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此為真紀生日賀文。

如果不滿意、不準退貨←喂XD

 

 

《信號》

 

不是每個問題都有答案──────

 

這是相葉在大學典禮開幕式那天了解的,從小無憂無慮成長的自己,在某次假日的時候牽著自己的小白腳踏車行經路邊公園,看見一個滿是人潮的公園,忍不住將腳踏車放好,腳步朝著公園走去。

 

那是一個從各地集合而來的飾品發表區,不曉得是哪一個牌子主辦的活動,希望能夠發掘具有創造性的藝術家而舉辦的活動,有不少創作者都在這裡集合,展現他們的作品。

 

「只要當天賣出金額最多者,就有機會能夠簽下合作條約……哇,獎金有好多個零耶!」

 

難怪放眼望去每一個攤販上的人都這麼熱情的在招待客人,只要讓自己的作品銷售出去,就有機會得來一個超大飯碗。

 

相葉家雖然不算有錢,但他還稱不上是需要愁吃穿的孩子,反觀那些為了生活而拼命的商人,相葉倒是一派輕鬆自然的游走在每一個攤販之間。

 

然後,在聚集的人潮當中,他發現一個沒有什麼客人的攤販。

 

這麼說好像有點失禮吶……相葉在心中把這莫名的想法給收回腦子,他越過人潮,走過一攤一攤令人感到吵雜的殺價聲,在下一刻,他看見有個小女孩牽著母親的手走進那個沒有人觀賞的攤販。

 

相葉聽見小女孩發出清脆的聲音,拉著媽媽的手。

 

「哥哥,這個適不適合我媽媽?」小女孩天真的抽起一條項鍊,在母親的注視之下墊起腳尖比對比對,既素雅又高貴的設計和母親相比之下的確非常合宜。

 

被叫作哥哥的男子從攤販上站起來,動了動嘴唇,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的他,將項鍊的鎖解開,上半身越過了桌面,替母親掛上了鍊子。

 

「媽媽,真的很適合你哦!」

 

沒有交談,但相葉從母親的臉上看見名為感謝的字眼,下一刻,他看見那名男子伸出手像在比劃些什麼,而那名母親先是一陣驚訝,隨後也比劃了一下。

 

相葉愣了愣,不曉得為什麼轉身離開了那個無語的世界。

 

不會說話、聽不見聲音的世界,好安靜的令他覺得有些可怕,或許是過於未知的空間,讓他無法放膽放前踏出去。

 

「哦、你是說那個市集啊?聽說那邊有不少好東西,都挺便宜的啊,怎麼,沒看到你喜歡的嗎?」

 

隔天一早,玩著板擦的男子張著濃眉大眼盯著坐在位子上討論這件事的相葉,有些無驚打彩的模樣讓他有些意見,轉頭朝最後一個位子上的人看去,對方帶著睡眼惺忪的眼和表情:「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有點……」相葉有點苦惱,卻不是苦惱著如何向自己的朋友們開口說出這件事,他竟然選擇跑開這點也太令人匪怡所思,他明明什麼都沒有做……不,是什麼都做不到。

 

交談這件事本來應該很輕鬆的,只要開口,只要聲帶會振動就好了,相葉把自己心中的困惑說出來,濃眉的松本只是把眉毛挑高了一點:「幹麼啊你,可別看不起不會說話的人,他們可是比我們這些正常人還要堅強許多。」

 

「我哪有看不起啊……!」

 

「他們也是會說話的哦,只是他們的聲音,很安靜。」同班的大野也是這麼說,全班最具有藝術細胞的人都這麼說了,相葉當然沒理由不相信。

 

就那樣轉身離開,應該是件非常失禮的事吧。緊緊抓著書包揹帶,相葉再度來到這個市集,同樣站在離那個攤販不遠的位置,今天的生意似乎比昨天好一點,抱持著應該不會被發現的心態,相葉假裝若無其事的靠近,才發現那桌上擺的飾品精緻的不像手工。

 

看得他眼睛一亮一亮的時候,一張紙板推到他的面前。

 

『看到喜歡的都可以試戴哦。』

 

