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發信人:不明。

發信主題:對不起

發信內容: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睡過頭所以遲到的,你在原地等我千~~~~~~萬不要亂跑不然我又要挨罵了,你真的不能亂動不要亂走亂看,也不要跟陌生的人走哦!我立刻就到真的立刻,再等十五分鐘就好了   相葉雅紀。

 

 

剛下飛機,打開手機,簡訊如雪片般一封接著一封,鈴聲一聲接一聲地響起,戴著名牌的高級墨鏡,頂著一頭前瀏海微微翹高的詭異髮型,在那深沉的墨鏡背後,眼珠子跟思緒同時在心裡繞了很久:「……──誰啊?」

 

  拖著腳邊的行李箱緩步走出機場大門,一陣冷風突然襲來,因為公事而出差到國外,現在回來了也是提早的行程,所以算一算還有幾天的休息時光,他轉身又躲進了機場內,隨意找張椅子坐下,露出衣袖下的手錶望了望:「十五分鐘啊。」

 

櫻井翔,年紀輕輕就被外派到海外的翻譯人員,屢屢都是日本與國外兩地跑,為的就是替那些頭腦不好的大官們作海外交流的橋梁,也因為擁有帥氣與斯文的面孔更加獲得青睞,一口流利的外國語言搭上一顆機靈的腦袋,翻譯既準確又懂得修飾口吻轉譯,加上彬彬有禮的態度深受高層喜愛。

 

這次難得回國就讓他遇見這麼有趣的人,說什麼立刻也是十五分鐘的事,櫻井富有玩味的坐在機場內,想著這封簡訊的主人要是知道他壓根就傳錯人,不曉得臉上會露出多麼發窘的神情,平常要是他遲到,那些高層說話可是一點也不留情面的。

 

即將入秋的天氣還稍嫌涼意過頭,櫻井翻開自己的記事本,正在思考應該如何打發這幾天的假期時光,秒針的聲音細微地從手腕上傳來,高級名錶上反射出機場內耀眼的燈光,似乎意識到時間匆匆流逝,櫻井關上記事本,時間正好是十五分鐘後。

 

不偏不倚,一名男子流著滿頭大汗從機場大門奔跑進來,不只櫻井注意到這名男子,他相信在場的人都應該會像他一樣,停下手邊的動作,望著那個汗如雨下的男人,站在機場的門口東張西望,神情緊張的模樣。

 

「糟了糟了,不曉得還在不在啊……」嘴裡念念有詞的從櫻井面前走過,踩著一雙限量的勾勾球鞋,搭上一分蓬蓬的七分褲,上衣隨意的披了單薄外套,裡面只有簡件的粉色背心,頸子上倒是綁了條針織圍巾。

 

算時尚嗎?反觀自己總是一派的西裝打扮,櫻井反而覺得這樣的人在眼裡變得更加出色,他坐在原位只盯著那個人看,在機場裡不斷繞圈圈,最後像是失望的孩童,他慢慢走往櫻井的方向,才哀聲一口,就看見後頭有人拿著行李袋,嗯───

 

「痛啊!」

 

直接擊中後腦杓。櫻井不經意笑出聲音,雖然有點失禮的情況還是不忘將手握成拳,抵在嘴巴想含糊帶過,只可惜被打的那方已經注意到他的笑聲,帶點失禮和歉意的表情向自己微微點了點頭。

 

「你真的很慢耶!我都等你這麼久,竟然連通電話也不打!」

 

「咦?我有傳簡訊給妳啊!我真的有傳,而且是十五分鐘前傳的啊!」他抗議,還順便從褲子的口袋裡抽出了手機,露出簡訊一欄的遞給女子看。

 

這下子真的不笑不行了,櫻井望著自己的手機,接著拉起行李箱慢慢走向正在爭吵的兩個人。

 

「拜託你!連自己的妹妹手機網址都會搞錯,你是哪門子的哥哥啊!」女子顯然很不滿意的破口大罵,和哥哥一來一往的逗嘴讓身旁的旅客不自覺停駐腳步。

 

「不會吧!我真的有傳,……唔哇、天吶,那……那我到底傳給誰了?」有點慌張的跟妹妹確認網址,才發現英文字母放錯位置,而這一放,簡訊難過就到不了,有點懊惱的搔搔頭,櫻井則從後頭冷不妨的截了他。

