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外頭突然下起傾盆大雨,就在二宮和松本挑上電車之後,窗戶上打下粗細不一的雨水,沾溼了兩個人的視線,眼睛所見的全被浸在雨水的世界當中,松本緊緊牽著二宮的手始終沒有放開,因為是沒去畢業旅行而得來的假期,一般學校都還在正常上課,電車上空空的沒有什麼人,自然也不會注意到兩個人的手。

 

二宮很享受被緊握的感覺,可以感受得到松本傳來的安全感:「我沒帶傘,要是等下下車再跑回家,應該也來不及了吧。」

 

「嗯……不然我們坐一圈?」漂亮的指尖在眼前畫個漂亮的圓,松本接口:「反正不換線就不用多花錢,很符合我們的約會。」

 

「那我們要幹麼?」

 

「觀察路人,你看那個中年老頭的髮線超後面,他以後一定會禿頭。」松本瞄向斜前方十四五度的中年男子,仔細看,連帶二宮也望過去。

 

「那個女的會不會是翹課?」二宮注意到角落一名年紀輕輕的女孩,表情有點沉重,右手一直撫著她的肚子,松本點頭。

 

電車停過一站又一站,松本和二宮一直坐在角落,對來來往往上車的人潮編織故事,雖然互虧彼此的想像力實在太過豐富,不過每一個人的故事雖然大同小異,可是脫離不了的就是一個情字,很友好的友情、很甜蜜的愛情,還是很令人嚮往的親情。

 

一對夫妻牽著年幼的孩子上車,一個姐姐、一個妹妹,看起來都不太喜歡坐電車,才剛發動,就看見姐姐緊緊拉著媽媽的手,妹妹更是吵著要爸爸抱抱,也許是對電車的高速趕到不太舒適,妹妹一會兒就吵著想要下車。

 

松本和二宮的目光同時落在那對夫妻身上,爸爸輕聲細語的安撫,媽媽和姐姐則在一旁說話想要轉移注意力,二宮朝松本看去:「羡慕嗎?」

 

「有點。」松本嘆息:「我沒有和爸媽一起出遊的記憶,因為我爸總是很忙。」

 

「我爸也忙,忙著打人。」

 

然後松本笑了,二宮也是。真不曉得是看開了還是早就習慣了,松本點點頭:「我以前很羡慕這種情境,所以一直想將來要生一對女兒、一對兒子。」

 

「……四個?」

 

「不過現在不需要了。」因為有你。

 

二宮好像聽得見松本那句放在心裡的話,因為他對承諾不相信,所以松本知道說出來只會讓二宮感到沉重,他乾脆不說,可是二宮卻明白,將頭輕輕斜靠在松本的肩膀上,電車發出即將入站的音樂和廣播聲,那妹妹的眼眶已經被淚水佔據,快要哭泣的可憐模樣,抱著她的父親將她放下,拍著她的頭又安撫幾句。

 

電車停站的同時,那父親用溫柔的語氣,對她的女兒說,不要哭喔、爸爸立刻就讓車車停下來,看,要停了喔──

 

「我們也下車吧,雨好像小了。」

 

二宮點頭,坐了整圈的電車,觀察了來來往往的行人,兩個人步出車站的時候變成綿綿細雨,兩個人並肩走到街道上,經過商店的時候會探頭觀望,踩著街道上的水漥濺起水花,褲管被弄得溼透且沉重,二宮和松本的頭髮都被雨水給浸溼了。

 

「導師問你為什麼不去畢業旅行的時候,你回答什麼?」二宮問。

 

「要跟我媽見面。」松本答,然後思考反問:「你呢?」

 

「我沒那個錢。」二宮答,然後聳聳肩看松本也和自己差不多反應:「欸、雨好像又變大了。」

 

「真的,那用跑的吧,反正剩沒多少距離。」

 

「好。」

 

兩個人同時濺起的水花似乎更大,但臉上的笑容比今早出門時的更加燦爛,跑回家的時候兩個人身上都滲滿了雨水,真搞不懂只是輕輕鬆鬆過一天,為什麼就可以過得比平常感覺幸福,二宮笑起來意外的很漂亮。

 

「和。」

 

「又幹麼?」

 

「你全身好像在發光耶,喏、因為雨水和燈光的關係。」昏黃色的燈光打在二宮身上,雨水顆顆反射著光芒,二宮整個人都像在發光似的,松本拉過對方手,輕笑的吻了上去。

 

