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十八幕。

小山悠悠轉醒的時候,進入自己視線的是那張被大家喻為最完美臉蛋的山下智久的睡臉,長長的睫毛垂落在眼皮上,紅唇微微張開,小山枕在山下的手臂上,佔據山下身邊最重要的一個位置,再回想昨天的事,小山臉上不免又是一陣紅暈。

往山下的胸膛更往裡面躲進一些,深怕驚動山下的睡眠,誰知道山下動也不動的完全沒有要醒來的跡象,小山小心翼翼的環上山下的腰,想要更貼近一點的時候,山下先主動將手臂彎起,讓小山更讓身子裡頭靠近。

「會不會冷?」山下溫柔的拉起棉被覆在兩個人的身上。

「…不會。」能夠感受得到山下的下巴抵在自己頭上,那般紮實的些微痛覺,提醒著小山這一切不是夢,現在的他只要抬頭,就能好好親吻山下的一切。

撫著小山柔順的髮絲,既然手機設定的鬧鈴還未響起,表示都還有可以賴床的空間,兩個人同時閉上眼睛,眷戀著這幸福的溫度不肯分開。山下的手機音樂沒響起,倒是小山的手機先響起來,不是平常的鈴聲,山下先一步拿起遞到小山面前。

「龍也?嗯,我剛醒……什麼?」小山從床上坐起,兩隻眼瞪大的望著山下:「你說設計圖被偷走了!?」

山下立刻下床將所有衣服迅速穿上,連同小山的也一併折好放在床邊。小山急忙掛電話跟山下同時步出家門,錦戶和手越也從另一邊急忙出門,錦戶和小山同時交換眼神。

「會是誰呢?」錦戶依在電梯內側,兩手交叉放在胸前。

「不管是誰都好,我不會饒他。」小山筆直的站著,按下電梯門的關。

山下和手越都明白身旁的人所散發出來的憤怒情緒,兩台車子一路高速行駛到總公司的地下室,按下密碼鎖直達地下五樓,電梯門打開的瞬間,幾十雙的目光全投向他們四個人,其中一名身材與小山差不多高的男子用小跑步的方式跑到面前。

「MASSU呢?」

「在辦公室裡…吃餃子。」

錦戶和小山互相對看一眼,錦戶留在原地,小山和山下則是跑向工廠的底,在暗不見底的方位直直走去,一直到某道微弱的光芒從門縫中射出來,小山才扳開那扇門。一眼就看見增田抱著餃子坐在電視機前的模樣。

「…MASSU。」

增田沒有半點反應,只是筷子仍然不停將餃子往嘴裡送去。小山長嘆一口氣,將外衣脫下交到山下手裡:「請你到外面等我。」

「嗯。」

等到山下走出那扇門後,將門完全關上,才聽見增田在裡頭哭哭啼啼的聲音,有些驚訝的回過頭,和小山一樣的忍耐個性果然是同個母親所生的孩子。山下環顧四周的生產線全都停擺不動,所以設計圖在上市前就被拿走了…是嗎?

山下皺眉,不應該會發生這種意外的事情。在這種地方也有密碼鎖,不是公司內部員工本來就做不到這些事情,那麼…是員工所做出來的嗎?山下還在思考的時候,從錦戶的方向傳來哀嚎聲,一聲接著一聲。

「我見一個揍一個,下一個是誰?」錦戶抱著拳頭,問是誰做的沒人敢回應,最糟的決策就是揍到主指者出面為止:「我先告訴你們,我這腦子沒有小山的好。我不會去猜誰是內奸,更不會去思考這是怎麼回事。不過我現在的確不爽到了極點,所以我會揍到我消氣為止聽見沒有!」

手越在一旁不敢正眼看,錦戶的火爆脾氣一開始是知道的,但久了他就會忘記,會忘記眼前這個不斷抓一個揍一個人的錦戶亮曾經是溫柔的。反觀其他的員工好像早已習慣,一個一個的乖乖上前讓錦戶抓著揍,角落的某個人影,卻止不住的在顫抖。