 

他轉身,而他露出微笑將手機放在面前:「我想,這應該就是你傳錯的簡訊吧。」櫻井笑得特別開懷,和對方對上眼的同時,心底流過一點點愉快的歡樂:「相葉雅紀?」

 

「……對!就是這封!」相葉迫不及的把手機從對方手中搶了過來,帶著驕傲的臉和口吻,還特意抬頭挺胸的現給自家妹妹看:「看吧!我是真的有傳簡訊耶!」

 

───……自家妹妹已經無話可說,雖然天兵的哥哥不是同一天見到,但她還是垮下臉:「哥,…、那是別人的手機。」

 

「啊!」

 

 

 

 

傳錯簡訊的糗事大概多多少少都會遇到,有的人網址那麼長,沒有存好的話難免會發生的,相葉是這樣想的,但也怎麼樣都沒想過,傳錯的那個人竟然和自己的妹妹搭同一班飛機,而且還非常有空閒的在機場等他。

 

更沒想到的是,自家的妹妹竟然以失禮為由要請對方吃一頓飯,於他只好自認倒楣的當上司機一職,帶著兩個人在後駕聊天,副駕的位置上只放了兩個冷冰冰的行李箱,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相葉在心底帶著一些些哀怨。

 

「哇……自己一個人在國外念書很寂寞吧,這樣想來妳很厲害呢。」櫻井大約聽述相葉的妹妹從高中畢業就獨立出國念書,念書的錢還是自己打工賺來的就覺得很厲害,他發自內心的在胸口小拍手。

 

「哪有,誰叫我上面這哥哥這麼不成材嘛。」

 

「喂!」相葉忍不住反駁,雖然他腦子沒有妹妹聰明,不過工作既穩定、也會定期拿錢回家孝敬父母,偶爾也會資助妹妹去看國外藝人的演唱會,這種哥哥說真的也挑不出半點毛病來吧,只是想到妹妹胳臂向著外人,總是不太愉快。

 

櫻井透過後照鏡笑了笑:「我也有個妹妹,一樣在國外念書,不過她跟妳不太一樣,還像是個小孩子,老是吵著要人陪。」

 

「剛開始的時候都會嘛!不過我哥陪我過去的時候,都是他吵著要回日本就是了。」

 

「哈哈哈哈哈。」

 

相葉真是不敢相信,對一個陌生人倒是什麼都吐出了,無奈的將車子開到某個街道巷口,一整排的料理店面,招牌琳瑯滿目,櫻井看得有點眼花,雖然是日本人,不過他鮮少有時間在外走動,看相葉的妹妹下車,他也打開了車門。

 

相葉也下了車,替妹妹拿好行李,但櫻井翔注意到了,相葉的車子並沒有要熄火的跡象,所以他開口:「你不進去?」

 

相葉對他點點頭:「不了,我想他們暫時不想看見我。」相葉轉向妹妹的方向,拍了拍她的頭,寵溺的笑著:「趕快進去吧,順便替我好好請櫻井君吃一頓好料的。」

 

「哥,你就不要再鬧彆扭了,都吵這麼久了還不合好……」

 

相葉沒有回答,只是一抹的苦笑揚在嘴角,櫻井是局外人當然不方便說什麼,他只好摸摸鼻子,把拿出來的行李又放回車裡,不過這次是放在後座上頭,而他自己則開了副駕的車門。

 

「櫻井君?」

 

「既然傳錯簡訊是相葉雅紀,我想應該是相葉君要請客吧。」櫻井理所當然的解釋:「我也沒道理去你家白吃白喝,反正你沒要進去,我就更沒理由打擾,如果可以的話我反而希望相葉君能先帶我去飯店Check In,省得我晚上沒地方可睡。」

 

這也是實話,雖然他不是沒有家、但礙於身上的公事在身,也不好意思回去吵家人,相葉想了想好像也對,已經害別人收到一封莫名奇妙的簡訊了,又讓對方跟著回家還不能好好吃一頓飯,萬一真的沒地方可以住,那就欠更多了。

 

相葉完全沒注意到,不過是封簡訊、吃頓飯應該就可以結束這場美麗的意外,因為櫻井的胡扯倒是延續了不少時間,現在,他就不曉得為什麼陪櫻井確認好飯店空房之後,就被他拎到飯店的高級餐廳中吃飯。

 

