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七幕。

手越眨眨兩隻大眼睛,包括錦戶、包括小山和山下都一併向目光丟到他的身上,小山和錦戶先是笑出聲音,最後兩個人都趴到了沙發上笑個不停,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手越什麼反應也沒有,只是呆楞的看錦戶。

笑到眼角都飆出淚水了,手越趕緊抽了幾張衛生紙要遞上,卻被錦戶一把抓住手。

「祐也,當模特兒好嗎?」

「沒想到我們都漏掉一塊寶,山下君眼光真好。」小山用手肘推了山下一把:「真是了不起。」

「欸…會痛耶!」

「祐也,回答我。」

面對錦戶的疑問,如果這句話是小山開口的也許他會遲疑,可是如果開口的人是錦戶,手越的選擇便是立刻點頭答應,然後換他在合約書上頭簽下自己的名字,當這動完成的時候,外頭分別響起熱烈的掌聲。

「我立刻跟龍也連絡!他一定會很開心,終於不用在熬夜找模特兒。」

「反正找的人也是中丸那傢伙。」錦戶打開玻璃屋的門,讓手越和山下分別站出去:「各位同仁,這兩位就是這次新品的模特兒,山下智久、手越祐也。」

就像早就應該這樣決定,小山播通了電話終於得到回應,上田在電話的另一端終於宣告電腦和腦子可以休息,也請山下與手越分別到總公司走一趟填寫資料,子公司的企劃書上頭,小山用紅筆輕輕劃掉了模特兒從缺幾個字。

晚上下班之後,小山自願充當山下的司機,山下的行李比小山想像中的還少,一個行李袋就能全數裝進的衣物數量,冰箱床舖一樣也沒帶走,佇留在那房子外頭,山下的捨不得全寫在臉上。

「…怎麼了嗎?」

山下搖頭,將包包揹好:「只是覺得你說的對,我不應該看低自己。」

「嗯。」

山下跟在小山的身後,等到行李丟進小山的行李箱之後,山下一把抽走了小山的車鑰匙,難得有人可以幫忙開車,小山當然不會有想要拒絕的衝動,坐上副駕駛座拉好安全帶,耳邊卻清楚的聽見山下那句。

「再見。」

跟過去的自己說再見,跟這樣間充滿回憶的地方說再見,山下沒有遲疑的踩下油門離開,一路上的沉默誰也沒打破,任由廣播裡的音樂一首接一首的播放,衛星導航系統盡責的標示出小山路的地址要如何的走。

小山沉靜的讓山下有些不習慣,停在十字路口的時候才發現小山已經閉上眼睛…。好細長的一對眼睛,眼睫毛就跟女孩子一樣翹得有曲線,昨天擁抱小山的那刻,才發現他的腰細到驚人,一手就能環抱的寬度。

「……怎麼了嗎?一直在盯著我看。」

「沒有。」

「騙人。」小山細細的笑聲傳出來:「我爸以前也是這樣,都趁我睡覺的時候偷偷看我。」

「欸,你這樣是把我想成你爸了…。我明明還沒到可以當爸爸的年紀耶!」

小山忍不住笑出聲音,指著下一個十字路口:「下個路口左轉。」

「喔。」山下單手架車的姿勢和小山有點類同,同樣習慣將一手放在腿上,不過或許是別人的車子,開起來小心翼翼的感覺:「我不知道你這麼有錢。」

「…錢?」小山重新坐好了身子,稍微挺直了背:「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設計衣服或飾品是我爸媽的夢想,我只是碰巧有可以實現夢想的能力。反過來說,我反而很羨慕山下君,能夠靠自己的力量過活。」

「即便是牛郎?」

「嗯。」

太過直接的回答讓山下難以接話,從小山的眼神看得出來這回答是百分之百的認真,一直到現在總是聊些無謂的話題,有幾次說到了重點,小山或山下都會有意無意的帶過,彼此都在替自己的過去找藉口,不想重新把傷口掏出來審視。

車子停在紅燈路口,小山難得的不用開車看向窗外,晚上時分日本的夜晚還很熱鬧,當他們開離熱鬧的市區,進入較為無人的地帶時候,小山看見一對情侶,互相勾住彼此的手腕,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過馬路。

那或許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能找到心中所愛的人,牽著對方的手一直到老,就算挽著手有些難為情,如果真的眼裡只容得下對方,又何必多在乎別人的眼光。小山笑著正打算分享這樣的心情看向山下,山下的臉色已顯得蒼白。

「……山下君,你身體不舒服嗎?」

「沒…、沒什麼。」

「…那是你認識的人?」小山看著那對情侶,男的很帥、長得一付老實的模樣;女的就不怎麼樣,濃妝艷麗的讓人作噁:「男的嗎?」

「只是以前的客人。」

山下沉下臉不願意再多談什麼,兩個人一同駛進地下室,共同搭乘一部電梯,距離近的只要伸手就會撞在一起,可是小山卻很明白,同時都擁有秘密的人,距離不會拉近。

到達七樓的那刻,手越已經站在門口,像是等待許久的拿出鑰匙放到山下手裡。

「你的手好冰。」
我算錯兩位上來的時間了,沒關係,我有泡熱茶。你要喝嗎?

