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一幕。

「聽說了沒?那個擁有全球上億資產的Again的子公司要招募模特兒耶!」興高采烈的口吻,拿著時尚雜誌,女孩子們看著那二張用A4拼湊的版面,不知道是嘆息還是興奮的跳著:「天啊,我好想去參加喔!」

「妳?想都別想比較好喔。那間公司不論飾品或衣服都超高級的,哪會用妳這種低俗的模特兒,不要做白日夢了啦!還不如找期末考要用的資料,這次要是再不交報告,我們鐵定會被當很慘的啦!!」

「做白日夢也不行喔,我要是去徵選的話沒十分好歹也有八分啊!」

「是三分。」

冷不防地的語氣突然從女孩子們身後冒出頭,紛紛轉頭,發聲的男子戴著佔臉比例快二分一的深色墨鏡,將手中時尚雜誌關上放回原位,短版的黑色皮衣外套、深色牛仔褲加一雙輕便的布鞋,將臉上眼鏡稍微向下推了一點。

「腿一分、身高零分;手指一分,保養零分;肩膀一分,身材零分;臉蛋…零分。」滿意的將分數不知是誇是貶的說出口:「妳朋友給的建議很實在,不要去應徵是對的選擇。」

「你…你憑什麼這樣說我!而且,憑什麼要你來替我打分數,你這個、這個、…變態!」

女孩子的嗓音大得整間書局都聽得見,就算只是路過的人也會停下腳步將目光投射的這名男子的身上,不過從那名男子從容的態度上可見他非但不在乎,反而還輕笑眼前這名女子的無知。

「變態?我看妳不只三分,腦袋得倒扣十分。」趁那名女子還想開口抗議,男子先一步搶先拿過另一本男性時尚雜誌封面,將書本放在自己臉的旁邊,像是對照作用:「看清楚,我才是最有資格替妳打分數的人,花痴。」

所有的人都只能選擇靜默,新一期的男性時尚雜誌訪問的正是Again子公司的兩位董事長,而照片上的其中一人,皮膚較為黝黑、五官較為深遂、臉色較為凝重的,就是Free Time中的負責人,這位負責人,現在,就出現在眼前。

女孩們在雜誌與本人來來回回看了好幾次,聽見對方將雜誌狠狠摔下原位,一付趾高氣昂的走出書局,邊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熟練的播出號碼。

「混帳,誰跟我說在書局可以找到好貨的!遇到花痴罵我變態是哪裡有辦法當模特兒,什麼?我的耐心早就被狗啃了小山慶一郎你現在才知道嗎!!總之我要立刻回公司,就這樣!」

掛上電話也毫不留情的往書局瞪去,還是一大群人傻楞的站在原地更讓他感到不屑,踏出了步鞋走向附近停車格,寶藍色的跑車上頭挾帶著一張停費應繳單,不爽的從擋風板上拿下,真不曉得這年頭的少女是發生什麼事。

「嘖,要應徵前至少連老闆的臉都要記清楚吧!」

揚長而去的寶藍色跑車,油門一踩只得奔馳在大路上頭,摘下了黑色墨鏡連同繳費單一併扔到副駕駛座上,難得出門一趟就要遇到這種衰事,錦戶徹底覺得自己今天的好運歸零,尤其是在遇到那群無知的女學生上頭。

Free Time強調休閒性的飾品設計,這個牌子雖然被政商名流所喜歡,但其價錢也是一般消費者可花得起的,為的就是希望能讓大家都戴上適合自己的物品。舉凡是耳環、項鍊、手環、腳鍊等都是獨一無二的設計,也正因為如此,每季所推出的新品都需要新的模特兒來給予新的風格。

錦戶亮就是這間子公司的總負責人,說他是整間公司的董事長也不為過,年紀輕輕就擁有百名員工,戶頭資金也是千萬上下在跑,跑車更別說是這台高速行的寶藍色,還有三台在家等他一一寵愛。

車子順利駛入公司地下室,在一排平面車位當中以流暢的倒車入庫順利停進其他跑車中,錦戶脫下皮衣掛在手臂上頭,不搭電梯的走往一樓,辦公室的自動門在他踏上感應處的那刻應聲打開,員工們紛紛抬頭。

「錦戶君早。」

「不早了,這個幫我繳一下。」錦戶扔出皮衣,順手將繳費單遞到秘書手中:「小山呢?」

「在隔間後面接待客人。」短髮的秘書將手邊的便利紙拿出來:「總公司那邊請您回報這季新品的製作情況,要幫你播通電話嗎?」

「不用了,早上出去一趟我都要氣死了誰還管他電話。」錦戶正打算走過隔間,想想又後退了幾步:「給我一杯咖啡,我進辦公室回播電話。還有,小山好了請他進辦公室。」

「知道了。」

子公司合併在同個空間,那樣的工作情況不是錦戶要自誇,忙碌的程度就跟工廠沒什麼兩樣,越過了隔間看間在透明玻璃裡談生氣的人影,錦戶走進另一間辦公室隨手就播出電話,靠在辦公桌上頭,還不忘拎起企劃書。