「我為什麼要陪你吃飯?」相葉問,不過手還是沒停下來,難得吃到好吃的料理,相葉顯然樂在其中居多。

 

「因為你載我到飯店啊,這是謝禮。」櫻井再度發揮胡扯的拿手好戲,誰會請一個剛認識不到二十四小時的人吃一頓要價上萬的飯當謝禮?他搭計程車都比這餐便宜上十分之一不到。

 

「哦哦、原來載到好人也是有好處的嘛。」相葉露出傻傻的笑容,完全沒發現櫻井的真實想法──:「對了,一直叫你櫻井君的好奇怪,叫你小翔怎麼樣?」

 

「小翔?」這種把他年齡降低快十歲的叫法倒是頭次聽見:「可以,那我要叫你什麼,雅紀?」

 

相葉的手突然停了下來,從食物裡慢慢把頭抬起來,目光裡盡是些櫻井讀不出來的複雜情緒,在一陣不算短對望的時間後,櫻井以為相葉幾乎會哭出來,但他只是忍住,讓眼水在眼眶裡停住:「好啊。」

 

「……你父母也是這樣叫你的?」他猜測,相葉這個人雖然看起來很大剌剌,但心思也許意外稹密也說不定,而相葉的反應也如他所預期的:「你跟父母處得不好嗎?但你妹剛剛說你還會把工作的薪水拿回家,所以是你單方面離家……吧?」

 

抿了抿嘴,好像一切都被櫻井看穿似的不太甘心,可是相葉本來就不會隱藏什麼心事,放下手邊的刀叉:「嗯,誰叫我不是個孝順的好兒子,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過於低落的口吻和苦澀的微笑,櫻井覺得胸口有某樣東西緊揪成一團,讓他疼得有些笑不太出來:「對於孝順的定義,你覺得應該是什麼呢?」他也放下手裡的刀叉,用一旁的紙巾擦拭嘴角的污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可能只有三十天是在日本,而其中的四天才能回家跟我父母相聚,不過我是因為工作,想要給他們好的生活、無憂無慮的,你覺得我這樣算不孝嗎?」

 

相葉思考了一會兒,他搖搖頭:「但你是愛你家人的。」

 

「那你愛你的家人嗎?」櫻井認真的望進相葉眼底,他的問題切入重點,而且直擊在相葉的心中,他微笑,因為看見相葉的眼眶裡終於抑出了淚水。

 

「我很愛…、很愛他們,就算不能一直在身邊,也很愛他們……」幸好選了一個比較角落的位置,相葉忍住不哭的情緒卻因為一個問句而宣告失敗,他還是很努力不想要讓淚水直直地掉,但不曉得為什麼,每一次抬水一抹,倒是掉了更多。

 

櫻井簡直沒想過有人能哭得這麼厲害,他只是想起個頭,沒想到收不了尾,眼看身邊的人都紛紛投射異樣的目光,櫻井索性站了起來走到相葉身邊,大手撫上相葉的後腦杓,將他的哭聲壓在自己的腹部上。

 

他緊緊擁抱,不想讓任何看見相葉的哭泣,那張泫然欲泣的漂亮臉蛋,他自私的想要收藏而不想要和任何人分享:「哭吧,沒有人會笑你的,我保證。」所以,請不要忍耐,老實地做自己就可以了。

 

涰泣的聲音有點難受,揪成一團的胸口不知不覺似乎少了些捉弄的意味,好不容易等到相葉平靜下來了,才想到自己和櫻井的關係其實沒有這麼熟稔,雙手微微使了點力氣,櫻井一離開才發現人群散了不少,臉上寫滿不好意思,低著頭。

 

「不要在意,東西都冷了,我重新幫你叫一份吧。」

 

「啊、不用了不用了!還是很好吃啊,所以真的不用了……」相葉還沒得及阻止,只見櫻井一個招手就來了好幾名服務生,替他將冷掉的菜餚通通打包收走不說,還真的重新送上一份熱騰騰的西餐餐點:「真的……很謝謝你。」

 

「不客氣。」

 

等到相葉吃飽喝足了,餐廳人員還特意送上外帶的甜點要讓相葉帶走,拗不過店員們的熱情,相葉還是決定帶回家當晚餐宵夜,一路都覺得對櫻井有些不好意思,搭電梯的時候有其他人在可能還好,剩下兩個人總是覺得有點小尷尬。