「哦、謝謝……」反射性的摀住嘴巴,相葉才意識到自己或許又做了件更失禮的事,臉上一陣難堪的紅潮。

 

『請不要在意,我聽得見。』

 

對方是個擁有非常斯文的笑容的男人,瀏海雖然有點長快要蓋住眼皮,但相葉還是能夠從髮絲的縫隙中看見那個男子眼珠子,那種溫暖到心坎中的微笑,讓相葉的心跳微微漏了一拍。

 

「那個……對不起!」沒有思考,相葉即刻送上九十度角的鞠躬道歉,看見對方有些被這舉動嚇到的神情,才趕緊繼續開口解釋:「呃、我昨天站在那邊,有點遠──…本來想要過來的,可是看見你不會說話,覺得好可怕……雖然我就跑走了,你、你不要生氣哦!我只是,只是覺得──」

 

『這種未知的世界,一般人是不會體驗到的。』絹秀的字跡畫過白板,他笑著將這行字攤在相葉的面前,然後笑著擦掉,再寫下:『我有想著,要是你能試著來跟我交談就好了,如果我們能夠成為朋友,你就不會覺得這是未知的世界而感到害怕了吧。』

 

朋友。

 

於是相葉多了另一個世界的朋友,他會在見面的時候大肆說話,從見面的第一秒講到要分開回家的最後一秒,他會笑著與他分享每一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情,他每天、每天都到這個市集來與他見面。

 

交換了名字,相葉有些訝異:「櫻井翔……真的是一個好棒的名字。」

 

『我覺得雅紀的名字也很好聽。』在白板上,寫上雅紀的字跡似乎特別漂亮,讓相葉有些嬌傲的抬起頭微笑。

 

「對吧?我也覺得我的名字很好聽、而且也很好叫哦!每次我媽只要叫我,就能夠立刻回應她,雖然她通常叫我的時候都是我挨罵的時候啦……啊!」

 

從攤販前的朋友變成和櫻井一起坐在攤販後的朋友,相葉口無遮掩的直話直說還是讓他多次想鑽進地洞去避難,總是覺得和櫻井交談的過程太過順利,他幾乎就要忘記對方是個無法開口叫他名字的朋友。

 

『哪一天能夠叫你的名字,就好了……』

 

有點眺望著遠方的櫻井翔,側臉看去的落寞感壓得相葉心頭一陣難受,他其實不在意櫻井能不能叫出他的名字,因為光是看櫻井在白板上寫出他的名字,他就覺得有種莫名的幸福感,好像連最平常的名字,在櫻井的手裡都變得是特別的文字。

 

相葉把筆從櫻井的手裡拿走,在對方驚訝的注視之下,在雅紀兩個字的下方,用力的寫著,一筆一劃,方方正正的:「翔。」

 

櫻井側著頭,露出微微的笑意,相葉則是用指尖比著白板上的字:「你不能叫我也沒關係哦!我叫你,你會回頭就好了。然後只要你回頭,我就會對你微笑!就像現在這樣,嘻──」

 

燦爛的陽光倒映在相葉的臉頰上,天真無邪的令人無法不心動,櫻井抓住相葉的手臂,在對方全心露出微笑的同時傾身吻上。

 

在人潮擁擠的市集裡,有著兩抹微笑重疊的幸福正在漫延。

 

市集的設計展覽似乎要結束了,但相葉和櫻井的攤位依舊沒有多少客人光臨,雖然相葉曾經提過百種建議要櫻井多多推廣自己的作品,不過櫻井總是笑著說他心領但沒有必要,真正喜歡他作品的人,總是會出現的。

 

「翔你真的很不愛強求東西耶,為什麼呢?」

 

『因為強求來的東西如果不是屬於自己的,總有一天也是會離開。』櫻井將筆尖停頓了一會兒,然後繼續低頭寫著:『至我會努力追求,至少不會讓自己後悔。』

 

「那,追求一次勝利不好嗎?」將手托在下巴的位置,相葉真的很喜歡櫻井作品裡帶點堅強的溫柔。

 

櫻井搖搖頭,將寫滿字的白板擦掉,然後再度寫上:『我已經主動追求得到我想要的了。』

 

