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試閱文,無購買本本意願請別隨意點入哦(笑)

 

 

電話的鈴聲在清晨時分從未間斷過,好不容易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講悄悄話的細碎聲音,沉重的眼皮緩緩打開,身旁的空位還留有溫暖的體溫,被掀開的棉被覆在自己的下半身,山下翻過身子,替自己從地上拿起散亂的牛仔褲,裸著上半身緩緩走到客廳。

 

站在電話旁的男人沒有多看山下一眼,右手緊握的話筒都泛出了白,左手也顫抖的扶上話筒,這才能夠好好將話筒掛回原位,就像一切都結束般抽光了全身所有的力氣,他跌坐在身後的酒紅色皮質上沙上。

 

山下無聲的走上前,一手環上男人的肩膀、另一手環上男人的腰際,將對方鎖在懷裡,獵取對方身上的香氣:「一早是誰的電話?」

 

「律師事務所……。」被擁抱在懷裡的男子緩緩轉過頭,看身後的山下露出孩子般撒嬌的微笑,原本沉重的氣氛似乎一掃而空,看似。

 

「是嗎。」輕輕在嘴角邊一吻:「結果呢?」

 

一雙很漂亮的單眼皮透露出點點無奈:「……簽字了,晴子她同意離婚。」

 

看見男人眼底一掃而過的不捨,山下走到他的面前,動作輕柔的牽起擺放在兩旁的雙手,眨著那雙永遠都在閃爍光芒的眼眸:「如果想反悔,現在還來得及。」

 

也許是該反悔的,被山下緊握的男子將山下的手和自己的牽到嘴角邊,宛如在祈求似的閉上雙眼,在下一秒讓溢出的淚水取代了他真正的答案──他不後悔,只是遲來的事實、有點心酸。

 

 

 

 

 

三年前的冬天,山下站在畢業的學校門口佇在那裡就像木頭一樣動也不動,臉上淌著的是不知名透明液體,拿著剛剛從老師手裡發回來的畢業證書,不顧身旁的學弟妹們一一投射擔憂的眼光,山下僅僅只是站在校門口,和過去的自己說再見。

 

山下智久,全校唯一一個在還沒畢業前就已確定能提早畢業的優等生,就讀大學一共四年,他只花了三年的時間就把學分全數拿到手,不只在學生間出名,在師長之間也是數一數二的資優生,加上天生的美麗臉蛋,逐漸練出來的身型肌肉,就連在體育班中也獲得青睞而受邀成學校籃球選手的代表。

 

堪稱完美的山下智久,只有師長們才知道,山下的出生並不單純。他擁有一個很富有的家庭、父親不曉得是哪個企業界的大亨、身價高達數億,母親是演藝圈的大前輩,在模特兒界是赫赫有名的明星,不過男與女之間相差二十六歲。

 

山下從小是由褓母帶大的,他隱隱約約知道自己的雙親沒有辦法同時間出現,更沒辦法帶他出去一塊兒出遊,從小就以為是自己做得不夠好,所以雙親才不喜歡他,於是他更加努力用功念書,早熟的心態一直到國中才發現,他的雙親不是不要他、而是無法要他。

 

於是他親自寫信給雙親,希望父親能供養他念書到大學畢業、希望母親能供養他到大學以前的生活費用,只要大學一畢業便可以立即斷決親子關係,寄出去的信很快就有了回復,伴隨信件回來的是兩本寫上他名字的存款簿。

 

只是山下的雙親並不知道,山下從國中畢業之後就沒有動用過雙親每個月匯過來的金錢,他只是一筆又一筆的存起來,然後在升上大學之後用一年的空白時間思考他能做些什麼、又應該可以做些什麼,就是在大學,這個人生重要的歷程中,他認識了這一輩子最重要的死黨。

 

「山-下-智-久-。」爽朗的叫聲和好動的身影在聽見叫聲的同時已經奔跑到自己的身邊,和山下擁有差不多的身高與髮型,染上深褐色的髮絲在耳邊飄散:「恭喜你順利畢業──這是我和小山送你的禮物哦!拆開看看吧。」

