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十四幕。

當錦戶醒來的時候,手越的胸口照著規律在高低起伏,一旁的顯示心跳儀器依舊維持在正常的心跳範圍當中,能這麼樣平靜的醒來,這樣冷靜的看著手越睡在病床上,連錦戶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手越的髮絲裡被纏繞了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繃帶,在藍綠色的醫療衣底下也貼上膠布,整個人都被消毒水味道包圍,躺在潔白的病床上頭,能稱作心疼嗎?錦戶緊緊握住手越的手,卻怎麼樣也覺得握不夠多,低下頭趴伏在彼此交握的手,還能體會到這溫熱的溫度。

憶起手越之前的小傷還能自行擦藥處理,沒想到跟在錦戶身邊之後反而得進到大醫院,不知道是可笑或是懊悔的笑容,深埋在錦戶嘴角邊。

「要是沒讓你跟我就好了。」錦戶抬起頭,看手越沉沉的睡臉:「不過,現在就算要後悔也來不及了,我一定不會讓你再受到這種傷害,所以,你快點醒來。」

以往的手越總是會一股腦的點頭,錦戶望著手越的睡臉,一手才正要撫上的時候,手越的頭微微的動了一會兒,然後就像睡美人般,長長的睫毛在眼皮上動著,睜開半眼又蓋上,再睜開之時,他只是輕輕點了個頭。

「……」好像永遠都不會拒絕錦戶,手越自己也明白:「嗯…,我醒了……」

「祐也!」

手越是個很傻、很傻的小孩,永遠都只會點頭的孩子,可是他明白在錦戶的話後面所點的頭,每一個都是自己心甘情願的動作,手越可能學不會搖頭,當然拍照的事是例外。

錦戶立刻奔出病房隨便抓了醫生護士進病房,然後又拿出手機播出每一個人的電話,不到一個鐘頭的時候,手越的病房裡已被擠滿了人潮,但又因為錦戶的關係,沒人可以靠近半步。

「通知我們手越醒來又不準我們靠近…錦戶亮你當我們吃飽跟你一樣沒事做很閒嗎?」

「我只是通知你,沒叫你一定要過來啊。上田龍也。」

上田舉起病房裡的花瓶差點沒砸下去的時候,中丸在一旁抓住上田不讓他在這裡亂來。小山走到病床旁邊,再度選擇無視錦戶和上田之間的無聊爭執。

「別理他們,那兩個人沒意見合過的。」小山笑著拉了椅子坐下:「感覺怎麼樣,頭還痛不痛?」

「……還有一點,不過,沒有之前的痛了。」

「可能是止痛劑退了,不過那東西打久對身體也不好。」身旁的錦戶和上田還再進行你爭我奪的言語大賽:「手越早點出院吧,我們還是習慣你在小亮身邊笑著,拿著PDA和我們……。」

小山突然停止繼續要說下去的話,錦戶和上田這才同時停止了動作,中丸趁機拿走被上田緊抓在手裡的花瓶,山下則是在隨身聽上按下停止播放鍵,所有的人好像在這時候才想起一件,跟手越住院前差別最多的事情。

「手越祐也,原來你會說話!?」上田的表情充滿驚訝,望著錦戶。

「…我沒發現啊。」錦戶再將目光丟給小山。

「我怎麼會知道…」小山將視線移到山下身上。

「…喔,我以為你們知道。」

「山下君早就知道了嗎?」所有的人迫切的將目光全都移到手越身上。

「他也不只會講話,對吧。」

山下拿出事後小山交給他的那台,專屬於手越的純白色PDA,帶著有些害羞的表情,手越看著錦戶拉住他的衣服。山下點進錄音那欄,選出裡面唯一一個的錄音檔案,和之前聽見山下所創作的純音檔全然不同,這次的音樂還加上了一股清澈高亢的聲音。

山下譜曲、手越譜詞,兩個人的合音成了最美妙的旋律。

於是手越又再度看見上田和中丸急忙的拿出手機到處播電話,小山細細研究那台PDA的功能怎麼那麼優秀,山下則是笑得一臉燦爛和錦戶的驚訝成了一種好笑對比,手越微微笑出聲音。

「這樣的話…就可以順利推出了吧……」

「當然,絕對贏給你看!」

小山和錦戶與上田同時脫口而出,三個人的信心全寫在臉上,對於這次的作品銷售量有著一定的勝利感,不知道應該如何敘述心中這種喜悅,三天之後成品順利上市,主打在各個熱門時段,山下與手越所拍攝的服裝、飾品目錄與DM,發行不到三天後宣告銷售一空。

接下來的忙錄是手越難以想像的,錦戶為了照顧自己總是醫院公司兩邊跑,上田和小山則是負責交際應酬,通路的部份相關問題好像不自覺落到中丸和山下的手中。

飾品和服裝先是日本發售,後經法國、義大利、荷蘭等地之後全都傳回來好成績,不是缺貨就是有人要以高價再買,錦戶獨家設計飾品的以及小山所推出的系列服裝全都以天價在界內以引軒然大波,發售一個月之後,加藤拿著手越的帳本到醫院。

「…八位數的薪水!?」

「是的,這是包含模特兒的薪資、以及飾品的收入分成、還有身為錦戶先生的秘書薪水。」加藤隨手拿出明細表:「如有任何虧損可以找錦戶先生索取。」

「才、哪有這麼多?加藤先生,真的沒有算錯嗎?就算是分成我也不應該分那麼多!」

「照理說的確不應該有那麼多的。」加藤推推眼鏡:「不過這次銷售量真的比往年優秀很多,加上連目錄DM都改用販賣方式,自然收入也增加了不少倍數。」

「…目錄DM?」

「是的,所以這其中還包括手越先生您的銷像權。」加藤停頓了一會兒,想要讓手越的腦子好好消化,不過一次講話也許比較理想,於是他只能繼續接下去:「還有您和山下先生的廣告歌曲,這筆創作費還未入帳就是。」

