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九幕。

手越從不主動去開門,一來是因為這間房子不是他的、二來也是錦戶有交待,對錦戶的連絡都是用手機或是公司電話,不會有人閒到親自到訪,手越楞了一會兒聽見開門的聲音,才發現好像是自己搞錯了。

從門板上的小洞向外看去,手越差點就忘了錦戶和山下的門鈴聲一模一樣,山下的身影被按門鈴的人擋住,心想應該是山下的朋友,手越也不疑有他的轉頭繼續拿著PDA整理行程,錦戶和自己的行程…。

「夠了,我和你沒有關係!你已經拿到你想要的,憑什麼還要來見我!」

手越眨眨眼睛,山下怒吼的聲音迴盪在外頭,錦戶關上門擺明就是不要別人吵醒,而且只能多睡一個鐘頭當然不敢吵他,手越看看房門又看看外頭不斷傳來的吵雜聲,拿著PDA想也沒想的點進簡訊欄。

小山君,請快點來!!
「…這什麼簡訊?」小山拿著早餐在電梯裡歪著頭,心血來潮收到手越的簡訊還挺開心的,難道手越這麼厲害會知道他要來嗎…。

電梯門打開的瞬間,小山手裡的早餐應聲落地。手越也在同一時刻打開家門,因為找上門的那個人正高高抬起了手,正要一把揮下去的時候,小山一個箭步站在山下面前。

啪的一聲,清清脆脆的巴掌落在小山臉頰上頭。

「小山!」

手越轉身跑進家裡,管錦戶是不是需要睡眠,呀呀呀的在喉嚨拼命搖著錦戶身體,用力的力道讓錦戶不得不醒,才轉醒的頭腦就看見手越眼眶泛淚的模樣。

「怎、怎麼了?」

手越焦急的比著外頭,錦戶這才聽見外面躁動的聲音,隨手拿了外套就往門外看去,小山倚在山下懷裡,右臉上的紅印還清晰可見。

「哥!」錦戶狠狠抓過唯一不認識的外來者:「你敢在這裡動手?!」

「小亮,等等!」小山摀著臉:「那是山下君的客人,你別亂來!」

拳頭高高舉在頭上,錦戶瞪著大眼終於在這句話之後停止一切動作,看向山下有些遲疑的點頭回應,錦戶這才鬆開那人的衣領。

小山站直了身體,雖然臉上的疼痛感讓他難以保持平常的微笑形象,但他心裡明白這種時候也是該嚴肅一點。

「山下智久是我們公司的模特兒,不準揍臉。」小山皺起了眉,看手越一直躲在家裡的身影,才想起手越的過去:「小亮,你先進去。」

「欸,我是在幫你,你趕什麼!」

「祐也嚇壞了。」

「……,知道了。」錦戶惡狠狠的望著仍然站在一旁的外來人士:「礙眼。」

一直等到錦戶關上家門,小山才摀著臉微微喊痛,真不敢相信有人巴掌也可以下得這麼重,看著電梯口的早餐,這下子連吃個早餐都很困難了吧。

「斗真…你走好不好?」山下低著頭,沒有辦法直視眼前的男子,只能用最艱難的口吻:「拜託你走,我已經不想再見到你了。」

那兩個人的世界,誰也踏不進去,小山只得拿著早餐站在電梯旁邊,山下的表情失去了自信、失去了尊嚴,那像是苦苦哀求的口氣,不知為何有些心疼。山下應該可以活得更自我,他本來就是個可以閃閃發光的人,只是面對另一個男人的時候,卻又退怯了。

因為喜歡一個人,就會讓自己有這麼大的改變嗎?

「P,你聽我說。」那男人有些激動的走近一步,山下就明顯的退後一步:「聽我說,那婚事不是我決定的,東西也不是我拿走的!」

「不要說了!你要娶誰都好,東西被誰拿走都好!…我已經不想再過以前的那種生活,沒有尊嚴的悲慘生活!」

「難道你就要這樣放棄我們之間的感情嗎?」

山下的眼眶在下一刻泛紅了每一根血絲,抬起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樣的問題,如果能夠輕易就放棄一段感情,說不愛就不愛的話,也許人還能夠活得輕鬆一點。

小山沒有忘記那晚接到山下的電話,情景就像昨晚才發生一樣,等到那男人再往前走近一步的時候,山下已經退進房子裡,可是當這句話問出口的時候,山下卻停止了後退的動作。

總是如此難堪,一直都會在這男人面前做些難堪的事,山下的嘴角邊揚起的笑容,苦澀的連小山都感到痛心,在那名男子往前進最後一步的時候,小山先一步拉過山下的身子,用手扳過他的臉頰,吻上。

不太熟悉的接吻方式,小山的唇瓣在碰觸山下的那刻,都還是帶著顫抖。

「……智久現在不會和你走,因為我喜歡他,也不會把他讓給你。所以你可以離開了嗎,生田斗真先生。」

「小山慶一郎,你……!」

「如果你再不離開,我會請小亮報警處理,這裡畢竟是他的地盤,你沒有半點勝算。」小山撫著臉,還有些燙意:「包括傷害罪,我也會一併告上的。」

生田不甘願的按下電梯按鈕,回頭看著山下的表情,視線早就已經不在他的身上,而且睜著大眼望著站在一邊的小山,不論是真是假,生田確確實實的輸了。

電梯門終於關上的那刻,像是終於結束一場鬧劇,小山大嘆氣的蹲在地板上頭也不抬的只是摸著半邊臉頰:「好痛喔──……」

「笨蛋啊。」山下將小山從地上拉起來,看見小山與剛剛全然不同的堅毅,現在的小山慶一郎兩眼都帶著淚光在閃啊閃的:「幹麼替我挨那巴掌,斗真的力氣很大耶……」

「你後天要去總公司報到耶,總不能頂著巴掌痕去吧。」如果可以也沒人想挨這巴掌吧,不過撫著痕,小山拿起早餐:「重點是早餐泡湯了。」

「進來吧,我先幫你擦藥。」山下關上門,徹底忽略那個被小山拎在手裡不放的早餐。

山下的房間擺設和之前的沒有兩樣,他沒有多餘的錢去購買新的傢俱或用新的裝潢,雖然因為當了模特兒之後帳戶的錢是變多了。簡單的裝潢用淡藍色的壁紙,上頭鑲著一朵朵小櫻花的圖案,和山下的男子氣概全然不搭。