「那個人!」手越指著那個方向:「是那個人!!」

當真正的犯人被抓到手的時候,增田跟在小山身後出現,望著那拿走設計圖的人:「…我的設計圖呢?」

「放火…、放火燒掉了!」那人害怕的抖出事實,感覺到錦戶那股銳利的視線:「是、是別人叫我做的!我不是故意要偷拿走的,實在是…!」

「MASSU,你說呢?」

「…算了。」增田嘟著嘴,一張圓滾滾的小臉在幾個被錦戶揍的人面前低頭:「對不起,哥哥打了你們。」

增田就像小孩子一樣,低頭替哥哥認錯道歉。山下突然感覺到這孩子和小山、錦戶最大的不同,是孩子氣;但最大的相同,就是他們同樣直接,錦戶也走上前向員工們一一道歉,最後兩個人走到犯人的面前,小山開出支票遞到增田面前。

增田默默的接過,遞到他面前:「對不起,我不能再用你了,謝謝你這段日子以來的幫忙和照顧,掰掰。」

沒有責罵,只是帶著淡淡淚水將犯人送離公司。小山眼裡透露著不捨,增田畢竟還是個孩子,這麼早就體會到社會的殘酷面是很殘忍的,小山最心疼的就是增田這個弟弟。

「MASSU。」小山輕聲呼喚,讓增田走到他身邊:「加油,慢慢來,我相信MASSU你一定可以做得到,跟我和小亮一樣,我們會等你追上來的。」

錦戶走到增田身後,三個人圍著圈圈的相互擁抱,加油打氣的氛圍讓全場人都不禁紅了眼眶,小山和錦戶都明白,他們都是這樣一路走來,然後挑選自己最信任的人,當新產品受到注目的時候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錦戶或小山可以見怪不怪,但對增田來說卻是頭一遭。可是增田知道這是他確實要去習慣的,他也明白自己溫吞的個性不適合開公司,但是這是夢想,找尋。

「嗯!我一定會打起精神努力振作的!!」

當增田終於找尋到目標的時候,從不輕易放棄是他的指標,大概是遺傳到母親的固執吧,錦戶總算鬆了口氣,接到上田的電話說增田的設計圖被偷走的時候,腦子一股火簡直就要將手機給摔爛了。

小山也總算鬆了口氣,轉身正要叫出山下的名字才發現山下早就不在自己的身後,小山撲了個空卻搞不清楚山下在哪裡,走往犯人離開的反方向,小山獨自一人才發現山下還留在辦公室裡,拿著增田桌上的人事資料。

「在看什麼?」小山拿過山下手裡的資料:「人事資料沒經過同意是不準別人看的,你不知道這種規矩嗎?」

山下垮著一張臉,動作還維持在小山抽走文件之前的動作,下一刻從辦公室裡跑了出去,在所有人目送犯人離開的那刻,山下一個箭步站在電梯口不讓他離開,瞇起了眼握緊拳頭,山下狠狠的往那人臉上揍下一拳。

「山下!」

錦戶和手越來不及抓住山下的動作,那人一倒地便嘴角流出血絲,牙齒八成斷了好幾個,只是在場沒有人敢靠近一步,無論是被揍的或是揍人的那個。山下還等不及別人拉住他,拎著對方的領子眼看又要揮下一拳,錦戶已經拉住山下的手臂。

「住手!這不是你的員工,你沒有資格動手!」

「放手!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不可能!你放開他,立刻放開!!」

山下的手始終不放開那人的領子,那人看著山下和錦戶互相僵持的情況,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他只能一直看著山下的臉,然後終於,兩腿一軟從山下的手掌心滑落,跪到了地板上。

「對、對不起──…山、山下先生,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對不起有什麼用,究竟有什麼用!!」山下怒吼著,整間工廠的聲音慢慢迴盪:「我所做的曲子你們拿走了、利用完我之後你還有什麼臉在這裡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是生田先生交待……」