 

雖然他愛哭不是第一天形成的,但沒想過會讓櫻井翔看見就是了。在心底默默自我檢討,也用眼角瞄了瞄那個像是什麼也沒看見,什麼都沒發生的櫻井,他抬頭看著電梯的數字慢慢往下降,沒有注意到相葉的目光。

 

有稜角的臉形,有健壯的身材,有修長的雙手,還有頸子上微微突出的青筋,啊……這男人其實長得非常俊悄呢。相葉暗罵自己的粗心,現在才發現站在自己身旁是多麼突出的好男人,當心中讚嘆快要脫口而出的時候,櫻井的視線突然對上自己的。

 

「呃、那個……」相葉結巴的想要解釋自己真的沒有偷看一事,只見櫻井可愛的笑了笑:「你幹麼老是笑啊,我的臉有長得很好笑嗎?」

 

「是沒有很好笑,但很有趣。」櫻井雙手插進口袋,思考著接下來的話要怎麼說才不會失禮,不過看見對方紅通通的雙眼像隻可愛的小兔子,他可怎麼樣也不想就這樣結束與相葉的相會時光啊:「我接下來有幾天的假期,想要到處去玩玩走走,不過一個人玩實在太無趣了,你有沒有時間陪我到處看看?」

 

「我?」

 

「對,反正我回家待不了幾個鐘頭,所以乾脆就不要回家好了。」

 

「那、那你怎麼不找你的朋友?」

 

「因為我對你比較有興趣。」

 

「……嗄?」踏出電梯大門,相葉緊跟在櫻井的身後,雖然說他真的搞不太清楚眼前的人到底是在整他,還是在唬他的,不過當櫻井刷開房門的時候,相葉才發現這不是一樓出口而是櫻井的房間,抱著滿頭問號,他也跟著進去還隨意找位置坐了下來:「小翔,你說對什麼有興趣?」

 

「你啊,你沒聽錯。」

 

「我哪裡有趣。」只是很愛哭───抱怨到一半,思緒突然陷了一陣空白,一種柔軟的觸感突然貼上自己的唇,他睜著眼,看見櫻井的雙眸,半睜半閉的眼底透出難以形容的深情情懷,相葉伸手想要輕推,卻反被櫻井緊緊抓住。

 

貼覆的唇沒有很久,櫻井微微離開,看著滿臉通紅的相葉:「我猜這是你無法孝順父母的真正理由?」

 

沒有回答,不過櫻井知道這代表默認的意思,也不曉得算是疼惜,還是他也懂得這份心情,大手繞過相葉的肩頸,將對方的頭深壓在肩頭上,將頭輕輕靠了上去,大概能夠理解想孝順卻又無法達成的痛苦。

 

他是過來人,也跟家裡爭執很久,最後選擇隨身翻譯人員、才總算是打破一點僵局,父母總認為只要他多出去看看,就會發現美好的女人,也許就能改變櫻井的性向,不過櫻井在外工作多年了,沒有好消息、卻也沒什麼壞消息。

 

時間拖久了,父母也不再提起,櫻井也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所以意外能夠了解相葉的苦楚,他拍拍對方的頭,起身倒了杯茶,將話題繞回原來的位置:「我們一起旅行吧,怎麼樣?」

 

 

 

 

發信人:不明。

發信主題:對不起

發信內容: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睡過頭所以遲到的,你在原地等我千~~~~~~萬不要亂跑不然我又要挨罵了,你真的不能亂動不要亂走亂看,也不要跟陌生的人走哦!我立刻就到真的立刻,再等十五分鐘就好了   相葉雅紀。

 

同樣的機場、同樣戴著名牌墨鏡,櫻井拖著行李箱邊走邊打開手機的簡訊,在移動到這頁面的同時,指尖和腳步也停了下來,嘴角邊盡是止不住的笑意,不曉得該不該放聲大笑,只是現在看來這訊息還真是牽起他們兩兒的緣分了。

 

「小翔!等我啦等我──」從後頭追上的相葉雅紀拼命揮著手,拖著幾年前櫻井替他挑選的黑色行李箱,氣喘噓噓的跑到櫻井身旁:「喏喏、這個!」把手上的提袋移到櫻井的掌心裡:「怎麼可以忘記拿土產,我妹會生氣哦。」

 

