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文,如無法接受請立刻按X離開。

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第二十二幕。

山下智久、手越祐也、內博貴,分別代表三間公司所拍攝的服裝目錄終於趕在生田發片的前一天宣告上市,其中雖然大都為舊作重新照片,但或許是這三個人的影響,舊的服裝又再度被下滿滿的訂單。

增田的新作就不用說了,愛美的貴婦也有上健身房的一天,特殊材質製作,不輕易黏汗的運動服頗受好評,為此還開慶功宴要替增田和內加油打氣。小山和錦戶的新作品也分別被受注目,希望能在服裝秀的那天展露頭角。

每一篇報紙都在讚美的時候,手越已經將所有報導乖乖閱讀完畢,確認沒有其他有關生田的消息之後才安穩的放回餐桌上。山下已經將他交待的物品被到錦戶信箱,也如同山下所講的,手越自然就拿到手並且妥善保存,因為平常拿報紙或拿信的工作都是手越。

走進錦戶的房間,窗簾依舊被拉得死緊沒有縫隙,不曉得是因為太累還是睡相真的太差,每次手越進房的時間,錦戶的手臂總是直直垂下抵在地板上頭,那頭頂著亂髮的頭也快要掉到地板上,搞得手越都好想請錦戶將床舖換成平舖式的。

「亮…你該起床了,今天還要去公司討論三少爺的,哇───」

一個拉扯,錦戶粗暴的將手越整個抱進懷裡,順勢吻上手越的面頰:「我這樣算醒了沒?」

「應該是醒了。」手越早就習慣錦戶這種孩子氣證明醒來的方式,舉起手臂:「你抓得我都紅了。」

「真的!」錦戶驚訝的看著,明明剛剛那個拉扯已經很小力…:「真是,我應該要再養胖你一點的。」

「不要了,再胖下去會超過標準。」眼看錦戶又要趴倒下來,手越趕緊推開:「亮…你有工作…」

「我知道…,噓…一下子就好了。」

錦戶緊緊摟著手越再度瞇上眼睛,因為身體貼得太緊,沒有半點細縫,手越輕而易舉就能感受到一大早錦戶的身體變化,剛剛只是吻一個臉頰而已……手越稍微挪動身子,錦戶這才鬆開了手。
手越更往錦戶的身子裡鑽去,一隻小手不熟練的放進錦戶衣裡。

「……只能,一下子喔。」

手越羞澀的窩在錦戶懷裡,對於這方面的事錦戶不強求,只是手越很明白錦戶的需求量其實不算太小,偏偏這種事情他總不能叫錦戶教,更不可能去請教小山或山下,只是偶爾會很…不知所措,當他正視面對錦戶的反應的時候。

錦戶將手越的手從衣服裡拿出來,將它的位置移到腰上:「一會兒就好了,我只想這樣多抱你一會兒,等等到公司就不能像現在這樣了。」

「可是……這樣很難受吧?」

「不會,一般男人不都這樣。」錦戶隨意想要打發過去:「總之,你別動。」

「…是。」

像隻小貓溫順的窩在錦戶懷裡是手越求之不得的事,就如同錦戶說的真的只抱一會兒的功夫,手越就被趕到廚房去處理早餐,錦戶就去浴室好好梳洗一番,等到重新整理出發的時候,一切就像平常那樣自然。

服裝秀的舞台設計為三個方向,理由當然就是因為三間子公司要同時上市。小山將設計圖一一分發給錦戶與增田,好像這才有了真實感,增田臉上明顯寫著興趣二個字,而且還躍躍欲試的模樣,錦戶真是佩服,以前和小山單獨辦服裝秀,兩個人可是緊張的要命,現在反觀增田的樂觀,真是莫大反差。