「還沒入帳?!」手越小心翼翼的打開帳本之後又關上:「加藤律師…」

「是?」

「能不能請你告訴我,如果創作費入帳的話…?」

「還是八位數字請放心。」不忘補上一句:「不過開頭可能不是三而是四了。」

錦戶轉開門把,急忙的將手中所有文件通通扔到加藤的懷裡:「橫山已經同意了,剩下的過戶你能處理吧。」

「可以。」加藤接過文件,動作迅速的將文件內容分類,接著裝進夾層的每個部份,然後從最後一層中抽出另一份字跡圓潤的文件:「這是增田少爺的部份。」

「Find…找尋的意思,是嗎?」錦戶滿意的看著那圓滾滾的字跡,以他的腦袋能夠想出這樣的詞語算是了不的起的,在第二監護人那欄寫上錦戶亮三個字:「交給你去辦了,上市日期再通知我吧。」

「我明白了。」加藤彎腰:「那我先走了。」

「快滾快滾。」脫掉大衣和純羊毛衣,現在的外頭已經進人冬天季節,這種天氣還要處理瑣碎的事簡直要浪費他腦子裡的神經:「今天感覺怎麼樣?我剛剛問過醫生,後天就可以出院了。」

「嗯,你們剛剛說的事…橫山的事…?」

「那傢伙以後絕對沒辦法再動你,至於什麼原因的你就別問了,…小山的手段你別曉得的好。」錦戶將圍巾在手越脖子上繞了幾圈:「他的公司已經轉移到MASSU的名下,正好當我們的第三間子公司。」

「三少爺的公司?」手越瞪大了眼睛,先是小山、再來是錦戶,連最小的增田都要成立屬於自己的公司:「那你怎麼還在這裡,你是哥哥耶。」

「放心啦!又不是三歲小孩在扮家家酒,他會自己處理公司的事,不需要我們煩這些有的沒的東西,倒是你,…別再做這些亂來的事,我會擔心你。」

「……別擔心,我是錦戶君的秘書啊。」手越笑著,沒有注意到錦戶那比平常還要認真的神情繼續說:「而且錦戶君也說有我這個弟弟真好,我會努力幫你跟三少爺的忙!」

要命也是可以,手越看著那台已經許久沒去觸碰的PDA,想著也許等到出院之後會繼續忙碌的記載一堆行程,然後等到增田開了新公司,缺人手的話他也可以幫得上忙,因為他有經驗也做得很上手,錦戶以前都一個人撐過來,手越反而擔心增田較多。

「MASSU?他有他的秘書,他的公司跟你無關。」

「可是,三少爺才剛起步…總是需要有人幫他的。」有些失落的低下頭:「我以為你會派我去幫忙…雖然我不敢說我真的很好,但是我會努力替他按排行程,也會努力…!」

錦戶坐上床沿邊,主動的和手越拉近距離:「沒有這種事。你是我的,就算那小子開口借人,我也不會把你出借給他。」

「可是,我只是秘書…大公司不是都會調職來調職去的…?」

「手越祐也,你就這麼想當別人的秘書嗎?」錦戶不耐煩的語氣爬滿了整張臉。

或許是查覺到錦戶的些微不同,手越怯怯的,慢慢的伸出手覆在錦戶手背上,現在的距離好近好近,近到手越都能看得見錦戶那立體的五官底下,微微透露出的眼神,充滿關心、關懷,可是手越不知道,這樣叫做什麼…。

「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聽來就是這個意思。」錦戶挑起半邊眉:「我沒講清楚嗎?你只能當我的秘書,紀錄我的行程,只能對我的命令點頭。手越祐也,你這輩子只能是我錦戶亮的,聽懂了沒?」

「……。」

「只有你,我絕對不會讓給其他人。」錦戶反握住手越的手,一指一指的穿過縫隙,十指緊緊交握在一塊兒:「休想去別的地方,我不會允許的…,絕對。」

有一種心情不安的從心底最深處,攀住了心臟、攀住了身體,手越看著錦戶緊緊牽住自己的手那刻,那些不安的藤蔓好像終於消失不見,沒有刺、沒有捲住身軀的痛,一種不可置信的答案,以為這輩子聽不見的承諾。

「我以為…錦戶君只把我當弟弟看…」

「我以為…錦戶君只把我當普通的秘書…」

錦戶輕柔的用手將手越壓入懷裡,那些我以為的字字句句,錦戶用最實際的行動阻止手越繼續說下去,因為這一切不只是我以為…,是真的愛上了,這是再確切不過的事實。

「我喜歡你。不是我以為,而是我確定。」

在這一刻,手越終於聽見他最想聽到的話,當錦戶不再大吼大叫,放低聲音的時候,手越知道這就是最認真的錦戶亮在說的,額頭抵在錦戶的肩膀上止不住一直啜泣,聲音由小至大,最後演變成放聲大哭,將所有的不安通通捨棄,現在要緊緊握住的就只有兩個字,名為幸福。

「再哭下去的話,我就要吻你了,祐也。」

沒有道理搖頭的,手越終於抬起頭直接迎上錦戶的眼神,看著彼此越來越靠近的視線,手越乖順的閉上眼睛。


第一次的親吻,挾帶著鹹味的喜悅淚水。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