案,無論哪一項都很適用在吵架的時候,可是──……大野偏頭一想,要是他真的去買花、買巧克力、親吻、甚至推倒……

 

「智,快過來把晚餐吃一吃!」

 

「我晚上不吃了,再見。」

 

盤子重重放到桌面上的聲音和門板被拉上的聲音正好重疊到大野覺得自己聽力有些受創,側頭看見松本潤滿臉怒火,再側另一個方向則是已經瞧不見二宮的身影,大野突然覺得有些頭疼,眼前美食一如往前是好吃的菜,但清一色全是自己愛吃的菜。

 

「松潤,……NINO要加班耶。」本來面無表情的大野在今天特別覺得累,因為自己的兩個戀人不曉得為了什麼原由吵架,還不是一般的吵嘴。

 

「那傢伙自己會處理,不用我們替他操心。」

 

「可是……」還來不及講完話就接受到松本毫不留情面的白眼,於是大野兩手重疊在自己嘴巴上頭,不敢肆意發表意見。

 

這也難怪松本會氣成這樣,本來三個人是約好這個禮拜日──所謂的明天要一塊兒出外踏青散步,松本為了這天還排出了空閒時間,大野也是推拒樓下鄰居的保母工作邀約,可是二宮卻在昨晚臨時宣告取消這次的踏青約會。

 

不用說,松本自然是最火冒三丈,畢竟他是大明星,合作的藝人與公司每一次都不計其數,又不是說改就能改的行程要白白浪費自然就火大;反觀大野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如果大家不能出門,哪怕哪剩兩個人在家也沒關係,對他來說,家就是一種幸福的代名詞,真的沒什麼。

 

大野只是很納悶,二宮從來就不是會失約的人。

 

「我要出門一趟,你呢?」

 

不等大野提出心中的疑問,松本不知何時已經整理好廚房和自己的餐具,換上外出的衣服站在玄關門口對大野說話:「啊、我……應該在家吧。」

 

「我先去海邊繞繞,不用太擔心我。」

 

「喔……。」

 

站起身到玄關門口,松本拉著對方的衣領朝嘴唇重重覆上,熟悉的溫度讓大野感到有些久違,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嘗試到這麼具有火氣意味的吻了,反而讓他露出淡淡笑容,松本自嘲似的笑了笑,沒多說什麼就走了。

 

關上門的那刻,大野也開始想著今天也應該要去哪裡晃晃,一路想到二宮的書房前,大野沒多想的打開,反正書房的主人不在,只剩下一本又一本厚重的書籍資料,還有一堆二宮可能會用不到的資料文案。

 

大野走上前,翻了翻桌上的行事曆。小小的字寫滿小小的格子,全是二宮的行程,從AMPM幾乎沒有什麼休息的時間,指尖滑到難得的空格,才發現二宮已經將明天的行程全數排開,上頭什麼沒寫,只是用寫筆畫了個小小的愛心。

 

「……奇怪了,那明天NINO到底要幹麼?」

 

不開會、也不跟著主管到處跑,沒有事業重心的二宮和也還能夠去哪裡?大野覺得這個地方也太詭異了,明明就沒有什麼事情為什麼要選擇說謊呢……半歪著頭,大野努力用自己小小的腦袋瓜想了又想,不過最後還是沒有結論。

 

對二宮的認識實在太少了。就算想買一束花也不曉得應該要買什麼,就算應該要賠罪也不曉得該買多甜的巧克力,松本有點尷尬的走進甜點店之後又默默走了出來,縱然已經戴上墨鏡、壓低了帽沿,可是也掩蓋不了四周傳來的碎言碎語。

 

也不是動真格的跟二宮鬧脾氣,就是不曉得沒空幹麼不老實講就要搞得他很興奮能出去玩,才猛然從他頭上澆下整桶冰涼的冷水,松本是想要好好道歉才出來走走,但最後心煩意亂到他連海邊也不想去了。

 

「松本先生?」

 