「對了,模特兒那天會來幾個?」錦戶直接丟出疑問,忽略增田的歡樂神情。

「上田說會派三十個來支援,我們各有十個模特兒。」小山隨後補上:「這次沒理由退回喔,小亮。」

「知道啦!我又沒說我要退回幾個模特兒,緊張什麼!」

「MASSU,新的設計圖要好好保管,別又發生上次那種事囉。」看見增田回應,小山轉而將目光丟向錦戶:「這次打算讓手越走台步嗎?他跟山下都沒經過訓練,我擔心他會怯場。」

「我要陪他一起走。」錦戶兩手交叉,抵在膝蓋上,看看外頭的手越依舊忙碌,臉上不自覺流露出一股溫柔:「讓我跟他一起走吧,設計師和要捧的模特兒一起上台,這不算過份對吧?」

小山將資料收起放在腳上:「小亮,你是認真的嗎?」

手越在外頭停止了動作,那是他第一次看見在小山的辦公室裡出現的沉重氣氛。一旁的增田顯得有些手足無措,而小山和錦戶正視的畫面也讓在場所有的人都屏住氣息,在那玻璃屋的世界裡,好像有什麼正要爆發一般,沒有人見過小山如此嚴肅的神情,就連山下才踏進公司也查覺到不太對勁,走到手越的旁邊。

正當所有人不曉得裡面究竟怎麼的時候,小山低頭將資料整理整理,隨後交到錦戶的手中,就像完成一筆極大的生意,露出極為輕鬆的笑顏。錦戶先步出了那間玻璃室,後來是增田,最後小山停留在那個地方。

「祐也、祐也!」錦戶揮著資料大喊,一個跑步,手越已經在錦戶面前:「太好了!我們可以一起走秀了!」

「咦、咦咦──!」手越還搞不清楚狀況,只能發出疑問的聲音。

以往總是身為設計師的小山和錦戶一起走秀,今年的不一樣了,他們的身邊有著最重要的人,所以不需要兄弟彼此互相支持。錦戶的話讓全場響起掌聲,只有被受肯定的模特兒才能跟設計師一起走上舞台,手越被肯定的喜悅,是大家都很樂意見到的。

山下走到那個只剩小山的玻璃屋,那個永遠都停在原地等待的地方。小山建立一個區塊,增田可以休息、錦戶可以逃避的區塊,可是人會成長,一步一步的成長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看著山下一派悠閒的走進辦公室,隨意坐下、隨意拿報紙的動作。

為什麼會有種山下在真好的感覺?小山還沒開口,山下已經在一片喧嘩的室內,緩緩的說出口。

「今晚,讓我留下來吧。」

小山沒有讓別人進入過二樓住家,手越有錦戶帶著所以小山不會說些什麼,一直等到了所有人下班打卡,山下當最後一人離開之後關閉一樓所有的電燈,他才明白小山的世界其實和自己的一模一樣。

熱鬧的人潮,一到夜晚就會全都走樣。小山的二樓住家已經將燈光全數打開,山下走上樓的時候,右手邊的人已經忙碌的開火拿鍋子,從冰箱拿出麵條,一把放下形成圓圈。小山滿意的看著麵條慢慢發軟,而自己的腰際正被後面的那人環住。

「煮義大利麵?」

「嗯,我的拿手菜。」小山放下全身的重量抵在後頭,相信山下不會離開那樣:「要吃什麼口味的好呢?」

「你的弟弟們…都吃什麼口味的。」

「MASSU根本不挑食,煮什麼他都吃啊。小亮就比較挑嘴了,所以他不吃的東西我也記不清楚,不過母親煮的東西…義大利麵是小亮最愛吃的食物,所以他不會挑這樣菜的毛病。」

