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試閱文,無購買本本意願請別隨意點入哦(笑)

 

 

「基本的會計表你沒背好,難怪後面會錯成排。」山下看看小山歷年來的考卷錯誤,還真是不得不懷疑小山慶一郎到底選什麼科系在念,明明是商業中最基本的科目卻老是得不到圈圈,正解離小山的答案紙好像還有很長的一段路。

 

「智久你真的很糟糕,不要一看到考卷就先急著吐槽我啊……」小山有種說不出口的委屈感,隔天開始山下真的照他們死黨提議的來當他家教,不過才翻開課本不到一分鐘就狠狠被擊中傷口。

 

山下輕輕地笑了,從背包裡拿出紙和筆,蓋在課本的練習題上頭:「我寫一遍給你看,這裡應該是負資產,所以要先特別圈起來避免你忘記……」

 

山下講解得很認真、小山也是聽得很認真,兩個人在難得的假日裡都耗在小山家的客廳沙發上頭,就連管家站在一邊想要送上茶水也無法插口,因為實在太難得看見小山如此認真埋頭苦讀,要是小山父親親眼看見應該會感動到無法開口說話吧。

 

看見管家站在一邊,山下看著對方手裡拿著點心和飲料,這才伸手將小山手裡的筆給壓了下來:「先休息一下,吃完東西我們再繼續。」

 

「喔、好啊!」

 

「少爺,這是您最喜歡的布丁。」管家見到空隙便二話不說湊了上去,給山下同樣一份布丁和冰涼的飲料:「還有,晴子小姐剛剛有打電話來找您。」

 

「晴子嗎?等我讀完書再回她電話。」

 

管家笑笑的拉拉嘴角邊長出的捲捲鬍子點頭表示明白,接著又退出了客廳大門留下山下和小山兩個人在富麗堂皇的室內吃著……布丁。

 

「你還是先回晴子電話吧?畢竟人家可是你的未婚妻,要對人家溫柔一點。」

 

「別擔心,我又不是不回她電話,而且這時間她應該在上課啊。」小山理所當然的回答,看見山下悠然自得的模樣真是好生羡慕,山下向來都給人一種自由、無拘無束的感覺,現在又提前畢業,但也不見山下在準備考研究所的功課,小山傾身朝坐在一旁的山下露出困惑的目光。

 

「……我不能吃布丁嗎?」不太確定小山在看的是布丁還是自己,山下先把布丁拿遠一點。

 

「不是!我突然想到,智久你呢?現在在這裡當我的家教,那你之後要幹麼,工作?考試?哪一個?」

 

「哪一個啊……」咬著跟布丁一塊兒送上來的湯匙:「我還沒想這麼遠,順其自然吧。」

 

「我是知道智久你的生活費大概沒什麼問題,但要是每天都只陪我念書,一定會很煩吧……」小山隨意翻動桌上散亂的課本:「何況這些東西你早就會了……又不能達到複習的效果。」

 

「我是有在工作的。」

 

「咦?」

 

「不過我的工作時間大部份都是晚班,所以白天就幫你補作業,你不用太擔心我,我自己有打算的。」

 

喝了一口冷飲,山下笑瞇瞇的望著錯愕的小山,那是他第一次聽見山下有在工作的事情:「斗真、……他知道你在工作嗎?」

 

「我還沒時間跟他說,所以你算是第一個知道的吧?」

 

「啊、是嗎,原來是這樣啊。」小山像是鬆了一口氣,心底剛剛一度浮上的陰霾感受在瞬間一掃而空,雖然不太明白正確的原因是什麼,不過一想到他是頭一個知道山下秘密的人,就有種莫名優越感。

 

「嗯……」

 

小山的確很單純,所以只要得到滿意的答案就絕對不會繼續往下問,山下也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能夠說出口,自己正在做的這份工作性質,要是說出來,會把眼前的小山給嚇死,說不定還會反問自己:那是什麼樣的工作?