「這是什麼壁紙?小櫻花耶,好可愛!」

「那是前屋主的傑作,我也沒多餘的錢去弄掉它。」山下拿著醫藥箱放好,隨後又拿著新毛巾包覆著冰塊,輕輕按上紅腫的地方。

「我自己來就好了。」小山按著山下的手,等著山下將手抽離,對方卻遲遲沒有動作:「山下君,怎麼了?」 

「…只是在想你這個人怎麼傻到這種地步。」

「因為山下君很重要。」

「模特兒的重要?」

「當然不是。」小山失笑之後立刻答覆:「是好朋友的重要。」

下一刻,小山已經被山下緊緊鎖在懷抱頭,和那晚的強迫性擁抱感覺全然不同,山下兩手沒有使什麼力氣,像是依賴小山那樣將頭深埋在他的肩膀上,彼此都沒有說下一句話,小山的手慢慢爬上山下背脊,好像得到允許那樣,頭一次,聽見山下的啜泣聲。

放聲大哭吧,讓眼淚一次流完才能更加堅強,小山知道忍耐只會讓人趨於軟弱,不肯面對現實的人是最膽心的了,照著規律的速度撫著山下的背,也許就是要拋開過去,山下才能更加綻放屬於他的光芒。

「生田斗真啊……我後來聽說他成立一間音樂工作室,旗下的歌手雖然只有幾名,可是發出去的單曲成績都很優秀,本來還考慮要跟他合作。」

山下驚訝的離開小山,雖然不曉得山下驚訝的點在哪裡,不過小山仍是盡責的將中丸傳真過來的資料一一詳細釋,身為模特兒要是有任何不滿意,當然可以有所更改,更何況生田親自動手賞了小山一個巴掌,這種事傳出去,別說子公司不用他的歌,總公司也不會允許。

「廣告的CM歌曲,看來還是不要用他的作品好了。避免你們兩個見面,免得記者會拿來亂作文章模糊焦點。」

山下猜想自己的資料小山應該已經全都調查完畢,想到之前小山曾說過會不會給自己添麻煩的對話,想必是包括了自己那些過去吧。小山無限大的寬容,將自己的過去全都漂白似的。

「你調查我的事到多深入?」山下突兀的問句,劃破了沉默的空間。

小山恢復認真的神情:「全部。你曾經接過哪些客人,出入哪些夜店和PUB,或是交友狀況。」

「你之前說的麻煩是指我的穩私會全被調查清楚,而不是只指在街上被認出來要簽名那種雜事對不對?」

「…對。」小山站起來走到廚房,像是要逃避山下那雙總會直視自己的眼睛:「我很抱歉,不過這是為了不讓焦點被記者模糊,雖然我只跟你簽半年的時間,不過這半年你就得乾乾淨淨的。」

「為什麼要找上我,就你或錦戶的公司而言,應該可以找到背景更乾淨的模特兒。至少這樣就不會先花一筆錢把過去給買斷。」

「嗯……那要多虧某個人在半夜打電話來吵醒我。」小山打開冰箱只看見牛奶,隨手將牛奶倒入杯子裡,放進微波爐中加熱:「你那次也是要打給生田的吧,可是你按錯號碼了…播到我的手機電話,我一直在咳嗽,你還以為我在演戲。」

山下一付恍然大悟的模樣,那晚他的確是要跟生田連絡,可是沒想到對方一直咳嗽作為回應,還以為生田是跟哪個女人在一塊兒,山下沒有想過自己會播錯電話號碼,當然也更沒想過小山會因為這樣就選中自己。

難怪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小山就能說出他心中的痛,是因為早就之前,小山就已經知道山下的存在,只要小山願意,很多消息都會自動送上門來,對於傳聞,設計界傳得比誰都快。小山當然也因此知道山下在牛郎原來是多麼受歡迎的,一晚可以開高達五千萬價格,縱然猶豫,但他還是決心要把山下給帶入這個地方。

與黑暗完全相反的光明地帶,這才是屬於山下智久這個人的世界。

「我從沒懷疑過自己的眼光,雖然那晚被你強吻的經驗是真的讓人很生氣,不過仔細想想我去店裡找你的時候,也說出要用一張金卡包你整晚的話,…就當是我失禮在先囉。」

面對生田的時候,山下永遠只能是被動的那一方。他們的關係除了建立在金錢上、床上,山下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身份可以站在生田旁邊,就連想見對方一面,也要偷偷模模在晚上、在暗巷裡見面,久了,兩個人都對這樣的世界感到疲倦。

生田從未想過要將山下拉到太陽底下生活,然後小山給了山下最大的改變,他可以盡情的在太陽底下出現,不用靠金錢來換取尊嚴,究竟應該要如何感謝這樣的際遇,山下已經不曉得自己應該怎麼做才是對,深埋在雙手之中的腦子終於停止思考,山下緩緩抬頭。

「如果…可以的話,廣告的歌曲可不可以讓我來負責?」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