「交待什麼?拿走我的曲子之後用他的名義成立音樂公司!然後用我的曲子去賺錢!用我的曲子去養你們?!」山下簡直是氣瘋的又補上一腳,只是這次錦戶沒有加以阻止:「你們憑什麼用我的曲子!現在又想要做什麼了,設計圖燒毀?不要說這種笑話!老實說你們的企圖,說啊!」

「……」那人回頭看看增田,看看手裡緊握的支票,再抬頭看著山下崩潰神情,終於像投降般的口吻:「…他們打算用在下張專輯的服裝上。」

「所以設計圖沒有被燒毀?」增田露出一絲希望的表情:「拜託你告訴我,設計圖還在嗎?」

那人點點頭,招出了生田下張專輯的發行日期。錦戶播出電話向總公司要求緊急會議,整場服裝展示秀要提前。這次的服裝秀除了回顧一年來所有作品,最重要的就是增田新公司上市,只有這點小山或錦戶是不可能會退讓的。

手越立即在旁安排各股東及投資者的時間,發出簡單的媚兒以告知,山下的情緒大概還未完全平復下來,等到回神的時候已經淚流滿面的待在會議室裡,哀怨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你的曲子,全被生田斗真拿走了嗎?」

「對,全部。」

「那麼生田現在工作室的新人發出的專輯曲子上…作曲人寫的生田是…」

不屑的發出笑聲:「那是我的,那都是我的作品!!」

上田和中丸才剛踏進會議室裡,山下的那句吼聲讓兩個人同時停下腳步,手越站在錦戶的身後依舊盡責發出媚兒,只是山下的事著實讓手越聽得傻眼。被最深愛的人利用背叛,這遠比身體上的傷口還能令心臟隱隱作痛。

「我所寫的曲子,他全拿走。當他知道我會作曲的時候,說他想聽新的,他說一次…我就像個笨蛋一樣寫新的給他,…我不知道那時候我怎麼了,竟然全數給了他所有曲子,一直到某天晚上,回家的時候,樂譜沒了、他的行李也沒了,我才明白──…我只是他的棋子。」山下用力敲下桌子的邊緣,懊悔的述說讓全場陷入一片寂靜:「只是棋子!!留下一筆錢就要打發我的棋子!!我不知道他的目的,大約一個多月之後我聽見我替他做的曲子出現在廣播,發成了單曲,我簡直就要瘋了,我真的要瘋了!!」

上田和中丸同時出了會議室,手越也被錦戶拉出會議室,因為下一秒,小山已經入了山下的懷裡緊緊擁抱著。在這裡,小山不管別人會給予他什麼樣的眼光,現在的他只想好好抱著山下整個人,只想要好好的讓他冷靜下來。

也許是都身為設計的創作者吧,小山很能理解山下的心情,全世界最了解山下的就是小山慶一郎也說不定,收緊了手一句話也不說出口,好像查覺了小山的使力,山下這才慢慢冷靜下來,將頭深埋在小山的頸肩裡,不發一語的。

「……我好怕我會失去你。」不曉得究竟沉默多少時間,山下緩緩抬起頭,帶著那雙哭紅的雙眼直視進小山眼底:「斗真不會這麼輕易放棄的,我或是曲子。」

「我不會輸的。」小山露出笑顏:「我也是很不服輸的,對你或你的曲子。」

山下勉強的露出笑容,小山的自信好適合那雙細微的眼睛,用指尖撫過,山下輕輕在眼皮上落下一吻,就像棉絮般的溫柔且誠懇。

「慶,為什麼我第一個愛上的人不是你……」山下不安的話語卻落到小山的耳邊,有些驚訝的看著山下從不眺望過去的人,突然地,小山覺得山下的笑臉在提醒自己,現在擁有的幸福離兩人似乎越來越遠:「開會吧,還有人在等著我們呢,小山董事。」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