「哦,是什麼是什麼?」

 

原本打算提筆寫下的動作,櫻井靜止了一會兒,兩頰有些泛紅的像是在努力深呼吸一般,他先是正經的坐在位置上頭,兩眼直視著眼前的相葉雅紀,因為太過認真的眼神讓相葉也不自覺坐正在位置上,然後靜靜的。

 

櫻井單手拍拍自己的胸口,示意要相葉靠近一些,眨著一雙無辜的雙眼,相葉慢慢湊近櫻井的胸口,那股激烈的跳動聲音和自己胸口的幾乎是同樣的快速,瞬間,相葉好像懂了────

 

他慢慢從櫻井的胸口裡抬頭,看見櫻井早就準備好的禮物就懸掛在自己的眼前,那是一個小小的方型禮盒,裡面好像裝著一塊心型透明玻璃,隨著角度的不同會反射出不同的光輝,櫻井輕輕搖動著,將那小小的心,放在相葉的手掌裡。

 

『禮物,……你願意接受嗎?』

 

在相葉快要潰堤的淚水裡,他們的身份從朋友變成了戀人。

 

「咦,交往了嗎?」從相葉的口中聽見這件事的兩位好友都釋出同樣的反應,先是一陣驚訝,然後一陣寂寞,接著三個人相視而笑。

 

像是早就曉得這件事的大野仍舊保持著永遠睡不飽的狀態,他拍拍相葉的肩膀:「很棒呢,找到一個很出色的對象。」

 

「嗯,翔他啊、真的很棒哦!」

 

「那你今天也要去市集吧?我記得結果是今天出來,還不去幫你的戀人加加油嗎?」

 

「要去!我現在就要去了啦!」

 

相葉淘氣的抓著書包就往教室外衝去,留下在教室的松本和大野露出意義深遠的微笑,他們雖然不清楚兩個人怎麼交往的,但至少每天都能看見相葉露出笑容這件事,就替他感到開心,分別收拾自己的書包,松本和大野一前一後的步出教室,將門鎖上。

 

市集的最後一天,櫻井的攤位上什麼也沒有放,他站在桌緣邊不斷看著手錶,直到在人潮中看見相葉的身影,才從眉頭深鎖而漸漸綻開笑容。

 

「對不起對不起,你等很久了吧?」

 

『沒有。』拉過相葉的手,在掌手裡寫著的觸感發癢的令相葉覺得有趣,他倒過頭,讓櫻井繼續手寫著:『你會待到最後吧?』

 

「嗯!當然啊,我會一直在這裡,哪裡都不會去了。」

 

從胸口能隱約感受到一種熱度,讓相葉甜甜的笑了,輕輕將肩膀互相碰觸,互相依靠著,市集的結束時間一到,櫻井先一步被叫到台前,似乎是所有創作者都被叫去交待什麼事情一般,而相葉只是遠遠觀望,替櫻井加油打氣。

 

『就算失敗,我也得到了另一種幸福。』

 

「翔,要加油哦。」

 

太陽西落的黃昏,將頒獎台照射的更加亮麗,一張大型布幕隨著大型卡車來到舞台旁邊,那是一張早就將得獎作品拍攝下來的照片,只要隨著布幕落下,就能知道勝利究竟獎落誰家。

 

啪啪啪。

 

「信號,而你聽見了嗎?」

 

一道渾厚的聲音將相葉從祈禱的世界中拉了回來,他抬頭的瞬間,在布幕上看見了那個掛在自己胸口的作品,透明的心型玻璃中,能夠看七彩的顏色。

 

相葉曾經幻想櫻井的聲音,可能是音痴類的,五音不全,甚至連發音也不標準,因為人總不是完美的──但這瞬間,相葉發覺自己似乎搞錯了,那個站在舞台上的人,發著字正腔圓的音調,而不只如此,那是一種無法令人躲開的聲線。

 

溫柔,又堅強,令人安心的聲音。

 