嘖。松本不耐煩的撇個嘴,還是選擇忽略身後的叫喊聲,才剛準備往前走的同時,一名男子已經從他身後拉住了手臂,才要回頭就迎上一張漂亮的笑臉,他笑著,然後轉向身後:「小翔,你在叫的是他吧!我抓住他了唷!」

 

「……小翔?」穿過身後男子的視線,松本看見另一名男子從跑車上慢慢小跑步過來:「櫻井翔?」

 

還真是搭不起來的小名啊。松本看著摟住自己的男子,沒多想就把手給抽了回來,對方顯然還搞不清楚這個動作的意義,不過櫻井先一步將相葉拉到自己的身旁:「雅紀,你這麼熱情會嚇到松本先生的。」

 

「啊、是嗎?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個人就是這樣,你別在意哦!」有點著急的朝松本敬了幾次禮,不過松本只是聽著道歉,沒給他半點反應。

 

那一雙明亮的雙眼只是直盯著櫻井和相葉緊緊牽著的雙手,沒幾秒的功夫就在腦子裡消化一切:「你的戀人很漂亮。」

 

「謝謝松本先生的誇讚。」櫻井先接收了好意,才慢慢地回覆:「不過,他是我的。」

 

「誰要跟你搶了。」松本這才打從心底笑了出來,和櫻井、相葉並肩走在街道的店面,找了張長椅坐下:「別再把我的人搶走我就萬分感謝了。」

 

「怎麼會呢。」櫻井牽著相葉的手,領著對方先在距離松本最遠的位置坐下,自己才跟著坐下:「二宮的假我每次都准,世界上沒有我這麼好的老闆了吧。」

 

「准了?」松本不可置否地輕笑一聲:「那就別收回啊,這種不上不下的假期很惹人厭的。」

 

「收回?松本先生,我不收假期的。」櫻井誠實以告,看松本的態度的確就像是誤會什麼,於是他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進行事曆:「二宮明天的確是請假了,而我也沒有收到他的銷假申請。」

 

「沒有?不可能,他已經說他明天要去公司了。」

 

「……」櫻井難得的皺起眉頭,二宮鮮少說謊、嚴格來說,二宮討厭謊言。

 

就是因為謊言才會讓他變得如此不堪,就因為謊言才會讓他的地位變得如此悲賤,要是一開始都攤開來說,也許二宮就不必被流言誹語傷得遍體鱗傷……

 

「公司?是櫻井公司、還是二宮的公司?」相葉從旁探頭,雖然說談正事的時候他開口向來都沒有好事,不過在他的記憶裡,二宮的確也算是一間企業,只是後來被櫻井給吃掉了。

 

櫻井有些驚訝,握著相葉的手:「二宮的公司?」

 

「不是有留存的分公司嗎?上次二宮到便利商店找我的時候有提到,還說這幾天他一直接到電話,快被煩死了。」

 

「留存的公司?你是指櫻井留給二宮父親的股份,之後以櫻井分公司名義所設立的小企業商業公司嗎?」松本記得這件事,二宮大概輕描淡寫提過。

 

櫻井併購的條件只是需要二宮,而二宮和也並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因為自己而全都被逼上絕路,因此櫻井看在二宮的要求份上,答應二宮讓二宮的家人保留一間小公司,登記在櫻井企業名下。

 

「不過,那公司也不算是二宮和也的,他沒有回去的必要性。」

 

「不、他會回去。」松本一口斷定了櫻井的猜測,嘆了口氣:「他就是那種面惡心善的人,最近那間小公司的營運恐怕不太好吧?」

 

櫻井愣了愣,隨後點點頭:「的確不好,二宮對於他們家公司的事倒也會誠實向我報告,我也的確跟他說過,會拖後腿的小公司對櫻井企業來說不需要存在,就因為這原因而回頭嗎?他的家人可不值得他這樣付出。」

 