「抱歉抱歉,一時忘記了。」櫻井摘下臉上的墨鏡,與幾年前相比已經少一份稚氣、多一份成熟的面孔,露出情人式的甜蜜笑容,在接過土產的同時,也接過相葉手中的那份:「我正好看到這封簡訊,好懷念吶。」

 

「什麼簡訊?……你怎麼還留著啊!都幾年前的事情了…,很丟人耶,快點刪掉啦。」伸手要搶過簡訊的相葉身子一斜,身體不經易擦過櫻井的手臂,差點重心不穩的跌倒之際,櫻井兩手一攬,正巧抱個滿懷。

 

「這裡太熱情可能不太好哦,雅紀。」

 

「你你你、明明就是你故意的!快點放開啦,等一下被爸媽看到怎麼辦啦。」

 

趕緊從懷裡掙脫沒多久就看見一對夫婦從車上下來,相葉開心的露出燦爛笑顏,相葉的妹妹則是挺個大肚子和自己的丈夫前來迎接,兩方人馬再度碰,和之前的陌生感全然不同,她笑著:「從櫻井君變成了櫻井哥,緣份真的很奇妙吶。」

 

「是啊。」櫻井充滿笑容的臉拿出土產:「爸媽,這是禮物。」

 

將土產交到對方手裡,櫻井自然地環上相葉腰際,雖然得來一個眼神的抗議,不過父母親倒沒說什麼也就宣告放棄抵抗,兩個人一同旅行至今,雖然也經過不少風風雨雨,但因為櫻井實在太過優秀,根本無從挑剔,就連職業收入也足夠讓父母輒服,實在找不到理由能夠反對。

 

本來還以為櫻井的父母會反對的比較強烈,更沒想到因為櫻井一出國就是幾百天的職業,竟然讓兩老看見櫻井將相葉帶回去的時候,什麼反對的話也說不出口,只要求櫻井能夠多留在家一點時間,其餘的他們都不強求。

 

該說是相葉的運氣好,還是雙方家長都真的不在意,兩方的妹妹在一年都紛紛嫁人,生了兩個孩子,正巧也能傳宗接代,櫻井就更能順理成章的與相葉交往,雖然在日本還不能大大方方,但因為工作也常跑國外,其實恩愛什麼的早就成為習慣改不掉了。

 

回到兩個人下塌的飯店,相葉才剛進門就被後頭的人拉到沙發上頭坐下:「又要幹麼?」

 

「懷念一下啊。」櫻井的話題從機場到現在一直被打斷,難得得到兩人世界的時間,怎麼能不提起來調侃調侃。

 

「又要懷念什麼?」

 

「嗯……比如說你第一次在我面前哭。」還害他當眾就抱住相葉雅紀,胸口第一次痛到快要無法呼吸,櫻井漸漸挨近相葉的臉,那溫熱的呼吸直接撲進相葉的肌膚裡,他疼惜的撫上相葉的臉:「比如說,……」

 

「我們第一次接吻……」接長了音量,消失在櫻井貼上的吻裡,相葉沒有推拒,雙手逐漸攀上櫻井的雙肩,這次的吻似乎沒有這麼簡單就能結束,於是他緩緩向後倒下:「翔、」

 

「嗯?」

 

君と 出えて 良かった。

 

 

 

 

 

 

*這賀文真是趕死我,要先從天狼星的番外爬起來才能寫真不是件簡單的事。

每每寫文都會放不同的感情,晴雪最近放的感情除了中上以外沒別的,突然要寫櫻相的情感,我多怕我寫一寫,天真地相葉就變成任性的上田女王(淚)

幸好是工作辭職告了一個小段落才有時間趕賀文。

MA、算是久違的新文,就送給芯芙當生日賀文囉。

附註:寫賀文真的不拿手,它好短、我看了好不習慣呀XD

 

以上,誕生日おめでとお。

晴雪 よ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kyelf0603
  • 晴雪我來了(笑)

    這篇好甜唷~
    邊看我的嘴角都不自覺上揚>///<
    雖然中間涉及一段...嗯...
    應該是很多同性戀情侶都會歷經的過程,
    可是結果至少是完美的。

    傳錯簡訊這種事啊~
    果然是雅紀會做的呢(笑)
    可是也只有雅紀做出這種事,
    才顯得特別自然唷^///^
    能傳錯簡訊給翔君也算是得到另一段幸福吧!