「設計這個作品的時候,我設想自己是個無法開口說話的人。想著也許發現這個作品的人,會不會將我的聲音想像成這個作品,是七彩的呢?就算聽不見、無法開口溝通,我的聲音也許在無形之間,也會成為一種另類的信號,讓他查覺到我的存在。

 

然後,這個作品現在之所以用這種方式呈現,是因為我已經將唯一的一顆心給了另一個人。他誠實的面對了我無法說話的事實,還是和我當朋友;再從朋友之間的曖昧,聽見了我這一聲唯一能夠不靠嘴巴而傳出去的信號──」

 

櫻井在台上淘淘不絕的解說讓相葉聽得一愣一愣,他微張著口,看著那個人在解說完畢之後將麥克風從嘴邊拿了下來。

 

「雅紀。」

 

很輕,幾乎沒有人能知道櫻井在說什麼、在叫誰的名字,沒有人猜測得出來,這個擁有信號的人究竟是誰,可是相葉知道,他好像聽到那個和胸口一樣散發七彩光芒的聲音,是在叫著自己的名字。

 

當櫻井從台上走下來的時候,相葉依舊站在原地,看著那個一路受到別的創作者鼓掌的櫻井翔走到自己的面前:「……所以,你會說話嗎?」

 

「是,我會說話,而且就跟一般人一樣。」櫻井有些歉意的彎下身子:「你生氣嗎?氣我騙你,還騙你這麼久?」

 

「……。」嘟起嘴巴,是真的很想生氣,雖然是這麼想的,但相葉還是不自覺露出微笑:「翔的聲音和它一樣,很燦爛。」

 

「對不起,我很抱歉自己用這種方式欺騙你,我猜想你大概是看到我和那名婦女對談而誤以為我不會說話,所以就想試看看。」

 

「想試幹麼要找我啊……」

 

「你不知道嗎?我找你作試驗的理由?」

 

將相葉輕輕拉入懷裡,清脆的笑聲揚溢在兩個人的身邊,在人潮擁擠的市集裡,相葉聽見四周響起如雷的掌聲,有些吵雜的聲音當中,從耳朵傳來了一句話。

 

「因為我對逃跑的雅紀,一見鐘情啊。」

 

「噗、你對我的背影一見鐘情幹麼啊?」

 

毫不留情的吐槽之間,相葉完全遺忘櫻井的欺騙設局,他真的也無氣可生,全是因為眼前的男人實在笑得太過無良而且溫柔,那種早就知道結果的神情要他如何反駁也無從反駁,窩在櫻井的胸前,相葉有點洩氣。

 

「雖然你用聲音欺騙我,但至少我現在聽到的信號,是真的。」

 

「嗯,這就是我最想傳達給你的。」

 

緊緊牽住的雙手,沒有人捨得放開過。

 

他們從沒說過我愛你這句話,卻從未錯過我愛你的時間點。

 

不是每個問題都有答案──────

 

因為胸口的信號,就是另一種無形的問題和回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吱
  • 這篇文好棒!!!
    曾經學過手語, 當過聽障奧運的志工, 所以對這篇特別有感觸吧
    (腦中不斷代入翔君清爽溫暖的笑容和寫字時的專注畫面=P )
    而翔君上台的時的那段,讓我不小心哭了...
    你不是不會說話嗎!!(自以為這是悲文)
  • Jean
  • 好喜歡這篇文!!!!
    有種很溫暖的感覺
    小翔上台的那一段讓我覺得很感動
    設計理念的地方也看了好多次
    真的覺得這篇文很棒~~
    請繼續加油喔!!=ˇ=
  • 阿猴
  • 感謝真紀生日阿(生日快樂!!!!)
    讓晴雪終於放新文啦~*灑花*
    我真的以為翔不會說話~還想說黃金海岸裡兩人腳色可以掉過來XDDD
    不過仔細想想翔能聽的見ㄟ
    哪可能不會說話(笑)

    翔君讓愛拔降靠近他胸口那段很棒!!!
    兩人之間的氣氛絕對是又萌又溫暖八(咦)
    不用言語也能傳達出感情和想法讓對方了解
    真美QAQ

    最後讓我給對愛拔降背影(誤)一見鍾情的翔君一個讚><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