 

「斗真……我不是叫你別和小慶破費嗎。」臉上降下三條線,山下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一臉我明明千交待萬叮嚀的狠瞪著眼前與自己同樣歲數的男子,名叫生田斗真。

 

「小山堅持要送你的嘛……而且這個又不貴,我跟他一起挑的,兩個人分攤之後真的沒有多少錢啦!」生田硬是將禮物塞到山下的手裡,今天是山下提前畢業的日子,身為大學重要死黨怎麼可以不來慶祝,眼巴巴望著山下在眼前拆開禮物,可惜山下是一點動作也沒有,只是東張西望了好一會兒:「別找了啦!你畢業、小山還再水深火熱之中咧。」

 

「補考……還沒結束嗎?」

 

「還沒,你也知道小山的腦袋又沒你跟我的好,要花一點時間、痛耶──」指著山下手裡拿的畢業證書外頭那層黑色硬殼,他話都還沒說完就被山下狠狠往頭上敲了下去,生田只好撫著剛剛被揍的地方,一臉無辜:「哎唷……小山的未婚妻在陪他啊,又不差我們兩個。」

 

山下一愣,不到三秒的傻愣,沒有讓生田發現的錯愕隨即又恢復笑容:「晴子也來了啊。」

 

「嗯,雖然是不同系的還不常往我們商業系跑,還不都是為了小山嘛。」生田邊走邊拉著山下也一起走,兩個人走在校園中寬闊的柏油道路上頭,不少人看見山下都紛紛說了句恭喜,而山下也邊和生田走著,邊謝著旁邊的路人。

 

有的他還真的不認識,不過還是盡責的揮揮手、點點頭表示謝意,直到一個熟悉的人影,伸出纖細的手臂對他們兩個人晃了晃,山下和生田開始提起腳步往那女孩的方向跑去:「還沒考完啊,晴子。」

 

「還沒呢…、可能是想撐到最後一刻的作答時間吧。」晴子是個有點可愛系的女孩子,比山下還小一屆,是就讀經濟系的學生,同時也是小山剛滿二十歲就成為他未婚妻的人。

 

晴子家很富有,小山家也是。據說是雙方家長早在很久以前就訂的婚約,只是一直苦苦隱瞞孩子直到二十歲生日的那年才跟他們說,本來晴子就知道小山的存在,自然也不怎麼反對,而小山嘛──……

 

唰的一聲,教室門板被拉開,山下原本想笑著吐槽那刻,看見晴子已經奔跑上前,抓住小山的雙臂:「怎麼樣、怎麼樣?會不會過啊?」

 

「應、應該會吧,晴子妳怎麼會來……啊、智久!今天提早畢業了吧,借我看看,畢業證書。」朝向山下伸出手的,是個頭細略比他高一些、身材約略比他瘦一些、眼睛比山下小很多的男孩,臉上掛上和山下截然不同的青澀笑容,單純的反應讓山下哭笑不得。

 

把畢業證書遞了出去:「幹麼要跟我借去看,你明年也會有啊。」

 

「我連普通的期中考都要補考了……能夠順利畢業我也沒把握……哇、真的是畢業證書耶。」小山驕傲的把畢業證書拿起來,真不曉得那張證書上寫的是山下智久、還是小山慶一郎了。

 

「對了,反正明天開始山下也沒事、叫這傢伙當你的家教,幫你補習吧?」生田在旁邊隨意附和,小山則是一臉發冏,晴子則是瞪大雙眼。

 

山下還是維持一派悠閒的態度,扯開笑容:「也可以。」

 

當下得來小山一個熱切的擁抱、屬於小山慶一郎的擁抱在答應的那一秒同時間撲了上來,山下沒有辦法回覆這個擁抱,因為晴子就站在身後替小山鼓手叫好,也許這樣就可以讓小山更能順利畢業,拿到畢業證書、小山就準備出國遊學,然後,和晴子結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