等到轉接之後,對方慵懶的聲音悠悠傳出,錦戶暗自嘆了口氣,要是被人知道總公司的負責人其實是個大懶蟲,這消息賣出去不曉得值多少錢。

「上田龍也,都幾點了還在睡?」

「哪有…我醒了啦…」

「剛剛打來的一定不是你。」錦戶絕對肯定,看小山從玻璃屋裡彎腰恭送客人,錦戶招了手:「欸,模特兒真的沒人選?總公司好歹也有幾百個模特兒,沒半個可以用的嗎?」

「能用的都傳真過去了,還被你跟小山打上好大的紅色叉叉又傳回來耶。」不滿的口吻爬滿了整個話筒,上田順便打了個哈欠,在電話的另一頭翻著雜誌:「要找到符合你們條件的人很不好找耶。」

小山走進了錦戶的辦公室,連帶著剛剛錦戶交待秘書的咖啡也一併端入,有些疲倦的神態全寫在臉上,錦戶索性將話筒的擴音器打開,任由上田在電話的另一端大吵大鬧太難搞,走到門口將秘書叫來又是一杯熱可可送上。

「龍也,這樣的話好難推出新產品。」小山忍不住開口:「沒有模特兒別說電視廣告,連DM都拍不成了。」

「不然你們乾脆去牛郎店找算了。」上田將雜誌關上,終於將近期的雜誌全都閱讀完畢:「不說這個了,雄一會再幫你們挑選模特兒,好的人選會再傳真過去,我要去瞇一下。」

上田想也沒想就掛掉電話,錦戶和小山還來不及說再見就只聽見話筒傳來嘟嘟的聲音,小山在嘴裡笑著,邊將熱可可握在手心底,突然想到夢裡的手,那笑容映在可可當中,是一陣可愛。

錦戶走到小山旁坐了下來,罵走了一個花痴心情不算太好,不過回公司能看見小山的笑容倒是另一種撫慰心情的方式,似乎從以前就注定,錦戶亮很難討厭小山慶一郎。

「笑什麼笑這麼開心?想到哪家小姐了?」

「才不是,小亮想到哪裡去了。」燙嘴的熱可可也沒有錦戶的話來得可怕,小山拿遠了一點省得燙到自己:「我昨天夢到我母親的手,很溫暖的手。」

「喔…阿姨啊。」

「嗯,雖然已經看不見她了──…能在夢中想念她倒也不錯。」小山彎個方向:「對了,小亮你剛剛到底是遇到誰啦?」

「花痴,腦袋負分的花痴。」錦戶的咖啡剛入口,就看見小山皺眉的模樣:「跟阿姨是全然不同的人,世界上找不到跟阿姨一樣溫柔的女人了吧。明明我才是爸爸外面偷生的孩子,卻比我真正的母親還要疼愛我。」

「嗯…。」

錦戶和小山迎接了沉默,兩個人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兩個都從了母姓所以姓氏上有所不同,小山比錦戶大上幾個月的時間,所以就戶籍上來看小山算是大哥,只是等到錦戶滿十八歲那樣就把戶籍給挪出去了。

小山的父親是個很平凡的上班族,明明是個上班族卻要同時養兩個家庭,理所當然會無法負荷,等到事情爆開的那一天,錦戶被他的母親棄養丟在孤兒院,是小山的母親不顧反對將錦戶領回家中,當成是自己親生兒子一樣的撫養長大。

Forever,永遠。是小山為了紀念母親而創立的服裝品牌,和錦戶共同努力、加上上田的公司,三方合作之下創立了這三間遍佈全球的模特兒、飾品、服飾三大公司。其實和上田合作也是個意外,小山的回憶突然停止回溯。

「吶…剛剛龍也是不是說,叫我們去牛郎店找模特兒?」

「那傢伙還沒睡醒,說出來的話能聽嗎?」錦戶不敢置信的睜大眼:「我們的公司去用牛郎當模特兒,這絕對不可能。」

「怎麼不可能呢?」小山充滿信心的笑顏,直直飄向錦戶:「上田不就是了嗎,最佳特例。」

叩。叩。

「抱歉打擾兩位。」秘書輕敲了門,目光直落在小山身上:「小山君,學校來了電話,你現在方便接嗎?好像是有關增田少爺的事…。」

「MASSU?接過來。」

「一號線上。」

小山著急的接起電話,錦戶也湊到一邊偷偷聽著,對方的語氣不緩不急的說出增田情況,小山和錦戶的臉色從一開始擔心,慢慢變化成了無奈,接著交換個眼神之後,擔心的眼神已經全部消失,差點就要流下的冷汗這下子又回到皮膚底層。

「小亮…等下還有模特兒要來面試,我走不開…。」

「知道了,我會去接他回來。」錦戶冷冷的送了一個白眼:「真搞不懂你那弟弟怎麼會…這麼天才。」

「這…大概是遺傳了媽媽吧。」

「阿姨才不會從樓梯上滾下來,最後落得骨頭骨折的下場。」

增田貴久,是小山的母親生下的第二個孩子,也是因為生他的時候難產而辭世,雖然小山一直不願意正視母親是增田害死的事實,不過因為其他親戚的關係,增田這個姓氏就是不準與小山有任何關係而取的。

增田是個無辜的孩子,小山年紀還小卻已經懂得這個事實,一直到最近經濟能力變好了,小山才將這個弟弟給接回家來,錦戶也不討厭增田,因為長期被丟在外頭的孩子還能天真善良的,已經是不可思議的境界了。

當然,小山和錦戶同時的這個弟弟,真的是…單蠢到爆了。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