「那我也多挑一點,讓你對我傷傷腦筋?」山下打趣的說法讓小山呵呵的笑著,看著麵條全都融入了滾燙的水中,小山用細筷將麵條撈起放到冷水裡:「手藝真的挺不錯的嘛。」

「我都說是拿手菜了,智久不相信我嗎。」

「嗯…相信。」故意敷衍的態度讓小山不得不抗議,山下轉身走向冰箱:「調理包我會喔,用蕃茄的這種吧,還要一點香菜提味。」

「那剩下的給智久用,我回房間拿東西。」

將圍裙拆掉的小山頭也不回就直奔房間將門關上,山下將調理包丟入熱水之中,加熱到調理包變軟了才小心翼翼剪開,倒入義大利麵的盤子,加入香菜擺設之後,將兩盤義大利麵端上桌子。

大概可以理解一個人吃飯的心情是如此獨單,山下不曉得是不是應該感謝生田總是這樣丟他一個人面對電視機吃飯,現在反而很能體會小山的心情如何。帶著不曉得是欣慰還是苦澀的笑,山下走離了餐桌。

走到小山的房門,轉開。

「麵好了。」山下的話讓趴伏在書桌上的小山身子明顯顫抖:「出來吃麵吧。」

「嗯…、嗯,我馬上去。」

在面對山下的那刻,小山還是忍不住的哭了。帶著滿滿的淚痕投入山下那雙張開的手臂之中,莫名而來的孤獨感快要將他逼瘋,明明錦戶找到幸福是好事、增田有了屬於他的夢想是好事,但小山就是難過,像被人丟棄那樣的痛。

「他們會在你身邊,因為你們是兄弟,這點是我或手越都改變不了的。」山下緩緩的:「還記得你上次對我說,我也是有兄弟的。我發現,有他們這群兄弟是我的驕傲…你覺得呢?」

「…是驕傲的。」小山悶悶的聲音從山下胸膛中傳來:「我只是……突然覺得我很孤單,只是覺得他們成長好快──…才一會兒的功夫,就連MASSU都離開這裡了。」

「你不也是因為有所成長,所以才讓他們放得了心離開這裡嗎?」

「…是這樣嗎。」

「因為在慶身邊有我,所以大家都很放心把你交給我。」小山的哭聲被輕盈的笑取代,山下低頭將下巴抵在小山的肩頭上:「能夠讓我再一次相信愛情的人是你,不安的時候就想想這句話、想想我,你就會明白你的存在對我來說有多麼重要。」

「……」山下的話語帶著甜蜜直達心底,小山抬頭稍微離開山下的身子,用兩手擦去眼角的淚水,笑著:「我去洗把臉,再去吃飯。」

「好。」

山下也從未想過他會這麼在意一個人的存在,當小山離去的時候,一片紙張掉落到地面上頭,山下反射性的彎腰將那張紙撿起,之後攤開。

血紅色的字跡,復仇的字句。山下不敢置信這樣的信件會被藏得這麼久,語氣之間盡是恨意,上頭寫著要毀掉Forever、要毀掉小山慶一郎,要毀掉整場服裝秀。這樣的世界不該會出現在這種地方,山下絕望的表情全寫在上頭。

在那樣的黑暗世界裡,這樣的東西就算收到了也能當玩笑話,可是對小山來說呢?對錦戶來說呢?對增田來說呢?對他們來說,子公司就等於是他們的世界,他們辛辛苦苦建立的夢想,然而現在卻被威脅著。

山下將紙重新折好放到自己的口袋,踏出房門的同時小山也洗好那張被淚水佔據的臉,神清氣爽的站在山下面前。

「吃麵吧,搞不好都冷掉了。」

「那加熱吧?」

「不要,麵條會太軟啊。」小山抱怨的說:「這樣就不好吃了。」

「那我吃你。」

「別鬧了…,快去餐桌上乖乖坐好!」小山正打算伸手推山下的動作,反被山下的眼神阻止。

「我真的想要你,讓我抱抱你…。」山下走近一步,封住小山抗議的嘴,深深的一吻想要傳遞的安心,原來不只寂寞,還想表達著───我在這裡啊,我真的還活著在你身邊啊。

 

 

 

晴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