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試閱文,無購買本本意願請別隨意點入哦(笑)

 

 

 

後來的小山順利畢業,和晴子、和生田,在領到畢業證書的那一刻,小山最想感謝的人還是山下,後來收到山下的參考書,托那些書的福,考試都能順利猜到題目,所以才這麼順利畢業。

 

「以後斗真你要幹麼?」

 

「不知道,打工賺了些錢,可能到處走走逛逛,你和晴子呢?該不會立刻就要去登記結婚吧!?」

 

被生田這麼一虧,晴子不禁紅了臉:「怎麼可能嘛,對吧,慶?」

 

望著比兩人稍微走在後頭的小山,晴子看見小山以非常驚訝的神情望向校園的門口,生田也注意到了,兩個人同時朝小山正在看的方向望去,這才發現全校的學生都紛紛停下腳步,不得不將視線移到校門口。

 

一名男子染著金褐色的髮絲,一頭捲短髮配上紫色黑邊框墨鏡,腳下踩著綁帶軍靴,時尚的直線條褲子將下半身身型修飾得極為完美,上半身則是簡單的T恤加了件灰色背心。

 

「帥是真的帥,但那是誰啊?」生田根本沒印象以前的畢業生裡面有這麼突出的人,而且那充滿自信的站姿,無論多少人在注目都不為所動。

 

晴子看著小山的反應,不太敢確信,她走到小山的身邊,拉拉衣角:「慶,你怎麼了?」

 

「看人太帥了吧,別看了啦!我們又不認識──」

 

「斗真。」不知不覺,那名受到全校注目的男子已經走到三個人的面前,笑著摘下臉上的墨鏡,揮揮手:「動作慢死了,我站在那邊這麼久幹麼還不走過來?沒看見我嗎?」

 

「…………」生田的嘴巴已經撐到不能再大,晴子也是得用兩手才能把全張開的嘴巴遮起來,食指在山下面前抖啊抖的,就是抖不出半句話。

 

「幹麼,能順利畢業太感動了嗎?」打掉生田的手,山下開玩笑的說道。

 

「山、山下智久!?」

 

「才半年不見,斗真你……、真的忘記我了?」

 

「不不不不是忘記你你你也變太多了吧……」所以講話都結巴了。

 

「真的是山下?你變好帥……」連晴子也覺得自己不認識眼前的昔日好友。

 

山下笑著和生田、晴子打哈哈的同時,視線落在從頭到尾不發一語的小山身上,他走上前,和以往、和記憶中不一樣的笑容,不再充滿神秘,而是活潑的酒窩溢在面頰:「恭喜你順利畢業,今天我請客,一起去喝一杯吧。」

 

「……不去。」小山握緊了肩上的包包,什麼都說好、什麼都可以答應,可是看見山下如此大的轉變,就是一股火的衝上腦門:「我不要去,要去你們自己去就好了。」

 

「為什麼?你們畢業典禮的慶祝會,你怎麼會不想去?」

 

「我就是不想去!」小山繞過山下,踩著憤怒的腳步聲快步離去,生田和晴子一下子看傻了眼都只能愣在原地,只有山下動作迅速的跟上小山的腳步,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每一個人都將目光投射到山下身上,當然連小山也成為眾人的注視目標。

 

「你不要一直跟著我!」

 

「我總能知道理由吧?這麼久不見你就對我發脾氣,我什麼都沒做你到底是怎麼了?」一把拉過小山的手腕,狠狠抓牢的就往某間餐廳走去,推開門對方還來不及說話,山下從胸口拿出名片,對方便畢恭畢敬的彎腰歡迎:「我要一間貴賓室。」

 

「好的,山下先生。」

 

小山見狀巴不得甩開山下的手,誰曉得那不曉得哪來的怪力氣,他越是掙扎,山下的力道就用得越大,服務生立即開給山下一間獨立的用餐包廂,才剛進去就被小山的書包狠狠砸中。

 

「痛!」

 

「消失那麼久、又突然出現,而且還變成這個樣子……你這半年都在幹什麼!」

 

「我在Sirius工作。」山下從懷裡掏出剛剛遞給服務生的名片,黑底的打亮光名片遞到小山的面前:「這半年都在工作,沒有別的。」

 

「我不是指這個!你在哪裡工作又不關我的事……不用跟我說。」撇開頭,小山不願意去看那名片一眼,更不願意從山下手中接過。

 

「那你想知道什麼?」

 

「我不想知道什麼、我只想回家!」

 