    最後,我也來祝芯芙生日快樂~(傻笑)
    晴雪加油~轉轉很喜歡看妳的文唷:)
  • 歡迎歡迎(撲)

    嗯嗯。
    雖然同性之間會遇到的困難的確不太相同,不過父母那關始終難過。
    但可惜礙於短篇字數不能多加描繪。
    因為我不能寫BE,所以就不用擔心會踩到悲雷啦。

    傳錯簡訊這事一套用在相葉身上,好像變得很理所當然似的。
    不過也多虧這種迷糊個性,不過這文要怎麼成立呢。

    那麼,我也要請轉轉妳繼續指教囉(心)

    晴雪 於 2011/01/08 22:19 回覆

  • 阿猴
  • 哦哦哦哦
    這種相遇真是不錯哪
    很有愛拔醬的風格XDDD
    傳錯簡訊我也常做囧

    兩人的相遇方式有夠可愛的
    翔君馬上就對愛拔醬出手還真是難得(人家就是要寫短篇咩)
    果然看到愛拔醬的眼淚就不行啦~~
    愛拔醬是櫻井剋星嗎XD

    芯芙寫給晴雪的生日賀文我也有看喔(標題相會跟遇見感覺很像XD)
    兩位寫賀文都超GOOOOOOD!
    能看到新文真是太棒哩~~
    一年多生日幾次好了(說啥鬼話)
  • 是啊。
    晴雪也曾經真的收到奇怪的媚兒哦。
    如果對方是個和櫻井翔一樣的帥哥就好了←作夢。

    這短篇如果不馬上出手可能會變長篇。
    晴雪最近被逼這麼緊實在想要好好放鬆耶……
    長篇的櫻相請等烏鴉之後吧XDD

    標題都想強調,其實能夠遇見對方真的很幸福。
    當然,和妳也是哦(大心)

    晴雪 於 2011/01/08 22:16 回覆

  • +儀
  • 芯芙生日快樂,
    托您的福也跟著能看到呀TAT


    "不能和陌生人亂走"
    雅紀你妹妹可是靠自己去出國留學的,
    你才不能和陌生人亂走XD


    櫻 井 翔
    你這是初次見面就勾撘調戲良家婦男了是吧
    雅紀你真的不能隨便和陌生人走呀


    不過不過...
    能夠相遇真是太好了
    >///<
  • 沒錯沒錯。
    調戲良家婦男就算了,第一次見面就把人拐跑妳說是不是惡質。
    但還偏偏讓他拐到一個好男人,所以只能欽佩櫻井翔的眼光真的很好←按讚。

    MAMA。
    緣份這東西就是這麼奇妙,能夠相遇真的很幸福呢。

    晴雪 於 2011/01/08 22:14 回覆

  • lili
  • (我是老王~)
    好甜好甜好甜~
    好久沒有看到櫻相文了,今天真的是託芯芙的福
    看到這麼甜的櫻相
    兩人的相遇是這麼自然
    彷彿一切都是理所當然會發生的事~
    真好~
  • 好久不見>////<
    妳也消失挺久的,我不更文好像一堆人都潛水去了。

    真的是託了芯芙的福,我也看了不少好的櫻相文呢。
    的確是自然,所以才能打成短篇與大家見面。
    能夠覺得甜蜜蜜就好了呢(笑)

    晴雪 於 2011/01/08 22:12 回覆

  • peper
  • 看了兩次,心情好好^_____^
    喜歡西裝筆挺髮型微翹的口譯先生 (這打扮換成松潤好像也可以XD)
    喜歡一身輕便滿頭大汗的孝順哥哥(四季都不怕冷的雅紀同學)
    喜歡相葉妹妹過長的手機網址→這就是緣分阿>///<

    給雅紀,妹妹長大了,不會跟陌生人亂跑,
    我怎麼看都覺得,好像你才是那個跟陌生人走的笨哥哥耶XD

    好甜的櫻相,我愛ARASHI~~~~(趁亂告白>///<)
  • 真的很喜歡這篇呢XD
    不過我同意妳說的,哥哥跟妹妹相比,相葉比較容易被人帶走沒錯呢。
    所以小翔真是一勾就上釣了。

    請不要趁亂告白,我也很愛Arashi>///<

    晴雪 於 2011/01/08 22: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