一個一個輕輕地吻落在唇瓣上,松本撫上面頰的手搔得二宮有點發癢:「很癢,唔……」被松本壓在身後的牆壁上,玩笑般的輕吻逗得兩人在嘴邊呵呵笑,松本先是環過二宮的腰際,緊緊將對方摟在懷裡,二宮兩手緊緊纏繞在松本的頸肩上,凝視著。

 

「……」僅僅只是凝視,那近在咫尺的臉就能讓自己渾身發熱,二宮是這麼想的:「你該不會想三天都想在家做這種事吧?」吻上,主動探出自己的舌竄入松本的,舌尖溼滑的觸感在嘴裡互相纏棉許久才慢慢離開,然後才睜眼就看見松本不懷好意的笑臉。

 

「才三天就要做完四年的份,好像不太夠?」將氣息吞吐在二宮的喉結上,松本扳過二宮的頭,盡情地在頸子上留上屬於他的印記,大拇指滑過耳垂,感受懷裡的身子傳來的顫抖。

 

「我的腰會被你折斷。」聽見從耳邊傳來的輕笑聲,二宮轉過頭和松本緊貼著熱吻,不再是剛剛那嬉笑般的親吻,兩個人的氣息變得沉重,室內的氣氛頓時變得情色,任由那舌尖熱烈親吻而發出的水漬聲越發越大,二宮承襲著彼此呼吸間都有些難耐的氣息:「等等、衣服……」被沾溼的衣物還貼在身上,那種黏膩的觸感不太好受。

 

松本笑著吻上二宮鎖骨,原本就被雨水浸溼的衣物早已讓瘦弱的身材在眼前若隱若現,他不在意的將手掌貼在背脊上,讓那冷冽的溫度和身體即將激起的燥熱呈現對比,反而更讓彼此想要索求對方:「這樣很好,你看起來更可愛。」

 

「男人被講可愛,這不是個好聽的形容詞。」微微挑眉,松本止住手邊的動作又回到二宮眼前,扯著松本上衣,二宮下戰帖似的抬頭:「不過仔細看……潤你長得也挺漂亮的。」

 

「漂亮這個形容詞你就滿意了?」很好,男人被說可愛和漂亮顯然都不是個完美的形容詞,松本嘖了一聲。

 

「看你的反應我很滿意。」

 

「那你說說,我哪裡漂亮?眼睛、眉毛、嘴、耳朵,還是……佔有你的那裡?」故意加重的語氣,松本直接接受二宮一個大大的微笑,然後狠狠被二宮踹了一腳在膝蓋:「痛…!」

 

「我覺得現在這表情不錯。」

 

「你是故意的吧?」

 

「哈哈哈哈哈。」

 

聽見二宮爽朗的笑聲,松本反而忘記了膝蓋上的痛,看二宮走到客廳才反應松本為啥沒跟上還在玄關發呆,回頭就看見松本一臉感動:「我第一次聽見你的笑聲。」

 

「咦?」

 

「你之前都是淡淡的笑,不然就是永遠都像在隱藏什麼苦的笑容,讓我看了很心疼。」

 

二宮自己顯然也沒查覺到剛剛的笑聲也是久違了,他沒有試過在原本的家這樣開懷的笑著,偶爾和同學們表面功夫要做足也會笑,但不會笑得這麼開心,打從心底的開心。看著松本朝自己走來,或許就是因為他吧。

 

「以後你也要多笑,才不會這麼想讓人疼惜你。」

 

「你怕我被別人拐走不成?」

 

「怕,我怕死了。」望著二宮的神情,每一個五官都是他最不想忘記、也最想帶走的,四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兩個人都會在這個時間裡成長。

 

松本像是用盡全身的力氣才有辦法在二宮面前坦白,那空間上的距離讓他也會感到害怕和不安,因為二宮總是不給他任何承諾,他只能單方面的相信和付出,他不後悔,可是就會忍不住心裡上的恐懼,因為太愛了,真的好喜歡。

 

「笨蛋。」撫著松本潤那張比自己好看很多倍的臉,二宮覺得眼前的男人原來會因為自己而自信全消,說不感動和不相信才是騙人的,抿著嘴,有些話仍是說不出口,可是他希望松本能夠明白,至少現在的感覺不會是假的。

 

松本輕輕的覆上二宮放在面頰上的手:「你知道一對戀人要靠多近,才會感覺得到胸口的心臟跳動的速度嗎?」

 

「你要拿尺量嗎?」看松本貼近自己的距離,眼睫毛只要稍微搧也能感覺到的距離,他們好近、近得好像全世界只剩他和他,二宮不在乎所謂的承諾和信任,在松本貼近自己的時候,他只是靜靜的聽松本回答

 

「如果是你,不論近遠……我都能感覺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晴雪 的頭像
晴雪

四季的微笑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