想起二宮當初是如何被罵、如何被念得不值錢,櫻井提起那歷歷在目的殘酷畫面他是知道的,就是因為知道那種羞辱感所以櫻井才堅決不想讓二宮離開自己的秘書一職,不過倒沒聽說二宮的父親曾經打給二宮。

 

櫻井和松本同時站了起來,只見松本雙手插在口袋:「抱歉,我可能得多管閒事了。」

 

「小公司的事本來就不太需要我親自出馬,就麻煩你把我的秘書帶回來好了。」櫻井扯開笑容,在那細微的微風裡,兩個人的笑容裡都摻雜一些慍火:「請轉告二宮,不要忘記契約內容。」

 

「這有什麼困難。」

 

一笑,卻又不是笑容。松本轉頭走過櫻井和相葉,只見相葉露出不明白的面孔:「我說錯話了嗎?」

 

「不,你做得很好。」櫻井輕捏上相葉的鼻尖,又是寵溺的湊了上去:「看來你跟二宮很熟?」

 

「很熟。當然要很熟,因為不是他,我就沒有辦法跟小翔你重逢啦。」

 

說到了重點中的重點,櫻井就算想要吃醋也不曉得該從何吃起,只好無奈的將相葉的手緊緊牽牢,兩個人又慢步走回剛駛來的跑車上準備繼續兜風的旅程。

 

松本漫步走到公司門口,沒有向大樓的接待人員報上姓名,僅僅只是摘下帽子與墨鏡就順利獲得入境許可,看著大樓上滿是代言商品的海報,也難怪不少人都能讓松本潤在櫻井企業帶著風在走路。

 

抵達二宮辦公室的樓層,松本只看見一個人影在辦公室裡忙進忙出,真是後悔剛剛怎麼沒順便把頂頭上司給拽來上班,沒多說什麼,松本推開了門板,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二宮的身後。

 

正在忙碌的二宮顯然沒注意到身後站了一個世紀大明星,也不會注意到公司裡的人都慢慢停下手邊的工作,理所當然失去的雜音也漸漸消失,才剛疑惑為什麼都沒了聲音的同時,松本已經對他露出營業用、專門迷死女性的魅惑笑容。

 

「二宮先生,現在有時間嗎?」

 

「……你幹麼?」

 

「我有事想找你,有關下一季的代言籌碼。」松本彎身倚在二宮的椅背上頭,拿起桌上的鉛筆在白紙上寫上一串字跡:「希望你晚點能有答案。」

 

看著桌上的字,二宮只能看著那白紙上的字卻什麼反應也做不出來,拿了本書疊在紙張上頭,松本又仍像一陣風從公司離去,刮去了二宮心裡的所有不安,難得的讓他臉上出現一掃陰霾的清爽神情。

 

當二宮從公司回家的時候,大野和松本已經入睡了。不過二宮不怎麼在意,他一個人走到廚房準備替自己準備些宵夜,才剛打開燈光就看見桌上擺滿了飯菜,每一道上頭都貼著一張黃色的小紙條。

 

那是大野的字跡,有點潦草、卻又不失藝術性格:歡迎回來、肚子餓要吃、不吃要放冰箱、工作辛苦了。

 

很平淡無奇的話吧,二宮真是詫異、大野的好脾氣並沒有在他失約之後展現多少,翻到電鍋上頭,也貼了張紙條。

 

「明天一起去吧。」

 

松本和大野的聲音同時在二宮的身後響起,二宮抓著那張便條紙,和上頭一樣的字句用看的和用聽的,心裡全是不同的感動:「……一起去跟我家老爸抗議?人會不會太多了點?」

 

「抗議完之後就可以去踏青郊遊,有什麼人多人不多的。」松本拍拍大野的肩膀,後者乖順的點點頭:「你爸打來叫你回去幫忙,是違反你和櫻井翔簽的契約,可是你又不忍心放著你老爸的公司……要是真的這麼頭痛,就讓我去開這個口。」

 

「身份呢?」二宮順手才要從冰箱拿出啤酒,就讓大野先一步替他拿了出來,還附加冰塊:「謝謝。」

 