「不用了,祐也趕快進屋子裡吧,以後要當模特兒就沒辦法這麼輕鬆悠閒了喔。」
我知道,不用擔心我了。兩位請先進屋吧。

手越聽話的看山下和小山同時進房裡,正才安心的將門帶上,轉身就看見錦戶沉著一張臭臉,用力轉著電視搖控器,手越歪著頭坐在錦戶旁邊,專心按著PDA。

吃飯吧,我煮了以前母親常煮給我吃的菜。
「你母親?」

嗯,我母親是個很溫柔的人。來試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原來你母親是個很溫柔的人啊,應該跟你很像吧。」

像嗎…可是我是男生,她是女生耶。
「我是指個性啦。」錦戶挾了一口放進嘴裡,表情露出喜歡:「很好吃!」

我母親雖然很溫柔,可是去世得很早。不過她對我一直都很好,我想我應該是個很幸運的人。有一個很疼愛我的母親,現在又遇到很溫柔的錦戶君你。

手越的PDA畫面一直停留在這裡,錦戶看著這一段也許下一秒就會被手越劃掉的話,不知為何的卻有股暖流從心底慢慢攀升。錦戶不記得母親的模樣,自己本來就是個意外,是不應該存在的意外,母親從來沒有正面看過他一眼,而父親的表情卻總是帶著無奈,然後現在,他的生命終於不再孤單。

「祐也。」

轉過身子還手拿著鍋子和鏟子的姿勢有點好笑,錦戶笑著的把PDA放回桌上,走到廚房站在手越的旁邊,看一道道即將完成的料理,突然有點感謝自己的多管閒事。

「謝謝,有你在真好。」錦戶的頭靠在手越肩膀上頭,沒注意到手越的嘴角露出開心的訊息:「真好,有祐也這樣的弟弟。」

如果說這樣的幸福已經是不被允許的存在,那麼不管什麼樣的身份都可以接受。手越稍微動了動肩膀,錦戶抬頭就看見手越用長筷挾著肉片遞到面前,想也沒想的就張口咬下,比出大拇指說好吃讓手越開心的笑了。

晚餐過後,錦戶總會窩進另一間客房待上快四五個鐘頭,手越就會趁這段時間整理桌面,或是將行程做最後確認,或是輸入錦戶新的行程。如同錦戶所說的,模特兒找到之後一放出消息,下班的前一刻,公司總秘書又遞出一疊資料給手越,密密麻麻的行程不但有日本,法國、義大利、西班牙也全都列入其中。

「祐也。」

手越下意識的抬頭,可是只聽得見錦戶聲音從客房傳來,有些躊躇在原地,手越還是決定向走廊的方向踏出去,在客房外頭輕輕敲著房門。

「祐也,進來。」

手越轉開門把,錦戶拿著一張又一張的設計圖在燈光下來回照射,穿著單薄的淺藍色襯衫,一排扣子全敞開了,就這樣半裸著身軀。手越一下子紅了臉趕緊低頭,就是不知道應該把目光放在哪個地方。

「祐也,過來看看。」錦戶絲毫沒查覺到手越的不對,一個手勁就將他拉到自己身邊:「看看吧,你喜歡哪一個設計?」

攤開在桌上的設計圖有戒指、有手鍊、有項鍊,每一條的設計風格截然不同,可以是很淑女的、可以是很斯文卻又不太女性的、可以是很粗曠的、可以是很細緻的,手越的目光將每一張都仔細的記在腦海中,不過,伸手拿過的最右上角,一個環環相扣的戒指設計。

上面的環和下面的環,用螺旋的形狀緊緊交合在一塊兒,就像兩個不同的世界,終於有了可以密合的感覺,手越高高舉起了那張圖,學著錦戶的姿勢在燈光下照射,左折右折的,忽然像是覺得哪裡不太一樣。

光的折射度不同,顏色也會有所不同,手越驚訝的看著錦戶,一般設計圖不可能畫到這種程度,細細撫過上頭的筆觸,不是鉛筆原稿而是電子印出來的,用了特殊的顏料加工才印出來的成品。

「發現啦?其實這張才是我這次要發表的新作品喔。」錦戶驕傲的好像早就知道手越能夠找到,這張暗藏在一堆紙下的真正寶物:「祐也,它會被製作成實品,然後戴在你的手指上。」

手越伸出手,平放在錦戶的面前。

「幸好那個人沒打傷你的手,要不是那個叫山下的說了,我恐怕還沒發現到祐也的手原來這麼漂亮。」錦戶握著手,溫柔的語氣、公主式的握法:「祐也以後要特別注意手啊、脖子之類的,因為我會幫你設計很多飾品,懂嗎?」

手越用力的點點頭。

「不過以後祐也會幫別的女孩子戴上戒指吧,到那時候可要讓我設計喔!」

手越沒有半點遲疑的笑著點頭。

「那你先出去吧,累的話就先睡,我要再忙一會兒。」

手越點頭的退出了那間設計房,在帶上房門的那一刻,臉頰上的淚珠不發一滴聲響落到地板上,好不容易忍住的淚水,卻還是不受控制的落著。看著地板上的水漬,手越還是用手一一抹去,可是不管他怎麼抹,淚珠還是接著掉下來。

怎麼辦才好,應該要怎麼辦才好,手越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將自己摔進了床的正中央。手越不能不承認,他喜歡上錦戶亮了。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