 

於是,小山和山下一直維持著家教與學生的好友兼死黨關係,山下對小山的態度一直沒有改變過,他從來也沒有想過要改變,直到大學四年級,上學期的期末考小山以極高的分數通過考試,大家決定替他好好慶祝的那晚,山下才發覺這份心情,早已無法抑止。

 

「欸欸,小山醉成這樣要怎麼送晴子回家啊?」生田指著眼前早就趴在桌上不醒人事的小山,還趁機戳了好幾下也沒半點反應,看看晴子也是一臉無奈:「我看妳還是請妳家司機來吧,把小山一起載回家好了。」

 

「嗯,那我打電話好了。」

 

「噁……好想吐、噁───」小山一個起身就是摀住嘴巴,坐在身邊的山下眼明手快遞了溼紙巾,才剛握在手裡就急著把小山從座位上拉起來。

 

「我帶他去廁所。」

 

「快去吧、不然等等在車上吐就糟了。」生田雙手一擺就把山下和小山同時送走,兩個人在店裡搖搖晃晃走路,雖然在酒吧裡隨處可見這種情景,但山下還是同一遭看見小山喝得如此爛醉。

 

一個搖晃,小山的肩膀與來往的男子擦到,對方停下腳步,那雙眼在夜光裡透出的兇狠就連山下也不禁打了個冷顫:「小子,剛剛是你撞到我的嗎?」

 

「先生,抱歉,我朋友他喝醉了──」

 

「現在的年輕小子還真不能喝、想喝是吧?多喝一點,大哥請啊!」兇狠的男子隨手抄起別桌的酒瓶,一把想要拉過小山的衣領,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小山只是微微張開雙眼,就看見那酒瓶直接被山下握住。

 

「先生,我說了我的朋友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們是有意的……不然,你直接灌了這瓶,算我的、怎麼樣?」

 

遲疑了一會兒,山下拿過酒瓶,二話不說就將瓶口對準了嘴直接倒入,刺鼻的酒味立刻四溢,就連原本醉到不醒人事的小山也不禁清醒,定神一看才發現山下拿過來的酒明明就是酒精濃度高達近百分之九十的烈酒。

 

只見山下的喉結跟著被灌入的酒上下運作,沒一會兒的功夫也不見山下大氣喘一口就讓酒瓶見底,只是他仍然保持悠閒的瀟灑態度,將空空如也的酒瓶歸還給對方:「我們可以離開了吧?」

 

「誰……、誰說你可以走!」開始發窘的對方似乎還不打算簡單放過山下和小山,空瓶子高舉起來,小山在身後想大聲呼叫,灼熱的感受卻讓他發不出半點聲音,山下只是站在他眼前,然後挺直了胸口。

 

「先生,再這樣下去丟臉的人可是你哦。」另一個不認識的聲音從旁插入,和小山差不多高的男子先是將酒瓶反握在手裡,另一名男子則是從漆黑中走出,用著一張不輸給女人的狡好面孔,從旁將山下抱個滿懷。

 

「山下君,可是店裡的寶物哦。在升為正職之前不是打好契約不可以讓自己受傷的嗎?」

 

「……上田前輩、相葉前輩?」

 

被稱作上田的男子圈上山下的腰際,狀似親暱地將目光丟到兇狠男子身上:「先生,看在我們的份上,繞過我們的後輩一次吧,嗯?」

 

「你們又是什麼東西!啊!」手臂一個扭轉被扳到了身後,相葉空出的手從口袋裡拿出名片遞上,那男子看了一臉驚恐的急忙道歉,接著就匆忙從眾人面前離開。

 

「唉……這年頭瘋子真多,山下君你沒事吧?」上田鬆開手才發現山下身後的男子早已臉色鐵青,眨了眨眼睛,走到小山的面前:「你是個不誠實的孩子呢。」

 

「……咦?」像是被上田看穿了一切,小山被直訂的那雙眼而無法動彈。在漆黑的世界裡,上田的眼珠子彷彿發著光芒,他的淡淡一笑,引起四週客人的聲聲驚呼。

 

「上田前輩,我先帶我朋友去廁所,今晚真的很謝謝你和相葉前輩。」

 

相葉走上前揮揮手:「快去吧,我看你朋友快不行了。上田,我們也該走了,客人在外面等,等一下遲到又要被找到藉口胡來了。」

 

上田點點頭,在離開之前只是回望了小山一眼,那語帶保留的話和口吻都讓小山無所適從,心底的秘密好像就這樣被人看穿,回神才想起剛剛的處境,從胃底翻騰出的不適感讓他再度反胃,又手摀住了嘴巴,想也沒想就往廁所衝去。

 

山下跟在他的身後,好不容易替他順了呼吸,平常臉上總是只帶著冷靜笑容的山下難得的露出擔憂:「小慶,你真的沒事吧?」

 

「……他們是誰?」

 

「咦?」

 

用力扯了好幾張的衛生紙放在嘴邊,小山臉色顯然不太好看:「那兩個男的,……他們到底是……」

 

碰的一聲,廁所的門板被生田用力推開:「欸!你們剛剛有沒有看到,是Sirius的牛郎本人,相葉雅紀和上田龍也耶!不愧是商業界的紅牌牛郎,真的超正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