「情人吶。」松本毫不遲疑,也沒有半點猶豫:「智,我也要一杯。」

 

「為什麼都不先吃宵夜再喝呢……。」

 

「智────」

 

「我倒了倒了、正在倒。」

 

回頭看看二宮、再看看松本,兩個人早上明明吵得不可開交還不肯看對方一眼,為什麼過了一天之後就會好得跟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大野側著頭覺得他們三個人真是太奇妙,忍不住又從抽屜裡拿了幾顆秀逗糖果握在手裡,然後分發出去。

 

三個人坐在餐桌前,二宮和松本各是接過啤酒,大野則是把玩著手裡的糖果紙,還是忍不住開口的朝二宮方向詢問:「為什麼要回去?你爸對你……做了很殘忍的事。」

 

「……再怎麼殘忍,也是我媽愛的人。」

 

「這份愛折騰你這麼久,難道還不夠嗎?」松本半挑著眉,似乎有些擔憂。

 

「是夠了。」二宮也無法否認,這份父愛給過他多少傷痛:「被人說是私生子是真的很不好聽,但無論如何,也不希望我的家人被逼得走上絕路,血緣上……我還是無法說些什麼。」

 

因為無法改變,所以也無力改變。二宮覺得生意上的事情都能和櫻井翔一樣,只要眨隻眼睛,就能看見員工被逼到死角也無所謂,反正他和他之間是毫不熟悉的陌生,又何必在意別人說了些什麼。

 

縱然冷酷,只要能在生意上有所收獲就已經足夠,只是當對象成為自己的家人同時,二宮已經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應該要怎麼做,在冷靜與家人之間作完拉扯,他大概可以明白。

 

家人,不僅限於『二宮』這個姓氏。

 

「不曉得NINO會不會有事……」經過二宮要求,大野和松本只能在公司外頭等待。

 

「那傢伙能會有什麼事,面對員工,二宮和也可是冷酷出名的。」

 

還記得二宮的冷咧不曉得曾經毀過多少平凡家庭,不過松本不在乎,大野根本不知道二宮的這一面,理所當然也不會有任何問題,二宮難得的失約,只是想要給自己一個時間去面對,那所謂的家人,早就在拋棄的瞬間,成了陌生人──。

 

「我喜歡NINO的溫柔,他一點也不冷酷。」

 

「……真是敗給你了。」大野根本看不見,是因為不曾看見,松本笑著打開車門,看見二宮從公司門口出現的身影,大野也跟著下車。

 

像是終於鬆了口氣的拉了開鬆綁在頸子裡的領帶結,終於回到屬於大野和松本眼底的二宮和也:「等很久了?」

 

「沒有。」大野一個箭步先走上去,急著要二宮站在自己的面前:「有沒有被打?你父親還有說些什麼嗎?」

 

「說我是不孝子、只顧公司不管家人死活……也準備要打我一巴掌。」看見大野臉色近乎垮掉,二宮還是忍不住像惡作劇的孩子吐吐舌頭:「沒事,我另外出資買下這間小公司了,所以我是老闆,櫻井翔那傢伙也拿我沒輒。」

 

「哈哈哈……、真有你的。」

 

「我就說NINO很溫柔……啊、糖果,糖果咧、我的糖果……」大野在口袋裡遍尋不著,只好轉回車上尋找,沒多久,就看見那一張笑顏透出光芒。

 

「他說你溫柔,你信嗎?」松本回望身旁的二宮,後者只是聳肩,挑著眉的靠在松本身上。

 

「抱歉,因為我個人因素而失約了。」

 

「失約?沒有,我們正要出發,你不知道嗎───」

 

同時看向大野的方向,二宮往前踩一步、松本緊跟在後,唯一不變的是,他們踩在同樣的道路上,同樣是名為幸福的目的地,二宮突然憶起松本留在桌上的便條紙內容。

 

回家一起吃智準備的秀逗糖,就當我們吵架對他的賠禮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