「好,那你就離開,我之後有個生意要接,可能好幾年不會回日本了。」山下拉開椅子坐下,看小山停下拉開門板的動作:「這樣也沒關係的話,你就離開吧。」

 

「……你變了。」依舊沒有轉過身子,可是小山的聲音聽起來萬分哀怨,這才注意到小山的不對勁,山下緩緩站起來,將那背對自己的身體慢慢轉過來,小山的眼眶已經紅腫一片。

 

「為什麼要哭?」

 

「智久不一樣了……你不是我認識的山下智久,我認識的山下總是帶著微微的笑容,雖然會和大家開懷大笑,可是不會這樣動作粗魯、又一副牛郎的樣子,染了不良的金髮,還把原來好看的直髮燙捲,我幾乎要不認識你了……」

 

「……。」山下鬆開了手,眼看小山眼淚隨時都要潰堤的模樣,他拉起小山的手,貼伏在他的臉上,說也奇怪,小山沒有掙扎,只是靜靜感受從掌心傳來的溫度:「我沒有變,……面對你,我沒有變,我發誓。」

 

「智久……你為什麼要選擇Sirius?」

 

和記憶裡的一樣,山下露出以往的淺淺笑容,從鼻子裡發出的笑音:「你不要知道比較好。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記得,無論我穿了什麼樣的衣服、染了什麼顏色的頭髮、換了什麼樣的髮型都不用在意,我還是山下智久,你和斗真的好朋友。」

 

「……就算你吊兒啷噹的,我不想認你做朋友都不行?」

 

「當然不行,我們是永遠的朋友。」有些堅持,卻也讓小山笑了開來,這才是他認識的山下,那個永遠只會對他綻開笑容的山下智久。

 

那依舊牽在一起的雙手,小山瞄了一眼,山下這才鬆開:「抱歉,習慣了……」看見小山臉上掃過一陣複雜情緒,山下趕緊改口:「不是生意上的習慣,是前輩們都這樣讓我們聽他們說話,所以久了就……也這樣了。」

 

「前輩……你現在應該也是Sirius中的前輩了吧。」

 

「算是吧、不過比我早進公司的人多的是。」山下拉著小山走到桌子旁坐下:「就在這裡開慶祝大會好了,你有晴子或斗真的手機吧?叫他們過來。」

 

「喔、好。」看小山拿出手機,撥出電話,然後由山下接了過來交待完地點,小山想起自己這半年與山下的失連,還是抵不過那種無法連絡到人的失落感:「名片給我吧。」

 

「……?」

 

「這樣才有你的連絡電話,不然消失那麼久,根本找不到你的人。」

 

「小慶,不能哦。」山下笑著捥拒了小山的手,不過卻從小山的包包裡拿出紙和筆,在空白的地方寫下自己的連絡電話:「這是我的電話。」

 

「你幹麼不直接給我名片就好了?這樣亂寫我很容易弄丟耶。」

 

「因為,只有客人才能拿Sirius的名片。」笑著、卻無疑是在提醒小山,山下智久已經不是那個單純的山下智久了,現在在小山眼前的人,是Sirius的紅牌牛郎,是個專門服侍男人的,牛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eper
  • 喜歡小山討厭山下太帥/戴墨鏡/染髮/燙捲的態度,
    (表示小山希望兩個人的關係可以跟跟過去一樣單純?)
    喜歡山下堅定的把小山抓進VIP室,然後寫自己的電話給他,
    (表示山下不把小山當成客人,而是說不出口的心上人>"<)
    喜歡文章裡面兩個人的互動,
    起初小山找山下→山下人間蒸發;之後山下找小山→小山生氣拒絕。
    (本人的腦內自動補完,表示兩個人都很在意對方阿~~~~廢話)

    然後,不小心看了其他糖果,現在非常懊悔。
    因為,好好看阿~~~~ (但是我還是要乖乖等烏鴉>///<)
  • 我大笑了這個總結。
    他們的互動總是互補到我覺得很有萌點才會寫出來的呀 
    有人可以發現真的很開心呢。
    所以他們真的在意彼此,希望這份心意別拖太久←作者不是妳嗎XD

    至於烏鴉和糖果……
    明明扯不上邊怎麼會想到呢XDD

    晴雪 於 2011/01/16 22:55 回覆

  • 慶將
  • 阿阿阿阿阿阿~~~~~~~~
    好想看好想看(打滾)
    真的太缺乏雙山了B-)
    只有客人才可以拿名片:">
    山下智久阿XDDDDDD
  • 不愧是山p啊…。
    在心底還是分得很清楚,所以我想故事走向大家都知道了吧←並沒有XD

    晴雪 於 2011/01/18 23: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